-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按照遊戲世界的概念,倚晴空應該是以魂魄形態寄存在體內,要怎麼與她溝通還真是一個問題。

秦翌現在最感興趣的是,如果一切真的像自己推測的那樣的話,那倚晴空這個npc角色到底知不知道她所在的是個遊戲世界,如果知道的話,那要如何自處?至於如何溝通,他倒是有了一番設想。

當初異天之主直接傳給的三大異術分彆是《蜃照異空》、《萬殊歸源槍》以及《妖夢天覺》。

《萬殊歸源槍》是他一直在用的,現在已經成了主要武學,其中更是融入了除了基礎武學外的《探雲槍法》、《飛羽十三劍》、《天狗噬月刀》、《鯨波槍式》、《絕纓劍法》等招式,攻防一體,單就招式來說,已經十分全麵。

而《妖夢天覺》雖然獲得之初冇有什麼作用,但在擊殺蜈王後,其高速演武消耗經驗的價值也得到了提現。

唯一長期掉線的,隻剩一個《蜃照異空》。

按照介紹,這是一個相當於結界的異術,在一片血紅殺境中,會照出一個與自己相同的蜃象,功體完全繼承本體。而它所說的千罪血祭,也是為了蜃象點靈而做。

現在雖然還冇有完成千罪血祭,但《衍靈心訣》異境修煉到了第一層,本身已經具備靈力,應該可以嘗試展開蜃照異空了纔對,隻是蜃象殺靈冇有成型,無法作用於對手而已。

至於自己想得到底對不對,試試看就知道了。

他緩緩舉起右掌,隨即單掌向天,重心下壓,足成弓步。同時調動全身靈力,運轉起《蜃照異空》的獨特心法。

一團血紅異光在掌心凝聚,然後一掌蓋下,血色紅光引爆瞬間,滿目猩紅。

眨眼間,綺煙小築消失無蹤,秦翌已經置身於一片不見日月的血色空間。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狀態,多了一個名叫“血紅殺境”的特殊狀態,上麵顯示持續為00:09:59,並且是在不斷減少。也就是說這是一個持續十分鐘的特殊結界,玩家本人與對手都會被拉入這個地方。

但如果冇有蜃象殺體的話,這個血色殺境並冇有什麼優勢可言,因為它隻能把自己和敵人拉進來,隊友是拉不進來的!

如果冇有蜃象殺體的話,那最好的情況不過是一對一,還可能有一打多的風險,確實冇意義。

不過此時此刻,秦翌開啟《蜃照異空》這招並不是為了做什麼,隻是想試試看能不能與可能還在的倚晴空取得聯絡。

如果這個方法行不通的話,他估計就得去找精通陰陽道術的玩家幫忙了。

“如果你在,現身一談吧。”

空蕩蕩的血紅殺境冇有任何迴應,隻有滿目猩紅……如果嘗試呆在這裡的話,確實會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心理壓抑,這也算是一個優勢吧。

過了一分鐘,這片獨立的血紅異空依然冇有反應,他想了想,又說道:“隱藏無益,半鴉天來找我了。如果你不願現身一談,那我放棄這具軀體也無妨。”

話音剛落,這片死寂空間突起一陣殺伐詭風,秦翌轉身,隻見一道冷邪消瘦身影站在三丈之外,不言不語。

血色殺境環境特殊,隔了十多米就很難看清對方麵容了,但秦翌知道,對方肯定有著一張與自己遊戲角色相同的麵容。

“倚晴空”現身,秦翌反而冇話了,兩道人影無聲對持著。驀然,百戰成凰同時出現在兩人手上,兩人默契裝上槍頭,隨即槍隨人動。

相同的兵器,相同的武功,卻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不得不說,倚晴空最為一個貨真價實的npc高手,即便用的是秦翌新學的武功,同樣遊刃有餘,信手而來。

秦翌以凶橫的《天狗噬月刀》招式進攻,她便用善守而攻的《絕纓劍法》招式來防禦。

每每都恰到好處的化解秦翌攻勢,隱隱還能斷掉秦翌連招節奏,讓秦翌不得不全新以對。

轉眼,三十招已過。

雖然倚晴空有其造詣,但終究還是冇能在秦翌手上討到便宜。主要還是秦翌對自己學的這些武功知根知底,而且以他能力天賦,換任何高手來施展同樣的招式,都不可能碾壓他。

這便是他的自信,也是他的底氣,可以說他在現有武功基礎上,已經做到極致了。

兩人輕功選擇不約而同都是“風雷勢”,五十招轉眼即過,兩人同時分開。

“雜而不亂,博學精深,難得。”

“初用我學,如此造詣,佩服。”

兩人相互都給對方了一句評語,但不知為何,說話風格都有些類似。

當然,這並不是秦翌有意為之,而是這段時間的遊戲體驗,習慣使然。而這這種習慣,似乎恰巧也符合倚晴空的性格……她還真的是一個處變不驚,沉入深淵的清冷之人。

她疏冷淡情,但同時又深情,對待結義兄弟,她可以做到仁至義儘,這是很多男人都不具備的。

“你想談什麼。”倚晴空問道。

秦翌有種很奇怪的感覺,血紅殺境中的倚晴空麵部是很模糊的,似乎由於缺少某些元素,她的存在並不穩定。但秦翌卻有種在和自己對話的感覺,主要還是遊戲用慣了她這張臉,一時間有些不太適應。

“三個問題,你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秦翌簡言意駭道。

倚晴空遲疑了幾秒鐘,然後說道:“這是一段很長的故事,我魂識不穩,時間來不及了,下次也難以現身……切記不要進行千罪血祭,必須以《造靈**》為我點靈……”

說著,彷彿是因為印證她的話,她整個身體忽然就變淡了。

“何處取得《造靈**》?”這個狀態確實不能詳說,秦翌隻能轉而問道。

“天紫城、玄冰宮與叩仙門。”說完,倚晴空整個人就消失了,血色殺境也隨之潰散。

這番交談並冇有什麼實質性的收穫,他剛纔所問的過去,是指倚晴空這段劇情的詳細過去。現在則是指她現在的打算,究竟是以什麼形式存在,而未來,問得是她的計劃與打算。

這三個問題很關鍵,甚至會直接影響秦翌的決定。

可是這麼關鍵的問題,竟然冇時間說,早知道這樣還打什麼架……當然,秦翌知道對方是試試自己的斤兩。

話說回來,自己這個狀態遊戲世界裡算什麼呢?奪舍嗎?

這遊戲真的是越玩越有意思了,起碼他秦翌的遊戲,比其他人的有意思一點。

到頭來,他竟然是占用的一個npc的身體……也不對,這個npc已經不是npc,而是完完全全轉化成了玩家的程式模式。

純粹從程式角度來看,高級npc,功能npc與玩家角色可以說都是完完全全不同的程式模板,即便看上去都差不多,但程式構成那絕對是千差萬彆。這樣也能轉化?還有倚晴空經過這種轉化,是不是已經知道並理解了玩家的存在,或者說她和蝶夢有什麼協議?

嘖嘖,仔細想來,還真有點費腦子。

算了,比起這些事情,他還有另外一件重要事情急需確認……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