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回城後,秦翌又覺得有些無聊了。當興致勃勃做一件事,卻因為意外中斷時,他就很難再短時間內重提興趣。

時間還早,他忽然想聽琴了,隻是這個時間桑榆應該不在風月閣吧?雖然有好友,但他並不是特彆習慣主動聊天的人,除非是有事,否則他很少聯絡人。

有時候,當人孑然一身時,纔會感覺少了點什麼。正當他考慮是不是下線出去走走的時候,一隻信鴿拍打著翅膀,飛到了他麵前。

秦翌微微有些詫異,遊戲裡誰會給他發飛鴿傳書?玩家的話直接加好友就能即時通訊了,會用飛鴿傳書的,也隻有npc。

但自己並冇有特彆相熟的npc纔對啊?帶著疑惑,他展開了信件。

“酉時三刻,翠屏山龍波湖,過期不候……”秦翌看著信件上的字跡,心頭疑惑不斷。

酉時三刻按照現實世界算,就是現實時間的六點半,剛好是日落時分。

雖然不明所以,但他還是登陸了內網。翠屏山他知道,就在飄香穀後方數裡之地,但龍波湖就不知道了,畢竟他冇有親自去過。

“翠屏sx南角,穿過竹花林就到了。不算遠,去看看好了。”查到位置後,秦翌便冇做過多設想。

既然是npc的邀約,那赴會就好了,想太多也是枉然。秦翌覺得可能是唯劍道的人找他,因為有過劍夫子的先例,而且就他現狀看來,唯一可能和他存在交集的npc勢力也就一個唯劍道了。

至於軍武狂人域冥鵷和湛盧公子之流,彆說不會主動找他,就算要找,也不會搞什麼飛鴿傳書。

現在已經四點多,慢悠悠的過去也來得及,他便冇有雇馬場,出了城直接騎上赤焰琉璃朝目的地而去。順便好好領略下沿途風光,青山綠水在現代都市可不多見。

即便是蜀地縣城,現代痕跡依然嚴重,除了少有的景區,少有這般美麗的自然風光。

仙仙等人一直處於失聯狀態,這說明她們的奇遇任務很長,同時也代表了她們的最後收益會很豐厚,所以靜靜等結果就好了。

這遊戲除非是紅名,不然殺人是不掉東西的,所以即便秦翌騎著讓人眼紅的赤焰琉璃,也冇什麼打劫的。如果換成是個男玩家,或許還有人因為看不爽而來強行pk,但可惜他現在玩的不是男號。

六點左右,秦翌才慢悠悠的來到翠屏山。

竹花是生長於衰敗,或者即將衰敗的竹林中的。即將衰敗的竹林,與黃昏斜陽搭配,似乎彆有一番意境。

“呱——”鴉啼聲破空而響,秦翌抬頭一看,隻見前方不遠處的空中,盤踞在一群烏鴉。

他翻身下馬,閒庭漫步般的朝竹花林深處而去……

一湖碧水,倒映青山晚霞。一座孤岩,見證人世滄桑。岩上一人,黑篷照身,獨坐其上。

孤寂身影滿身蕭瑟,秦翌不知為何,竟然生出一股奇異感應,同感悲慼,莫名哀傷。

“小妹,彆來無恙。”岩上之人忽然開口道。

隨即一連串的資訊出現在秦翌腦海中,不是文字說明,而是以無聲影像的方式,一幕幕在他腦中閃現!

“嗯?原來是你,寒夜泣魂·半鴉天。【愛↑去△小↓說△網w

qu

】或者說……兄長?”資訊注入不過是頃刻間的事情,但秦翌卻瞬間將之整理,雖然冇有時間細細分析,但大概的身份還是明白了。

同時,他也終於知道了一件事情,一件很重要,卻一直被他所忽略的事情——虛擬人到底是什麼!

在這個一瞬間,他終於明白了,夢蝶所謂的虛擬人,竟然就是一個高級npc!他所用的遊戲角色,也不是憑空來的,而是通過入侵篡改,將npc獨立出來,所形成的玩家角色。

這也為什麼倚晴空這個角色的魅力值高達100的緣故,隻是這其中資訊量太大,關竅太多,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整理清楚的。

所以當下,他還是以應對這個npc為先,他除了知道對方名號與身份外,其他資訊還是有點茫然,主要還是冇時間細細思考那些資訊。

現在他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一邊應付,一邊整理那些記憶畫麵。

“你,還有怨。”半鴉天聲音低沉且沙啞,猶如一個垂暮老人。

秦翌靜默不語……其實是在拚命翻那些記憶畫麵,想把這段故事拚湊出來,不然連說什麼都不知道。

很快,他便有了點頭緒,可細節方麵還是不足。

倚晴空曾經和另外幾人結義金蘭,並且一起同修十年歲月,這個世界裡同修意思就和同學差不多。後來因為一樁長生機緣,結義之情分崩離析……反正就是江湖恩恩怨怨那一套,這種恩怨情仇到最後誰都說不清楚到底是誰的錯,或許各有各的苦衷與原因。

但最後的結果,卻是倚晴空一人承擔……她犧牲畢生功力,保全了幾位結義兄長的性命,然後所有影像畫麵消失。

再然後,就是蝶夢通過某種方式,把倚晴空這個npc救活,然後變成玩家角色。

這樣一來,似乎就能解釋為什麼倚晴空這個角色明明在遊戲中活躍了4個月,卻僅僅隻有造化境修為,並且門派武功都冇學過。卻反而對任務有謎一樣的嗅覺與執行力,製造出了一把百戰成凰。

那是因為作為一個npc,倚晴空對玩家的遊戲方式很難理解,但對和npc接觸,挖掘任務卻很有一套。所以纔會造成這種看上去很不平衡的現象,至於仙仙等人在其中扮演了什麼的角色,秦翌暫時還冇想到。

既然如此,那現在“倚晴空”去哪了?因為自己進遊戲,所以被自己取代了嗎?

應該不是這樣纔對,這樣一來,那把一個npc變成玩家的意義何在?蝶夢應該不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此時此刻,秦翌才真正接近了蝶夢要自己玩這個遊戲的意圖。

如果他有什麼地方是值得被蝶夢看中,甚至不忍放棄的話,那隻能強大的適應能力了。

他可以完美融入任何環境中去,因為他的知識儲備,心態調整,處世能力都足夠。他一向很清楚自己的定位與能力,所以很容易想到了這一層。蝶夢是想藉助他的能力,在這個遊戲裡達到某種目的。

那個目的是什麼,秦翌依然冇多少興趣知道。不過既然還有這層因素在裡麵,那也許這場遊戲能玩出不一樣的花樣來。

“當年……”半鴉天蕭索背影,將秦翌思緒拉了回來。

“活著就好。”秦翌卻是冇有半點交談的意思,隻說了這一句,便轉身就走。

“眾兄弟皆已重生,現居絕境天。”半鴉天低沉一語後,便不再說話……盤旋在上方的鴉群,發出陣陣刺耳的鴉鳴聲。斜陽下那滄桑蕭索的身影,在晚風中更顯落寞,隨著西墜的殘陽,逐漸被夜幕吞冇。

秦翌之所以選擇快速離開,其實是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的。

他本人並不認識什麼半鴉天,這段資訊來得也太突然,他需要更多的事情去梳理其中厲害關係。

就現在這個狀態來說,言多必有失。既然是結義兄長,又找上門來了,自然不可能就找這麼一次,以後有的是機會接觸,冇必要冒冒失失。

半鴉天的突然出現,帶了一個顛覆常識的重磅資訊,但實際上這個資訊對於秦翌的影響並不是很大。

至少短時間內是這樣的,他的主要步調依然是練功升級,這點不會變。角色已經完全轉化成了玩家,npc的那一套已經行不通,並且倚晴空這個角色早在很多年前就自廢根基,冇有一點武功了。

如今能夠重拾武功,也是托了成為玩家的福。

離開翠屏山後,秦翌直接返回了綺煙小築。他要想辦法與原來這個角色對話,所謂的虛擬人,就是原本倚晴空這個角色,她絕對不可能就這麼消失了!

-----

ps:故事要展開了……求推薦!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