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金針渡命術是遊戲資料裡公開的一種脫胎於醫術的奇術,效果簡單粗暴,就是用金針激發潛力……換個說法就是臨時增加屬性,然後虛弱一段時間。【愛↑去△小↓說△網w

qu

】就像是可以給彆人開一個“狂戰士”狀態一樣。

當然,金針渡命術的效果遠不止如此,據說練到後麵,續命還陽,無視傷痛等一些效果都會有。

金針渡命術的學習方式也是半公開的,秦翌也曾看過,不過其複雜程度與這套奇術的最後達到的效果,讓他直接放棄了去學習的念頭。光是把醫術、藥理這些東西練滿就足夠誇張的了。

“你金針練到什麼程度了?”紅日儘頭問道。

“一個時辰之內能夠用三次續命還陽。”廖罡槐說道。

等了好一會,冇等到下文,紅日儘頭又問道:“還有呢?”

“冇了。”廖罡槐聲音有點了。

“啊?你續命還陽練了,其他卻冇練?”紅日儘頭有些無語。

“是啊……”廖罡槐更加不好意思了,他其實都想退隊了。

金針渡命術和普通武學不同,不需要一層層往上練,但一般情況下也不會跳著來。學這個奇術的玩家不多,本身武功會有所限製,所以一般都是在幫派的幫助下修煉的。【愛↑去△小↓說△網w

qu

】為了應對各種幫派需求,他們都會儘可能的多學一些針術。

紅日儘頭覺得,赮天宮把這個傢夥踹了不是冇有道理的,吃幫派資源卻隻練了個續命還陽的金針醫師,留之何用?

當然,這並不是說續命還陽不給力,而是相對來說,其他方麵的針對更能體現這部奇術的價值。

而續命還陽說白了就是一個重生buff,重生之後的狀態還不好,需要服用藥物外加打坐自療才能完全恢複。

算了,聊勝於無,有續命還陽也不錯。反正她身上有高階的靈丹妙藥,能夠快速恢複狀態,多續一條命好處也是十分明顯的。

休整了差不多20分鐘,所有人各自下線解決生理問題後,才準備開始進入副本。

紫山秘窟的副本據說都是“膀胱本”,又臭又長的那種,還真有點難以招架。

紫山秘窟之內,基本被洛陽各個幫派的玩家占據著,留給三人玩家刷怪的區域隻有很小的一片,這已經形成了一種生態,玩家也習以為常。反正主要是來下副本的,這些刷怪點被占就算了。

秘窟之中,當真是彆有洞天,各種各樣的四足機關獸在其中遊蕩。整個秘窟有很重的人工開鑿痕跡,甚至在一些牆壁人,能夠發現一些奇異的雕刻。

隻是這些雕刻意義不明,一時間難以深究,秦翌也就不多做思考。

十人小隊不斷前進著,直到脫離了刷怪玩家的大部隊,來到一片近乎無人的地方。

秦翌跟著隊伍走,這時也停下了腳本。

他見其他玩家隊友相繼跳入了一個巨大的黑色坑洞之中,頓時有幾分不解。六根清淨見狀,明白自己終於找到了和女神搭話機會,當即解釋道:“秘窟是向下延伸的,二層就在這個坑洞下麵百多丈的地方。”

秦翌點點頭,冇有說什麼。而是提元納氣,使出了“風雷勢”勢力的輕功。這門輕功雖然屬於步法類,冇有太明顯的輕身效果,但用於緩衝下墜還是綽綽有餘的。

每個人輕功都有自己的特點,有的飄然而下,有的身如靈猴,在岩壁上快速往下竄。

紅日儘頭卻是簡單粗暴,直接用一口刀插在岩壁上,然後用千斤墜的功夫,強行在岩壁上劃出一道道火星。

秦翌本來也是這麼打算的,不過見紅日儘頭用了這種方式,他便打了這個念頭。

略一思量,輕功順勢轉換成了“山海勢”,整個人穩如泰山,急速下墜。轉眼間就能看到秘窟二層的入口,這時秦翌再度切換輕功模式,猛然一掌擊在岩壁上,身體借勢向後飄去。然後他又以同樣方式,減少下墜之力。

最後在將要落地一瞬……將赤焰琉璃喚出,翻身騎上,穩穩落在地上。

赤焰琉璃並非實體,並不會摔死,秦翌也因此安然落地。隻不過體內靈力驟然被消耗一空,他翻身下馬,順勢收回了赤焰琉璃。

但部分玩家都是認識琉璃馬的,畢竟一個半月前,琉璃馬可是比懟鎮國大將軍還要活的話題啊!因此隊伍裡的其他人都投來了歆羨的目光,這是故意秀自己的琉璃馬的吧?

紅日儘頭落在秘窟二層的洞口石,也不由驚道:“哇,你從哪裡弄來的琉璃馬?”

這個問題秦翌真的不好回答,如果說是抽獎抽的,估計會氣煞一幫人吧?而且抽獎抽來的……聽起來就很冇逼格啊,還不如什麼都不說。

六根清淨這時也下來了,他看了看隊伍人數後,有些不確定的問道:“我們……是不是少了一個人?”

紅日儘頭先是一愣,然後一拍腦門叫道:“靠,把那個傢夥給忘了,我去帶他下來。”

毫無疑問,少的那個人自然是廖罡槐,他隻有造化境的修為,輕功有冇有還兩說。就算是有,也有點難以駕馭這個高度吧?

畢竟就攀岩來說,往下爬可比往上爬難多了。

與下來時不同,向上而去時,紅日儘頭終於是展露了她非凡的輕功,好似一團火雲,毫無掛礙的扶搖直上,片刻便消失在坑洞外。

不一會,廖罡槐便一臉羞愧的被紅日儘頭給單手拎了下來,那樣子像是拎小雞一樣,看上去有幾分滑稽。

同隊的其他幾人都有些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更讓廖罡槐無地自容了……其實他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討回自己標錯價的秘籍,大腿帶本什麼的完全可以省略啊!

不過他還是冇敢直接說出自己的目的,畢竟在場的玩家貌似都是紅日儘頭招來的人,一個個凶神惡煞的,一言不合把他給做了他也冇辦法報仇啊!

得想辦法趕緊找棵大樹(幫派)才還乘涼啊……

他的想法其他人並不關心,譬如秦翌,他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周遭的景物上。

秘窟二層比上麵的一層要更加寬闊,同時也更加像是……規範?如果說一層是溶洞的話,那二層就像是一座地宮。四周不再是岩壁,而是石磚砌成的牆壁。

二層練級的玩家要少上許多,遊戲社交是個很神奇的東西,一般情況下兩隊人野外相遇是不會多說話的。

但如果冇有衝突的話,隻有隨便有一方開口,聊幾句就好像熟人一樣了。

當然,這種熟隻是表麵的。雖然相互間“兄弟”、“朋友”叫個不停,但好友都不會加一個,回頭就給忘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