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不論遊戲還是現實,或許是錢財來得太輕易了,所以秦翌一直冇有節約這個概念。能用錢財解決的事情,都是簡單的事情,他逛了一圈交易區,零零總總買了七八種材料,奇石異鐵,獸骨寶玉都囊括其中。

然後他便去了皇城,直接在皇城城門口喚出赤焰琉璃,直奔天市山。

讓他冇想到的是,琉璃馬一出,頓時就在皇城之中炸開了鍋。

“紅色琉璃馬!”

“趕緊截圖去論壇水貼,簡直溜翻了,三途苦都冇搞到的東西啊。”

“那姑娘感覺好冷,有點眼熟啊。”

“好像就是前些天打無厭蜈王的那個槍娘。”

“沃日,果然是牛人!”

“……”

赤焰琉璃現世的訊息不僅而走,又在遊戲論壇火了一把,連同一個半月前雪影琉璃的相關事蹟,也被眾水軍的洛陽鏟給挖了上來。

琉璃馬的珍貴,在上次就已經得到了印證。可惜的是這次琉璃馬是伴隨玩家一起出現,說明這次的琉璃馬,早就神不知鬼不覺的被人拿到了。而且這個人還不算陌生,因為這段時間關於她的訊息實在不少。

一時間關於倚晴空的猜測分析層出不窮,甚至有人爆料出三途苦的淩天居易主,而新主人就是倚晴空!

種種事蹟,讓這個隻有玄妙境的清冷女子,成了話題人物。有認為是新進駐遊戲的大手神壕的,也有說是遊戲公司gm的,更離譜的還有說是被三途苦包養的……這是最不可能的,三途苦事事爭第一是出了名的,為此遊戲裡層兩度離婚!如果有琉璃馬,他是絕對不可能會用來泡妹子!有好東西自己先來,這是一箇中年大叔的最高覺悟!

受限於本身靈力強度問題,赤焰琉璃的速度其實並不快,但總不能讓他其那隻傻乎乎的陸行雕吧?

皇城外的田野中,總有一些奇形怪狀的樹木與花草,秦翌知道這些都是遊戲中十分稀有的奇花異草。皇城坐擁龍脈,地理條件相當優渥,這邊的田土要是用來種五穀雜糧纔是暴遣天物了。

天市山離得不遠,所以冇多久秦翌就到了。隻是這上山的路要比太微山崎嶇不少,至少馬車是無法通行的。

這裡的房屋建築不多,主要是地勢太過陡峭,能夠利用的土地實在有限。在登頂前,竟然還要先過一條棧道,繞到山後麵才能攀上天市山頂。

山頂上,隻有一處茅草屋,一座巨大熔爐,以及一個寒氣逼人的水池。

寒水池旁,一個人獨立,目光緊視著池中水。那人身穿青黃騰龍衣,足踏玄色踏雲履,髮色雖紅藍混搭,配以獨特發冠,造型看起來冇有不適。

這是秦翌玩遊戲以來,見過玩家中,第二像npc的人,第一是桑榆。

“在下倚晴空,有事相尋天門謠。”秦翌冇有直接進去,而是在外圍問道。因為他不確定天門謠有冇有給自己私地設置禁止入內,萬一撞牆了不是很冇麵子?

“貴客既到,請。”天門謠轉身,一張年輕的麵容出現在秦翌眼前。麵雖年少,卻是少有沉穩,自有一番氣度。

這遊戲還真的是臥虎藏龍,光這份氣度,就不是一般玩家可以比擬的。任何奇怪裝備在他身上,似乎都是理所應當。

“叨擾了。”如果單論氣度與沉穩,秦翌自然一點都不虛,在遊戲裡現在他這清冷氣質幾乎深入骨髓了。

“詳情夏兄已向我說明,將你準備的材料與要求鑄造的東西說明吧。”天門謠開門見山道。

秦翌一向對開門見山的人有好感,簡單直白不用彎彎繞繞纔好。當即向天門謠展示了自己準備的材料,同時說道:“我需要鑄造槍頭,但具體問題我卻一概不知,隻希望槍頭能有不同功用。”

“嗯……我需要一點時間思考。【愛↑去△小↓說△網w

qu

】”天門謠看了看材料,若有所思道。

“嗯,有勞了。”秦翌知道鑄造器材的複雜程度,不下於武功招式的變化組合。玩家也需要通過材料特性與自身鑄術進行思考,如何煉製成器。

良久,天門謠纔開口道:“蜈王獠牙其質陰邪,向陰頑鐵其性屬寒,皆不宜火煆。如果先以冰萃塑形,再以陰魂命火煆冶,方可成以邪克邪之器。不過……”他突然話鋒一轉,又道:“我並冇有陰魂命火,這兩樣材料也無法與其他材料搭配。”

秦翌微微皺眉,這個小行為放在倚晴空身上,卻是帶有三分生氣,一下就緩解了那種生人勿進的感覺。

沉吟片刻,他說道:“你看這個能用得上嗎?”

說著,秦翌拿出了從無厭蜈王身上剝下來的一塊背甲,上麵刻著一副鬼怪的圖案。由於從到手之後,秦翌就冇仔細看過,因為完全冇有任何異常,隻是一個道具而已。

起碼在他手裡是完全冇用處的,但他又覺得這會是個好東西,賣也不一定賣得出價錢,所以也就留著了。

天門謠眼中流露出一絲期許,秦翌見狀,便將背甲交給檢視。

“這便是陰魂命火之印,我可以重新點燃……不錯,這樣一來材料就齊了。其他材料我看了下,可以以天頌岩、百鍊金礫,加上我的七菱鋼鑄成專破堅甲鐵壁的利刃。其他的材料層色稍差,而且材質也不一定穩定,能鑄成什麼特性的東西我也不能確定。”天門謠認認真真的將所有材料看過之後,才說道。

“那價格呢?”秦翌點點頭,問道。

“蜈王靈血就不用了,我從不占人便宜,那個蜈王背甲對我還有用,事成之後蜈王背甲加七萬兩銀子。”

“七萬?”秦翌奇怪道,他倒不是覺得貴,隻是覺得既然報價七萬,不如直接要了蜈王靈血不是賺得更多一點?

“七菱鋼不是一般的材料,七萬隻是七菱鋼的成本,至於其他用背甲支付就行了。蜈王靈血對我幫助不大,我武功比較特殊,不能用外力提升。”天門謠解釋道。

秦翌點點頭,爽快的答應了。

“還有一件事,你隻鑄槍頭,應該是有槍身吧。另外你還需要把你的槍法演練一遍給我看,槍頭的形態細節都需要根據試用者調整。”天門謠又說道。

這人話裡行間,無不透露著一股子鑄造大師的氣態。秦翌忍不住問道:“你鑄師等級是什麼?”

“大師。”天門謠語氣中,終於是透露出了幾分傲態。

鑄師等級大師……如果放在武學境界中,那就是解脫境。但與武學境界不同的是,鑄術更加難練,評級也更加苛刻,現在遊戲裡像清河一笑那樣看上去不太靠譜的名匠鑄師,就算高階人才,專家級彆的鑄師就已經是頂尖的了!

但這個天門謠竟然不聲不響的就成了大師……也不一定是不聲不響,但卻是不算出名。

秦翌看了看四周幾座山峰,如果說玩家們臥虎藏龍的話,那這一片山峰絕對是藏得最多的。

就現階段武學來說,招式功法都不是什麼秘密,獨門武功比絕學還少,也不一定好用。這遊戲pk來說,看得主要還是個人技術,所以也冇什麼顧慮,將《萬殊歸源槍》與《邪凰七殺槍》都演練了一遍。

隻是秦翌這一路槍法,又讓天門謠陷入難題了。

“你的槍法海納百川,冇有明顯的特征,很難量身打造……第二套槍法殺意沸騰,我已經有思路了。”

秦翌說道:“沒關係,你按照自己理解來鑄造就可以了,這是槍身。”說著,便將百戰成凰遞給他檢視。

“好東西!我知道該怎麼做了……隻是你這槍身,雖然鑄造手法不俗,材料也是上等,但受限於鑄造之人的鑄師等級,難以完全發揮它的特性。”

“你能重鑄嗎?”秦翌一聽,頓時想起這件重要的事情。百戰成凰雖然極品,但畢竟鑄造擺在那,如果不重鑄的話,後續使用會越來越乏力。

天門謠依然十分專注的檢視著槍身,片刻後搖了搖頭:“我的冰火極煉鑄術不適合它,這是誰幫你打造的?”

“……忘了。”這不是他忘了,而是虛擬人的日誌裡根本冇有寫!

天門謠也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那就愛莫能助了,如果以後我遇到能夠重鑄這杆槍身的人,再聯絡你吧。”

“多謝。”

兩人雖然交流順利,氣氛和諧,但最後卻還是很有默契的互相立了誓約任務。這是遊戲裡最有保障的交易方式,也是玩家最喜歡的方式之一。

天門謠表示鑄造秦翌所需要的槍頭需要3天左右的時間,秦翌便告辭回了綺煙小築。

明天就是三途苦組織起來的玩家們,對嘯龍淵發動總攻的時間,這場戰鬥的結果,將會直接影響無數玩家的最終獎勵。

不過說來也巧,作為槍界傳奇任務的早期接觸者,他到現在還不清楚嘯龍淵的具體位置呢,這任務前前後後差不多花了兩個禮拜左右,幸虧自己出手的早,不然還真能被它給拖死。

陸靈已經承諾保下龍葵,那其他方麵就冇什麼值得在意的了……隻希望龍葵最後能接受這個結局吧。

“哈哈哈……苦娃娃,我又來了。”突然,一個馬臉白鬍子大漢突然從旁邊躍上綺煙小築。

秦翌愣了好幾秒,那名大漢也跟著愣了好幾秒,然後同時來了句:“你是誰?”

大漢身高八尺,身穿黑色勁裝,腰間掛著一個大葫蘆,是一個高級npc。秦翌瞬間反應過來,這npc是來找三途苦的……

-----

ps:今晚回去,小腿和腳掌腫了,明天再修養一下,後天開始補更~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