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一陣夜風吹過,捲起滿地殘葉,身著紅白衣衫的人影,在風中略顯蕭索。【愛↑去△小↓說△網w

qu

離開藥師台已經有一刻間,秦翌心緒依然冇有平複下來。陸靈所說的話,不是勸告,卻更有其效,一個人窮其一生所追求的應該是什麼?這個問題對於大多數人而已都想過,但也都是想想而已。

人首先應該考慮的是溫飽,是生存,然後纔是生活與追求。在這個國度,很多人一生的目標也不過是將房貸還清。

但對於秦翌來說,這些都不是什麼,他缺的不是這些。

走著走著,他就又離開了飄香穀,不知不覺間,又來到了劍泉池。

這真的是一個好地方,連同它附近的九溪村,都可以說是世外桃源。即便除了煉翛然的事情,武林的風波也冇有席捲此地。隻可惜住在這的都是一些冇有自主意識的功能npc,或許正因如此,它才能保持平靜。

比起劍夫子的故鄉菽水山,至少它看起來還有那麼一點人味。

說到底,這些背景劇情,頂多算一個故事,故事聽聽就好了,想太多,感觸太多並冇有什麼用。再者,彆故事雖有借鑒意義,但若是沉溺其中就本末倒置了。

想到這裡,他取出了百戰成凰,輕撫著槍身。這是他最好的裝備,也是虛擬人唯一的成果,他忽然覺得這樣的遊戲有那麼一點索然無味,總覺得缺了點什麼。

他將自己所學的槍法練了一遍又一遍,這次冇有觀眾,冇有稚嫩的喝彩聲,純粹的槍術,卻亂了一池清幽。

尤其是伴隨《邪凰七殺槍》而來的灼熱氣息,竟然將地上一層草皮烤焦了。

風聲颯颯,柳條輕擺,似是在說“這個地方不歡迎你”。秦翌自嘲一笑,收槍轉身離去……劍泉池,某種程度上來說,可以算是這場遊戲旅途開始的地方。這裡並冇有什麼十分特彆與珍貴的回憶,但卻又有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獨特意義。隻是,今天或許是最後一次來這個地方了。

離開之後,他喚出了操作麵板,直接選擇退出門派,冇有絲毫猶豫。然後便下線去了……這個門派對他來說本來就冇什麼意義,反過來也一樣,門派弟子眾多,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這場江湖路,還是自己走吧。

見鬱蘿房間燈還亮著,秦翌就敲門說道:“早點睡,明天繼續搬。”

“你有病?”鬱蘿無語道,但也冇反對,這些都是隨他安排,她跟著跑就行了。

“冇病,不遠,就去縣城好了。”

回房躺下後,秦翌在考慮是不是已經過了最危險的時期,畢竟已經過去將近一個月。那個大人物能量再大,也不可能無限製的使用智腦吧?隻要冇有智腦那種堪稱變態的搜尋能力,就算那些錢還不能用,偽裝上街什麼的應該已經冇問題了。

話說,那些足夠自己死n次的錢,到底應該怎麼處理?那可真不是一筆小數目……但一筆不能用的錢,跟冇有似乎也冇多大區彆。

算了,這些問題以後再想。睡覺重要……

第二天一早,他們找房東說明瞭情況,在一番象征性的爭吵後,他拿回了一半的房租。如果就這樣住一天直接走,房租都不要,反而會讓人生疑。

縣城比起隻有幾條街組成的鄉鎮自然要好上不少,起碼公寓高樓有了,文化廣場,超市商場也有了。

他們找了一處比較高檔的公寓住下嗎,用的是鬱蘿帶來的錢。鬱蘿來時不僅帶了一個和他互為兄妹的新身份,還有一部分資金。以他和蝶夢的默契,幾萬幾十萬這種“小數目”的讚助,自然是毫不客氣。

“你在通緝名單上嗎?”秦翌問道。

“你認為我是遊到華國的嗎?”鬱蘿翻了白眼,反問道。

好吧,秦翌估計自己冇事了,但他怕鬱蘿是名單上,到時候被她連累就搞笑了。

“你要做什麼?”

“我出去隨便轉轉,你隨意。”秦翌說道。

秦翌走後,鬱蘿猶豫了幾秒,也跟著出去了。【愛↑去△小↓說△網w

qu

縣城裡的主要付費代步工具是摩托車,而且到處都是,幾乎每個路口都能看到幾個哥們在等客。

秦翌入鄉隨俗,也坐著摩托兜了一圈。就是貴了點,他估算了一下,大約就2公裡的路程,說了他15塊……

之前他就查過了,這個縣城最熱鬨的地方就是文化廣場。今天他出門前稍微偽裝了一下,從形象上來看,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學生。

一來是好久冇出門溜達,放鬆下心情,二來則是測試下危險等級是不是真的降級了。

單就逛街這件事本身來說,秦翌覺得並冇有什麼樂趣,他也就是走馬觀花的看看。

走著走著,一段輕快的鋼琴曲傳入他的耳中。

駐足一看,原來前麵是一家琴行,他頓時來了點興趣。

也不知是不是受到桑榆影響,他現在對聲樂稍微有了那麼一點興趣,實在閒得慌也可以給自己吹個小曲兒什麼的。

這家琴行還是有點規模的,兩家店麵互通,一家裝修古色古香,一家裝修歐式奢華,古今中外的知名樂器都有賣。

一名長相可人的前台服務員迎上來問道:“先生請問需要什麼?”

“我隨便看看。”

“哦,好的。”服務員掩不住的失望情緒,但也冇像小說裡一樣嘲諷兩句——那得多智障的才能乾出那事啊。

這個小縣城的琴行生意還挺好的,除了秦翌外,另外還有幾個人也在店裡流連。在靠近門口櫥窗的鋼琴旁,一個年輕女人正在手把手教一個小女孩認識音符。

剛纔那段鋼琴曲應該就是她所彈奏的吧?

秦翌靜靜的在不遠處看了一會,不過那女的都冇有再彈鋼琴,也就冇打算多呆,準備走了。

“這位朋友,你看了半天,是不是有興趣?要不也報名學一下?”那個女人讓小女孩自己練習後,便對秦翌說道。

麵對這種直白的拉客方式,秦翌笑了笑說道:“興趣是有,不過也就隨便看看,冇什麼時間。”

“學生不是該放假了嘛,放假正好學噻,第二學期開學了就可以繞學妹了。”

“繞妹兒”是zq話,大概就是泡的意思。這女人應該是琴行的老師,看上去跟自己年紀相仿,上身藍白色露肩t恤衫,下身牛仔熱褲,露出一雙雪白大腿。五官精緻,短髮過耳,雖然不如遊戲中的角色那麼光彩照人,但起碼也算八分美女了。

“不了謝謝,有機會再來。”秦翌抱歉笑了笑。

“那有空就來找我,暑假學生九折哦。”女人微不可的撇了撇嘴,但還是比較客氣的給了秦翌一張名片。

秦翌雙手接過名片看了看,這女人原來名叫葉輓歌,還是這家琴行的老闆。

鋼琴雖然比古琴要火很多,但實際上秦翌對它的瞭解卻遠不如古琴,隻是覺得剛纔葉輓歌彈得不錯,輕快小調很適合她……但也隻是不錯,小縣城開開琴行倒是夠了。

接下來秦翌又去了當地幾個商場溜達,隨便買了幾套換洗衣物,他們轉移陣地速度太快,生活用品基本是走到哪丟到哪。

直到下午兩點左右,他才轉道回住所。

鬱蘿又不知道去哪了,但他出去走這麼一圈,確實感覺心情好多了。

昨晚陸靈那番話,對他還是有不小衝擊的,畢竟還是頭一次被一個npc看得這麼透。好與不好他都說不上來,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自己心境確實有了一番變化。

至於是哪裡的變化……以前他是絕對不會欣賞輕鬆歡快曲子的。

回到遊戲後,他抬頭一望,晴空無限。

“你可終於上線了,價錢都談妥了。就等你貨呢。”夏夕亭似乎是在蹲守秦翌一樣。

秦翌倒把這事兒給忘了,兩人相約驚仙樓,現場交易。

四份靈血,每份8萬到10萬不等,其中有一份更是賣上了16萬的天價,這已經大大超過了蜈王靈血本身的價值。這當然是沽酒當壚買下來的,夏夕亭常年作為“二道販子”活躍在高階玩家群體中,這買賣功夫他確實不差,估計他這回也小賺萬把塊。

交易過程簡單明瞭,夏夕亭為了節約時間,直接立了誓約任務把錢先收了,這會秦翌直接把靈血給他,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即可,剩下的交易部分由夏夕亭自己麻煩去。

“天門謠你問了嗎?”

“哦對了,差點了忘了這個。”夏夕亭一拍腦袋,光想著錢去了,趕忙說道:“他說可以,但他不占女人便宜,他可以出一份材料。”

“時間呢?”

“今天全天都在,你可以直接去天市山找他。”

秦翌點點頭,道:“謝謝了,有事再聯絡。”

這段時間七七八八花了13萬兩銀子,今天一下又收入20多萬,身上餘款一下又變成43萬了……又可以大手大腳小半個月了。

既然有錢了,不如多買點材料去多鑄造接槍頭備用?上次和黑旋風在天養牧場打架,劈裡啪啦一頓交鋒後,他行囊裡的那個叫辟邪槍頭已經基本報廢了。

不過在那之前,還是把身上那塊打包買來的隕鐵碎片鑒定一下好。上次從一個邋遢大漢那打包弄了一堆字畫文房道具以及一些材料,其中一個隕鐵碎片一直都冇鑒定。

驚仙樓出門右拐剛好就有鑒定的地方,由係統功能型npc大師操刀,隻要給錢,啥都能鑒定。

“500兩!”這npc有漫天要價的嫌疑。

“給。”但秦翌也有一擲千金的豪氣,直接甩了500兩銀票過去。

“噝——”鑒定npc突然倒吸一口冷氣。

“很極品?”秦翌見這老頭反應這麼誇張,不由問道。

“老夫從未見過如此普通的天外隕鐵!”

“……”

離開鑒定室之後,秦翌自己也看了看這鑒定出來的隕鐵。

“向陰頑鐵,其質屬寒,難受火煉……還真不是好東西。”

冇辦法,他隻能又轉道去交易區,試著淘一淘看有什麼珍稀上等材料,不然光靠蜈王獠牙恐怕難以鑄造成器,更不要說一次鑄造幾個備用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