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在將近天明時刻,惡瘴林的大混戰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而這份變化,則是由一個隻有玄妙境的女玩家帶來的。

當論壇直播貼上,那副秀美清冷容顏出現時,許多冇有去現場,卻一直關注事態發展的玩家都冒泡了。

就從熬夜這點來說,還是男玩家比較擅長的。而能吸引男玩家眼球的,美女自然要排在第一位,而且能熬夜看直播帖看一個通宵的,基本都是冇有那啥生活的單身狗。

“這美女……好帥啊!”

“唉?有點眼熟啊,這不是上次在城門口和紅日儘頭過招的女槍客嗎?”

“還真是啊,不愧是我女神,真可愛。”

“什麼什麼,和紅日儘頭過招?我怎麼冇聽過。”

“翻翻上個禮拜的帖子就知道了,話說這妹子是挺可愛的啊,上次就靠一杆大槍直接殺出複活點,這次竟然敢跑去打蜈王……”

“咳咳,誰你告訴我,為什麼你們會覺得耍大槍的妹子可愛?”

……

論壇就是吹水的地方,回覆什麼的自然都是些無聊的內容。順帶一提,遊戲裡的操作介麵以及內網論壇什麼的,都是浮現在眼前的虛擬視窗,隻有本人能看見。這可以說是最毀氣氛的東西,同樣也是最尷尬的東西,因為開這些麵板的時候,視線會被完全擋住。

原本有些在圍觀的玩家就是開著論壇灌水,誰知道巫教徒突然發難,把他們給掛了回去。這種在野外看論壇意外死亡事件還真不少,有時候走路都能掉懸崖,比現實世界的低頭黨還可怕……

現場已經陷入了混亂之中,圍攻蜈王的主力一下減少半數之多,蜈王自然壓力大減。三途苦等一眾解脫境玩家在蜈王麵前,其實更多的是合力自保,牽製爲主,真正主攻的還是那四名巫教無為境高手。

不過,雖然玩家有近十人去攔截了那兩名巫教高手,但剩餘兩名巫教高手卻並冇有多三途苦等人出手,而是依然與他們保持默契。因為蜈王之威他們已經領教了一陣夜,一半有生力量離開後,他們更感壓力。

坦白說三途苦他們也是難得合作,平時都是打來打去的,但看到無為境的超級boss,不懟一下簡直對不起鄉親父老。

秦翌腳步不徐不緩,最終,在距離蜈王百步之外停了下來。這個距離已經夠了,蜈王在一個呼吸間就可以移動到他麵前,將他碾碎!

他抬頭看了看天色,天際已經微微泛紅,預示著初陽即將到來。他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淺笑。隨即私聊三途苦兩人,讓他們馬上撤離現場。

秦翌這句話隻是善意的提醒而已,不過三途苦和亂天綱這次卻冇有搭理秦翌,已經打到這個份兒上了,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退走?幫他攔下巫教兩人是因為他們見秦翌拿著一把特殊武器過來,似乎有點門道的感覺,畢竟他們一直都琢磨不透這個境界不高,卻善於算計,為自己謀利的冷美人。

但要讓他們退走就想多了,就在秦翌下山走過來的這段時間,蜈王魂火又滅了一個,現在隻剩下最後一簇了。

當然,秦翌也就這麼一提,聽不聽是他們自己的事情,講道理自己能不能做出點貢獻,混點殺無為境**oss獎勵還難說呢,哪還管得了他們?

被幾十名高手纏鬥了一整夜的無厭蜈王,早就已經暴戾非常,此時已近破曉,它本來就有恃無恐了。但秦翌手持化作長槍的聖器出現,讓它感到了一絲忌憚,它也知道那是能夠真正傷到,甚至殺死它的東西。

所以,它發出一聲響徹天際的刺耳嘶鳴聲,隨後頭頂魂火暗淡幾分,但其他十二節身體上卻印記卻隱隱有死灰複燃的跡象。

三途苦等人暗道不妙,這時想退也來不及了,隻能運用極招與蜈王硬抗。蜈王攻擊方式其實很原始,很野蠻,就是拿自己巨大的身軀橫衝直撞。但就是這種野蠻的方式,卻讓一眾頂尖高手應接不暇。

當蜈王龐大身軀再度橫掃而來時,三途苦等人除了用極招硬拚,已經冇有更好的方式了。而這種硬抗的主力,自然就成了巫教高手。

其實另外兩名巫教高手與攔截玩家都在蜈王這次的攻擊範圍之內,戰場之上敵友變幻當真兒戲,頃刻間交手的人又變成了親密的戰友……

隨即,轟然一爆!

現場頓時飛沙走石,無數混戰中的玩家與巫教徒被殃及池魚,死傷慘重。而離核心戰場隻有百步隻要的秦翌,反而是毫髮無傷。

剛纔的他,大腦急速運轉,瘋狂的計算中飛石軌跡,加上距離衝擊下改變的地貌,讓他得以尋找合適的掩體。隻是這份在從容不迫,卻是讓人不由心驚,這或許就是真正的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吧?

圍攻蜈王的眾人,除了三途苦與亂天綱等五人外,其餘解脫境高手瞬間被秒殺。而這五人也重傷頻死,無力再戰。

巫教四大無為境高手此刻也受了不小的傷,他們畢竟不是蜈王這等怪物,奮戰一夜內力耗損已是十分嚴重,加上npc並冇有三途苦他們那麼多的各種回覆藥與buff藥,此時也快要油井燈枯。

此時此刻,他們不由將怒火轉移到了三途苦幾人身上,如果不是這些不速之客阻攔他們奪取聖器的話,說不定蜈王已經被誅殺了!

三途苦幾人也感受到現場氣氛的轉變,他們要殺蜈王已經是不可能的,巫教高手自然不可能再跟他們和平共處。

畢竟差了一個境界,靠數量與藥物可以或許可以勉強拖戰一會,但現在他們隻剩五人,而且都是冇什麼戰鬥力的人,這趟被掛損失倒是冇什麼。但幾人都是天驕榜上名人,心高氣傲是肯定的,這樣奮鬥一夜,最後白忙一場的結局,誰也受不了。

蜈王這時雖然也是強弩之末,但它已經感受到了初陽的溫暖,就算腳被打斷了三分之二,就算渾身都是各種刀劍掌勁傷痕,隻要再過片刻,它就能重燃魂火!

而且,持有聖器的那個人太過弱小,和圍攻它的人比起來簡直不值一哂,隨便一擊都能取她性命。

因此,蜈王冇有等完全恢複,它其實智商不低,但凶性更是猛烈。

秦翌所立之處,已經冇有一寸完好的土地,他集中全部精力,靜靜看著拖著殘軀向自己爬來的蜈王,緊握住手中長槍。

蜈王此時的速度不快,但也不慢。在剛纔那一聲驚爆過後,現場混戰的人群再度安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都彙聚到了那個獨自麵對蜈王那個龐然大物的女玩家身上。

紅白相間的軟甲,清冷秀美的容顏,泰然不動,緊握長槍的英姿,深深的印刻在周圍玩家腦中。

秦翌的淡然似乎是激怒了蜈王,它知道那些螻蟻都在畏懼它,即便那些能夠與它抗衡一時的高手,也對他存有畏懼。但眼前這個孱弱的女子卻冇有一絲一毫的畏懼,這讓它很不爽,它是這方圓百裡之地,地下世界的絕對霸主,絕不容許任何螻蟻挑戰自己的權威!

暖陽照身,它感覺自己正在恢複,等會它就能將這些膽敢冒犯它的螻蟻全部吞噬。至於眼前這個孱弱螻蟻,它根本不用等恢複,而且看著螻蟻閉目而立的樣子,像是在閉目受死一樣。

蜈王高高地立起了身體,光是看著就能給人巨大的壓迫感。隨後,它緩緩張開了它那佈滿尖銳獠牙與血肉殘渣的巨口,上半夜那些慘叫聲的主人,顯然都是進了這蜈王的嘴裡!

“來了!”自蜈王靠近之後,就乾脆閉目,以防蜈王巨大身軀給自己造成心理壓力的秦翌,突然低聲道。

有部分玩家看到他動了動嘴,卻不知道他在這個時候說了什麼。但隨後,他們便都知道了發生什麼……

就在蜈王咬碎這個膽敢冒犯自己的弱小螻蟻時,它忽然感到這朝陽的感覺不對……似乎太熱了一點?

冇有給它任何反應的時間,從天而降的囂狂霸影,攜帶滔天熱浪,一掌蓋在蜈王頭頂魂火之上。

“就是現在!”秦翌感到熱浪襲身,同時睜開雙眼睛。

“風雷勢”輕功極限運轉,在蜈王龐大身軀倒落的途中,便翻身踏上蜈王後背。

幾乎是在蜈王身體垂落塵土的同一時間,以聖器匕首作為槍頭的百戰成凰,一槍刺入了蜈王第三節軀乾上的魂火印記。

“嘶——”一聲刺耳蟲鳴,穿天破雲,響徹方圓數十裡之地。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看待了。

“殺!”突然,殺伐聲四起,不知從何處湧出了無數身穿金石軍裝的士兵,對在場所有玩家與巫教徒展開清理。

巫教四大高手在看到軍武狂人刹那,亡魂俱冒,慌不擇路的奔逃。

而剩下的天驕榜五大高手,則是不明就裡。

唯獨與軍武狂人無語對視的秦翌明白,他們這些玩家今天能不能獲得蜈王的獎勵,全在這個不可一世的高級npc手裡。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