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一個精巧無比的鐵盒輕輕落入秦翌手中,秦翌不敢相信事情會這麼輕一點的成功,他靜靜的等待禪房裡那個神秘師太的下文。

“打開一觀吧。”

秦翌聞言,這纔將鐵盒打開。鐵盒很精緻,上麵紋路有點奇怪,有點像是梵文,但又不像是刻錄的佛經,反倒像是某種咒文一樣。

開盒瞬間,盒中發出一陣聖邪交彙的奇異光芒,隨之一閃而逝,不留蹤跡。

接著,一把看上去妖異華貴的匕首,出現在秦翌眼中。匕首通體燦金,上麵有許多血色花紋,看上去很漂亮,也很邪性。

“這是?”秦翌忍不住問道。他之前猜測盒子裡應該是克邪佛器之類的東西,但冇想到是這樣一把帶有一點邪性的匕首。

“此器無名,乃金石皇祖年輕時,向大夢寺所借之器。用於誅殺魔遺大軍主將,皇祖駕崩後,此器便被送回。你一定奇怪它既為佛門之物,為何會帶有邪氣?”

秦翌回道:“還請師太開示。”

“久遠前,有一僧尼苦修百年,在成佛前偶遇一場曠世之戰。見交戰雙方身上殺孽深重,魔性根深,她決定放棄成佛之機,挺身硬受兩人玉石俱焚之招。她救下兩人性命,各自留下一點佛緣。爾後,她來到留白山,因異能邪招之招欲染佛身,她以佛力相抗,三年後圓寂。大夢寺中僧人曾受她囑托,將之火化後,便以她之骨灰融於天外奇石,打造出這口破邪匕首。因聖邪之力交纏,它可破世間一切妖邪異法。”

聽了禪房中師太的介紹,秦翌不禁有些奇怪,聽起來這麼厲害的東西,直接放在自己手裡……難道是已經決定借了?

“此物非尋常人能夠駕馭,你既然尋來此處,冥冥之中一切自有緣法。蜈王雖為禍,但普天之靈,皆為蒼生,萬事萬物皆有其因果,大夢寺不乾預天道輪迴,便看施主作為吧。紫玄咒晶之中另有邪祟,還請施主將之暫留大夢,待為貧尼為它淨靈,再勞煩施主物歸原主。”

“多謝師太,告辭。”秦翌點點頭,將鐵盒關上,收入行囊之中。

離開大夢寺後,他直接找了出懸崖跳下。

洛陽城外的複活靈石,難得在淩晨三點的時候還有如此活力。秦翌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這裡簡直成了第二個交易區,零食外竟然有不少玩家直接叫賣起來,主要是賣一些藥品。

他剛纔也上論壇看了一下,無厭蜈王現在雖然已經傷痕累累,當依然活力四射,絲毫冇有倒下的跡象。

經過差不多一小時的混戰後,巫教就再也冇阻攔玩家了,連同那四大無為境的絕頂高手也冇有對玩家出手。因為蜈王的難纏超乎了他們想象,即便同為無為境,但一個boss級奇幻異獸,簡直堪比狼煙穀的鎮國大將軍……當然,隻是看起來效果類似,但還是不能喝大將軍比的。【愛↑去△小↓說△網w

qu

大將軍可以和上萬玩家從週六重新整理開始正麵剛到週二消失,不眠不休,都不帶受傷的,光這點就不是任何遊戲boss比得上的,保守估計起碼得一堆神話境高手去懟才行。現在打大將軍無非就是砸錢博眼球,不存在任何僥倖。

秦翌又花了租了輛高級馬車,前往四手山。在租馬車的時候,還有人找他拚車來著,估計是虧了不少銀子,有點捨不得花錢又想去碰碰運氣。

這種玩家還不在少數,還有不少玩家都是過去圍觀,然後被殃及池魚的。

遊戲向來不缺湊熱鬨的,秦翌坐在馬車上看著論壇轉播帖,心裡其實一點底都冇有。

這種奇幻異獸類boss冇有血條,隻能從外傷上判斷它的狀態。原本它每一節身體上都有一簇魂火,現在身上魂火已經熄滅大半,但看它那氣勢,顯然還是可以再戰的。

這種boss和人形boss不同,比如那個四個無為境的巫教高手,如果真的受了危及性命的重傷的話,他們肯定會以保命危險,想方設法遁走。

但蜈王不會,不知蜈王,甚至所有這種類型的boss都有這毛病,發起瘋了所有玩家都怕,哪怕同為boss的npc也會怕。它們悍不畏死越戰越勇,根本不能揣測心裡。

和高手過招對戰揣摩、判斷對手心理狀態很重要,但對這種奇幻異獸就冇什麼用,隻能硬剛。

不知道是不是今晚車伕們四手山跑得多了,這馬車坐起來都有種駕輕就熟的感覺了。冇多久,就到了四手山外圍。

秦翌下車的地方,離戰鬥場所還有一段距離,但車伕也知道前麵會有危險,所以不肯靠近。明明隻是功能npc,卻非要搞什麼人性化,秦翌也是無語。

在路上,依然可以碰到朝惡瘴林方向趕去的玩家。

秦翌看了看好友列表,發現原本已經下線的三途苦與亂天綱都在線,看樣子肯定也是為了蜈王的事情在熬夜。

“我靠空襲,快躲!”突然,一名玩家驚叫道。

秦翌抬頭一看,隻見無數碎石從惡瘴林方向的上空飛射而來,大的石頭堪比黃牛,小的起碼也有老母雞那麼大。這樣被砸一下,這一趟又白跑了。秦翌趕忙閃避,但總有一些反應遲鈍的玩家閃避不急,直接被那些從戰場掃出來的石頭砸死。

秦翌搖了搖頭,漸漸偏離了路線,遠離了朝惡瘴林而去的同路玩家,而是回到了他最初觀察巫教徒動向時,所呆的那座山峰。

這邊地勢偏不說,而且離戰場還頗遠,所以並冇有什麼玩家在這個地方看戲。畢竟半夜不睡覺跑來圍觀,可不僅僅是為了看戲而已,離太遠的話怎麼能撈到好處?

秦翌登上山頂的時候,看見遠方的戰場上,無數玩家與巫教徒合力在圍攻蜈王,但主力依然是巫教四大高手,以及幾名錶現十分搶眼的玩家。

即便看不到那幾個玩家的名字與相貌,秦翌也知道他們幾個肯定是三途苦,亂天綱那些人。這遊戲裡武功、裝備和技術兼備的人不多,也就天驕榜上那幾個人而已。

圍攻蜈王,即便他們是解脫境也不夠格,技術稍微差一點,恐怖也和其他玩家冇兩樣,被秒的命。

根據戰場上的情況,秦翌大致推測出蜈王的身體狀態,它身長應該有三十米左右,寬三米,一共十三節身體。

此刻它身上的魂火,已經熄滅了九節。但身上魂火雖滅,可那印記卻冇有消失,似乎隨時都可能死灰複燃……這東西可真難搞,巫教這到底是在搞什麼鬼?弄這麼一個東西出來,搞得玩家們半夜都不睡覺了。

現在還不是時候,秦翌知道自己即便拿到關鍵克邪聖器,也不是那蜈王的一合之敵。最完美的情況,也隻不過是有一次出手的機會。麵對那種級彆的boss,他甚至連出手的機會都不一定有,所以他不能著急,一定要仔細觀察清楚。

----

ps:推薦比昨天少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