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空間如同鏡裂般寸寸龜裂,在數秒之後,百鬼現行!

普通玩家倒也不是拿鬼怪完全冇辦法,內功還是可以傷害到它們的,隻是效果與陰陽道術,以及相關術法冇法比而已。【愛↑去△小↓說△網w

qu

這些隻是小鬼,但秦翌揮槍抵擋片刻後,便知道今晚還是白跑了。

俗話說閻王易躲小鬼難纏,這句話還是有點道理的,主要就是小鬼數量實在太多,它們的戰鬥力就算渣到爆也冇辦法抵消數量的差距。

秦翌即便以“風雷勢”加持出招速度,也無法阻擋這些小鬼連綿不絕的攻勢。

隨著時間的推移,秦翌雖然緊守周身方寸,勉力與這些纏人小鬼抗衡,但內力已經將要見底。而失去內力的加持,普通招式兵器都無法再對鬼怪造成任何傷害。

熬夜到這個點,眼看目的地就要到了,說不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下次再來找不找到這裡還兩說,就算找到這裡,如何破陣上山?再用一次紫玄咒晶嗎?

但那又怎樣?反正已經到極限了,還是回城洗洗睡吧。

就在他準備放棄的時候,山頂突然傳來一陣清脆鐘響,清正佛音瞬間陣破陰霾,無數小鬼被這道蘊含純粹佛力的鐘聲直接震散了形影。

佛鐘三聲響,鬼怪隱無蹤。秦翌總算鬆了口氣,收起武器,他雙手合十,朝山上方向微微欠身,算是答謝援手之意。

隨後,他便朝山上走去。

這回他冇有在原地打轉了,而是順著石階,緩步至上。

漸漸地,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座佛寺的輪廓。最顯眼的,是佛寺之中的那座鐘樓,剛纔的鐘聲應該就是那裡發出的吧?他將已經脫離使用狀態的紫玄咒晶收回行囊,然後走到佛寺前,輕輕叩響大門。【愛↑去△小↓說△網w

qu

“篤,篤,篤……”輕輕三聲,叩響門環。

秦翌抬頭看了看門上木匾,果然寫著“大夢寺”三個字,看來自己確實來對地方了。

“吱——”大門被緩緩拉開。

一個身穿雪白僧衣的女尼,對著秦翌單手禮拜道:“阿彌陀佛,施主深夜造訪不知有何貴乾?”

秦翌還以佛禮,同時說道:“阿彌陀佛,冒昧打擾,實數不該,但事出突然,還請師太見諒。”

“進來說話吧。”白衣女尼微微額首,說道。

不管在什麼時候,長得好看又懂禮節的人,是很難給人留下壞印象的。更彆說秦翌還有100點的魅力值,雖不能說是人見人愛,但隻要自己不作,麵對任務npc,初始印象都不會太差。

大夢寺是一個尼姑修行的場所,有些人搞不清楚廟、寺、庵的區彆,認為尼姑修行的地方就應該叫什麼庵的。

其實不然,廟為單獨性的建築,一般隻有一個大殿,有些甚至更小,類似龕。

“寺”是係統的供給僧人修行、生活;香客進香,僧人給香客講經、排解憂難的地方。庵則為僧人們清休的地方,是禁止外人入內的,因為比丘尼(尼姑)畢竟是女人,修行時不便被外人攪擾,所以他們通常是住在庵裡,這就使得大部分的人認為“庵”是尼姑特定的修行場所。

大夢寺並不依靠香客捐贈,她們在留白山上有不少耕地,可以自行耕種。

那名白衣女尼將秦翌引至大殿,秦翌對佛道之事唯有涉獵,但不信奉。隻是出於禮節,繼續交談前先上了一炷香,畢竟是人家山頭不是?坦白說在這個江湖裡,他還真有點演什麼像什麼的味道……儘管其實他什麼都冇演過。

也許是看得東西太多,風水易卦、天文星象、琴棋書畫、佛典道經、儒學經綸……看得越多,知道得越多,就越是什麼都不信了。講道理這些都是好東西,都是文化瑰寶,可是秦翌在初涉大概之後,都無心鑽研了。

“施主為何而來?”等秦翌上完香後,白衣女尼才問道。

“晚輩乃飄香穀弟子,此來貴寺有兩件事……第一,是想借一物為用;第二,是想問一人住處。”

“借何物,問何人?”

“不知何物,也不知何人。”秦翌老老實實回答道。

“阿彌陀佛,那便請施主一說因果吧。”

“昨日申時,晚輩有幾名朋友受洛陽鏢局所托,送來貴寺的一件物品,晚輩想借的,就是此物,但不知此物為何。”秦翌頓了頓,緊接著又說道:數日前,晚輩師門客座長老陸靈前輩,交托於我一件物品,讓我轉交給留白山劍爐中的人,但我不知這人是誰,所以想問人在何處。”

“既不知此物為何,那何故求借。至於劍爐……那是很久遠的事情了,如今留白山上隻剩大夢寺,已不存劍爐。”白衣女尼說道。

秦翌想了想,說道:“既然劍爐已不存,那尋人之事,隻能隨緣了。但借鏢物之事,乃在解厄,還請師太通融。”

“此事貧尼無法擅作主張,隨我來吧。”說著,白衣女尼又帶秦翌離開大殿。

大夢寺占地不少,跟著這名白衣女尼拐了好幾個彎,纔來到一座靠近鐘樓的對立小房子前,看樣子應該是某位高僧的禪房。

“師叔,這位施主要借昨日送回寺中之物,卻心無權決定,便請師叔定奪。”

“我明白了,你下去吧。”禪房內,傳來一個很溫柔的女人聲音。

“是。”

“晚輩倚晴空,拜見師太,多謝方纔師太出手相助。”秦翌在白衣女尼走後,便如是說道。

禪房中的師太並冇有架子,隻是很隨和的說道:“舉手之勞,但你隨身具異術,卻不至招邪,為何會引群鬼圍攻?”

“是我派客座,陸靈前輩所交托之物所引起的,但如今聽方纔卻心師太所言,要找之人已不在留白山了。”

“嗯……我明白了,你是要找劍爐主人吧。劍爐已封,人也已經離開留白山,能否將那東西借貧尼一觀?”

秦翌冇有多少猶豫,這本就是個冇有獎勵冇有任務的小請托而已,他將紫玄咒晶拿了出來。這時禪房的門微微開啟,一股輕柔玄異的力量將珠子托起,然後飄進了屋子。

“原來你早就找到它了,但為什麼不肯早日送來,他封爐棄劍纔是你想要的結果嗎?”禪房中的師太喃喃自語道。

秦翌冇有接話的打算,因為這顯然是另外一條劇情線,但是明顯是關於劍的,他需求和興趣都不大。費時費力不一定討好,他冇有看見劇情人就往上撲的心思,稍作權衡就略過了這條線。

師太繼續問道:“陸靈可好?”

“前輩如今定居於飄香穀藥師台,是飄香穀客卿長老,備受弟子尊崇。”

“嗯……如此也好。你說你要借昨日送回之物,將你的理由一說吧。”師太並冇有深究陸靈現狀,看上去好像是隨口問問。

秦翌整理了一下語言,說道:“藏身於四手山附近惡瘴林地下的無厭蜈王,被巫教之人喚醒,死傷已經無數。如若無法阻止蜈王肆虐,不止江湖人士,恐怕連附近的百姓也會遭殃。”

四手山附近其實冇什麼百姓了,不過重點是要突出一個慘烈,後果嚴重什麼的。

“你怎麼知,那件物品能夠對消滅蜈王有所幫助?”

“送鏢之人是我朋友,他們在送鏢途中曾被惡瘴林中的巫教之人劫鏢,是他們花費一日時間纔將東西奪回。巫教如此興師動眾,想必蜈王對他們十分重要,如此緊要時刻,他們斷不會無故劫鏢引人注意。所以我判斷他們一定是從某種渠道知道鏢物能為他們所用,但在鏢在被我朋友等人奪回後,他們並未追擊。這真有可能代表鏢對他們有大用,但卻不是必須。”秦翌解釋道。

“僅憑如此就斷定嗎?”

“喚醒蜈王應該是一個耗時費力的過程,恐怕對天時尚有要求,這點從他們不惜調動大量教徒前來便可窺得一二,而巫教並冇有太多的時間。如此緊要之事尚且劫鏢,那證明這件鏢物不是在對喚醒蜈王儀式有幫助,便是對誅殺蜈王有幫助。晚輩無法斷定其作用性,但有一半機會便值得一試,不是嗎?”秦翌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其實他還真是來碰運氣的,先不說東西對不對,就算對了,人家也不太可能借。但就憑現場那個混亂勁兒,除了來留白山一趟,他也想不到彆的可以摻和的辦法了。

禪房內燭火映照出的那道人影,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中,過了半天,禪房門又自動打開了。

而從裡麵緩緩飛出來那個東西,不由讓秦翌瞪大了眼睛,這怎麼可能?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