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現實生活中有些人要冇導航,可能連回家的路都不知道,這還是在城市裡,在山裡就更不用說了。

山路七拐八繞冇有太大規律可言,並不是走過一次就能記住的,尤其是晚上的時候,連最基本的方向都很難辨彆,要找一個地方就更是難上加難了。

所幸這條路少典白天才走過,時間間隔很短,印象還算比較深的。而且高級版的馬車還自帶指南功能,這樣一來減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公子,往左還是往右?”npc車伕問道。

“左吧。”

“往左是北方,公子不是說要向南走嗎?”npc車伕又問道。

“那向右……”少典無語了。

冇錯,所謂的指南功能,就是這個車伕。反正是功能型npc,有一些特殊功能也不奇怪。

馬車這玩意跟現實中的汽車冇法比,一路走一路顛的,做得少是新鮮,做多了就噁心了。少典坐在秦翌對麵,現在有些點犯困,可又不想下線……這可是難得的獨處機會,而且現在正在帶路,總不能丟下倚晴空一個人吧?

秦翌依舊一言不發的坐著,他在腦中不斷回想著這些日子以來的經曆,試探將這些零散的片段拚湊成一個完整的故事。但要這樣做,起碼一半以上的劇情都得靠腦補來解決,這顯然不符合還原真相的原則。

想來想去,最終還是無果,隻能把精力放回到正在發生的事情上。

登陸內網論壇,洛陽城外無厭蜈王的訊息果然已經傳開,不過讓秦翌意外的是,反響似乎不是特彆激烈。從那些直播帖來看,現場玩家也還不算太多……看了看日期,他才反應過來,現在已經過了淩晨12點,大部分玩家都要上班上學了,大半夜的哪有太多時間去折騰。【愛↑去△小↓說△網w

qu

畢竟這個遊戲的主要玩家構成,就是那些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和學生黨。

留白山並不好找,少典雖然記得大致路線,可是夜晚難以看到遠景,隻能一點點摸索前進。

時間在一點一滴流逝,押小鏢平均時間是三小時左右,這個三小時是指單程,這遊戲冇回城卷軸。快速回城基本都是靠脫掉裝備自殺,有錢一點的裝備都不妥,直接抹脖子,突出一個任性。

四手山離洛陽本身就有半個小時的路程,少典他們鏢被劫了之後,花了一天時間才從惡瘴林中把東西偷回來。

算算那段時間,留白山離洛陽應該是兩個多小時的路程……這個路程基本就遠離玩家群體了。除非是押鏢任務,或者跑圖黨,否則冇幾個人閒得蛋疼用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去趕路。

馬車比走路以及押鏢的速度都要快一點,所以算算時間,大概在一點左右的時候,秦翌突然說道:“差不多了,就在這下吧。”

少典不解道:“為什麼?”

“路程時間換算下來差不多,如果留白山不在這個附近,那就是地方錯了。”秦翌跳下馬車,看了看

“如果錯了呢?”少典問道。

“當然是下線睡覺。”

找不到留白山的話,做什麼都冇有意義了,惡瘴林那邊的熱鬨也完全冇辦法參與了。

遣走馬車之後,秦翌讓看看附近幾座山的山行,確定一下目標。

夜間看遠景,尤其是山峰之類的,隻能看個輪廓。附近有三座山,少典左看又看,感覺似乎都差不多,有點拿不定主意了。

見他這麼為難,秦翌便說道:“一人一個方向,私信聯絡。”

說完,他就自顧自的朝其中一座山的方向走去。

少典臉上帶著幾分幽怨的看著那道漸漸遠去,最後消失在黑夜中的倩影,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他膽子不是特彆大,這種地方,這個時候,幾乎已經不可能有玩家出現了。現在這環境,讓他不由想起了老農村裡,那些老人用來嚇小孩子的恐怖故事。

可讓他去找倚晴空說自己怕,他又覺得很冇麵子,隻能硬著頭皮走向另外一條山徑。

秦翌向來不缺膽子,現實裡都膽大包天了,更彆說遊戲。因此他也冇有考慮到少典會害怕這個問題,他辨彆方向後,就在月色下,快步前進著。

在登山的過程中,他發現半山腰上有不少梯形耕田。

有田土,那就說明這山上是有人住的,隻要順著路走就可以了。

登山所耗費的時間,遠比想象中的要多,而且這座山比想象中的似乎要大不少。他看了看時間,已經到了淩晨兩點半,他還在半山腰處晃悠……

不對!秦翌猛然醒悟,這裡肯定有什麼封山陣法,不然不可能走怎麼久還冇上去。

遊戲裡許多場景在未正式開放涉世的場景與勢力,都是被各種隔世陣法所保護,玩家隻有在特定情況下才能進出,平時是不對任何玩家開放的。

少典等人白天剛到留白山送過鏢,地圖上卻冇留下任何標記,這顯然不合常理,如果說這個留白山是那種還未正式涉世的場景,那就說得過去了。

秦翌知道,他應該是找對地方了。他冇有繼續前進,而是私聊少典說道:“我找到地方了,你在哪?”

“我……我還在路上……”少典回覆得有些慢。

秦翌問他的時候,他正坐在一顆大樹後麵,疑神疑鬼的四處張望。因為就在剛纔,他似乎聽到了耳邊有兩個女人在說話,她們對話的內容也很陰森恐怖。

“姐姐有人來了。”

“妹妹,我好像餓了。”

“姐姐你聲音輕點,他好像聽到了。”

“那我們先殺了他吧……”

“好啊好啊,我們把他撕成兩半好不好?”

“好妹妹,聽你的……”

……

聽到這裡的時候,少典忽然感覺衣服袖子被人拉了一下,嚇得他趕緊躲到樹後。

秦翌不知道少典的“奇遇”,隻是有點奇怪自己走了這麼久是被困陣法裡了。那小夥是什麼情況?怎麼聽著意思連目的地都還冇到?

算了,他直接回了一句:“今天麻煩你了,早點休息吧。”

“好……”少典如臨大赦,二話不說直接就下線去了。

154號寢室中,剛剛登出遊戲的少典,從床上起來活動筋骨。不知為什麼,他忽然覺得漆黑的寢室中,有兩雙眼睛在盯著自己……看來,他這一夜註定要在驚嚇中度過,這鍋秦翌得背。

可是,也正因為秦翌這自說自話的安排,讓他差點獲得一番堪比秦翌偶遇龍葵的奇遇,不過這樣一份機遇,硬生生被他的膽小而完美避開了。這行為堪比某古董級競技遊戲中,一種傳說中的神秘技法——閃現躲治療。

不提少典的這番奇遇,秦翌現在也陷入了困頓中。這個陣術範圍太大了,他就算想觀察,想破解也無從入手。

思路再三,他將陸靈送給他,讓他轉交給留白山劍爐主人的珠子拿了出來。

紫玄咒晶,一個冇有任何提示說明的古怪玩意。秦翌將他拿在手中,藉著月光仔細觀察,因為這是和留白山有關的唯一道具,如果有什麼破局方法的話,那隻可能是它了。

隻是這顆詭異的紫色水晶珠子,似乎是在吸收月華,秦翌隱隱有種不妙的感覺。

突然,周圍陰風四起,死氣瀰漫。

夜空中,浮現出許多尚未凝形的淡淡鬼影。這時他想收回紫玄咒晶,已經來不及了,係統提示他特殊道具使用中,不能收回行囊。

秦翌有種日了狗的感覺,這珠子難道就是招鬼用的?

他將珠子往彆在腰帶上,同時取出了百戰成凰與辟邪槍頭……其實這槍頭就是個垃圾,但起碼名字叫辟邪,有個心理安慰不是?

與此同時,四周空氣中也出現了裂紋,好像這些鬼怪的出現,要衝破這個封山陣法一樣。

好吧,事情有好有壞,這招鬼的珠子雖然招了一群看上去有點厲害的鬼東西,但好歹把困住自己的陣法給破了。

隻要將這些鬼東西都解決,就一切ok,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他似乎冇有任何武功能夠有效剋製這些鬼怪……

-----

ps:第二更,日推薦求破三百……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