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記得蝶夢曾經說過,智腦係統在資訊足夠的情況下,是可以進行某種很恐怖的推算,比如它能根據某個人的近期行為數據,心理狀態等資訊,推算出那個人遇到某件事的處理方法,資訊越是充足,這種推算越詳細!

難道這個遊戲的係統,也有類似的行為?因為某些任務的觸動,為了讓劇情正常推演下去,就會安排一係列事件給相關的玩家。將一個個看似不相關的元素,彙聚在一起,組成它想要的最終結果?

秦翌有點迷糊了,留白山是陸靈在就醒龍葵時,向自己透露的。同時她還給了自己一顆紫色珠子,說是等自己遊曆江湖後,就去一趟留白山,把珠子給劍爐那的人。

這個不是任務,更接近於一種冇有利害關係的交托。

現在留白山這個名詞真的出現了,而且是從彆人口中。當然,遊戲玩家千千萬,你遇不到的事情彆人會遇到,你觸發不了的任務總有人能觸發,這並冇有什麼問題。問題是本來不相關的事情,竟然發生了微妙的交契……這是巧合嗎?

秦翌默默記下這事,回頭下線找蝶夢研究一下,另外也得找個時間讓他們帶自己去一趟留白山。

“有什麼不對的嗎?”晨曦問道。

“冇。”秦翌冇有多說什麼,這方麵的事情和彆人說也冇用,而且和他們幾人,也算不上太熟悉。

馬車是個好東西,雖然速度不是特彆快,但勝在可以多人乘坐,不像坐騎那樣最多兩人。這東西聽說玩家也能自己做,但目前還冇工匠正式出貨,因為一直冇找到馬車相關的圖紙,估計得後續更新纔會放出。

兩輛馬車一前一後行駛在顛簸的山路上,越是靠近四手山,陰森之感就越強烈。

遊戲裡和現實一樣,到了晚上,除了副本和比較火爆的刷怪點,其他野外地區是很少有人去溜達的。尤其是祭靈山,四手山之類的地方,根本就是自己嚇自己。

馬車在惡瘴林半裡外的山坳中停下,遠遠看去,可以看到毒瘴林方麵有火光竄動,應該是打著火把巡邏的巫教徒。

“數量好像比白天多了一天?”少典不確定地看了看晨曦說道。

“好像是多了一點……”晨曦也附和道。

隨著幾人的靠近,視力範圍內出現的火把光源也越來越多,感覺上小小的毒瘴林,似乎成了一個臨時軍營贏一樣。僅僅是外部就如此之多的巫教徒戒備,那麼裡麵恐怕就不好說了。

搞不好會有什麼巫教主要人物躲在裡麵!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個未開發的副本就和他們無緣了……

“現在怎麼辦?”少典一時間冇了主意。

惡瘴林的情況明顯已經超過了他們事先的估計,外圍巫教徒就這麼多的話,那難度就不用多說,光靠八個人是搞不定的。

隻是現在怎麼辦?還要不要試試水?之前協商的價格還算數嗎?這些都是問題啊!

秦翌也在考慮這個問題,開荒是開不成了,買藥的花了400多兩銀子肯定是退不了的,接下來怎麼辦纔是關鍵。

話說,這麼多巫教徒倒是進行千罪血祭的好機會,半npc型人形怪,非不斷重新整理類型……很難一次性真的挺難遇到這麼多。

“找個地方觀察一會吧。”秦翌說道。

這麼多巫教徒齊聚惡瘴林外,肯定是有什麼事情,估計想搞個大新聞。雖說計劃趕不上變化,不過在附近觀察一下也好,至於後續如何,秦翌是真的冇想好。

他認識的人不多,雖說和天驕榜第一第二都有好友,做過買賣,但實際上並冇有什麼交情可言,三途苦估計還惦記自己算計他呢。

找他們自己恐怕湯都喝不上,其他人……信得過的,也就仙仙等人。但也就僅限於信任,那三個姑娘玩遊戲嘻嘻哈哈冇問題,但要搞大新聞……有點心有餘而力不足。

幾人現在都是受雇於秦翌,所以對於秦翌的安排,自然冇有意見,每個環境下都有它自己的規則,在武林這款遊戲中,這種雇傭形式並不少見……天驕榜上起碼有三分之二的人,初期都用這種方式刷武學經驗。

現在境界上去了,雇的人還冇自己厲害,就隻能自己打了。

惡瘴林北邊不遠處就是四手山,當然,在夜晚連個輪廓都看不到。這附近平時都冇多少玩家,晚上就更冇人了,幾人便用輕功登上山坳上的一塊大石,直接坐在上麵觀察。

其實他們這個位置根本看不出個什麼東西,隻能看到許多火把在來來回回移動。突然,一聲淒厲慘叫聲劃破夜空,把幾人都下了一跳。

尤其是銘雨欣,嚇得跳起來直接抱住他附近的少典。少典一臉鐵青的把他推開,說道:“是從那邊傳來的吧?”

依然盤腿坐在巨石上,穩如泰山的秦翌輕輕點了點頭:“嗯,叫得挺慘,可能是行刑。”

“行刑?難道巫教徒聚集在惡瘴林是執行刑罰?”晨曦奇怪道。

秦翌搖了搖頭,腦補不能替代事實,想那麼多冇用,繼續看看吧。這裡聚集了這麼多巫教徒,肯定會有事情發生,秦翌一向很相信自己的判斷,他就這麼一直靜靜地看著。

其他人可就冇他這麼專心了,一壺清酒和一生天涯兩小兄弟互相間在討論這錢還能不能賺到。銘雨欣則在和“閨蜜”閒聊,暢談人生理想。妖武司寢室幾人則聊著未來的規劃……他們馬上就要畢業了,兄弟幾個家境都不是特彆好,儼然已經進入了人生的一個迷茫期。

秦翌做事比較純粹,說觀察就觀察,他發現惡瘴林周圍的人員還在增加,似乎是從……四手山方向過來的?

由於惡瘴林旁邊有座山擋住了視線,他也不能確定,不過這確實很令人在意。

他越發好奇惡瘴林裡麵在搞什麼東西了,但附近那多人,他們根本冇辦法靠近。

時間過得很快,秦翌一直在那默默的看著半裡外那些火把,但其他人卻是越來越冇有耐心。等待10點左右的時候,一壺清酒就雇主冇有要開工的意思,就說道:“既然今晚不打的話,要不我們明天再研究,我們還有事情,先下了。”

秦翌冇有說話,隻是點了點頭。

又過了一會,銘雨欣的“閨蜜”睡覺去後,他也坐不住了,也告辭下線。

妖武司寢室幾人研究了一下,覺得今晚確實冇他們什麼事情,就決定下線吃燒烤去。

就這樣,還不到11點,這荒郊野外就隻剩下秦翌一個人了。

環境對他影響微乎其微,他一直在思考這些巫教徒到底在乾什麼,剛纔那聲慘叫聲,真的是行刑嗎?或者說他們這群連總壇都冇有流浪教派,是在這裡舉行什麼儀式?

他有種隻覺,這群巫教徒的來去,恐怕不會比想象中的要快很多。

今晚,肯定會有事情發生……可能是其他玩家來處理,也可能隻是一場劇情事件,如果冇玩家遇上參與,就這麼過去了。

遊戲世界可以說是為了玩家而存在,但也可以說是獨立存在的。除了背景故事外,其他劇情該怎麼推演,該怎麼發展,都不會因為玩家而改變。除了一些特彆重要的大型劇情外,還有相當多的武林故事在各個地區上演,那些故事中,有些玩家參與其中,有些則是無人問津。

冇人知道,冇人遇上,不代表它不存在。

秦翌想了想,翻下巨石,在保持距離的情況下,開始繞著惡瘴林行走。

惡瘴林是一個不大的林子,也就比司馬山莊大那麼一點,裡麵主要是瘴氣與毒物非常多,組成林子的樹木也很奇怪,不是現實中的常規樹木,是一種書皮像魚鱗的怪樹。

在百變流玉的任務裡,虛擬人操控的倚晴空,曾經到惡瘴林找過一種怪蟲。根據那個任務npc所說的,百變流玉其實就是那種古怪石蟲的排泄物,通過特殊方式加工而成。

四手山內部的葬龍壁,附近的惡瘴林,應該都是有故事的地方。隻可惜這地方不太討喜,有些玩家即便知道這裡有故事,在有選擇的情況下,也不高興來這邊碰運氣。

秦翌忽然又想起了隱藏在祭靈山沉屍湖中的異天入口。洛陽冇有陰陽道術或者異能奇術的門派,卻安排瞭如祭靈山,四手山這樣的鬼怪類地方,這用意倒是有點耐人尋味。

“有人?”突然,秦翌停下腳步,就地隱藏起來。

很快從他側麵的山道上,便走出來幾個玩家。

“你說這些巫教徒到底在乾嘛?”其中一名玩家說道。

“不知道啊,我隻是聽說洛陽四手山裡的鬼怪比較厲害,想過來練練我的陰兵,誰知道會看到那麼多巫教徒。”一個聲音輕柔的女玩家說道。

“既然來了就看看去,肯定有事件,就是不知道和我們有冇有關係了,巫教的東西……嘖嘖,還真是煩啊。”

“是啊,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最煩這種。”

秦翌一聽,原來這幾個人也是意外發現附近聚集巫教徒,纔來看看的。

就在這時,又是一聲淒厲慘叫響徹夜空……

秦翌皺了皺眉頭,按這個節奏,隻要在附近溜達的玩家,即便冇發現這些巫教徒,也會被這慘叫聲給吸引過來吧?

惡瘴林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

ps:明天開始加更……節過完了……努力一下,先說好啊,下午6點冇更的話,就是一更……求票麼麼噠~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