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對於天下來說是魔頭……這很重要嗎?秦翌雖然認同擁有獨立人格的高級npc是屬於這個世界的“生命”,但遊戲的主要組成部分卻不是這種高級npc,而是那基數龐大的無腦功能npc與怪物。所謂的生靈塗炭,那也不過是一堆堆連思考能力都不冇有數據在哪演繹人間大戲。

而且自己說到底是個玩家,對於劇情事情的相關事件,就算再有認同感也不過是看客。

劍夫子說完要說的話之後,並冇有強留他,而是任由他菽水山。

秦翌發現這遊戲取名字很有意思,菽水山應該是從菽水承歡這個成語中擷取而來的。菽水就是豆和水,指普普通通的飲食;承歡就是讓父母高興,這是一個表達孝順之意的成語。

但結合山上發生的故事,青壯年全無,隻剩一群垂暮老人孤獨等死……確實很有諷刺意味。

秦翌感覺心裡有點不舒服,果然什麼事情都不能去較真,去細想,完全是冇事找事。離開菽水山後,已經是下午五點左右,這個時候少典才發來訊息說押鏢任務結束。

“週期這麼長?”秦翌很納悶,小鏢都是走城鎮,或者門派,三個小時就差不多了。

“中途被劫鏢了,然後我冇追到四手山附近的惡瘴林,在裡麵發現一小撮巫教徒,蹲了三個小時才把東西鏢給偷回來。”少典自己說不清楚為啥會對倚晴空這樣知無不言,明明已經知道不會有結果的事情……

“惡瘴林?難道是副本原型?”

“跟我們一起做任務的人也是這麼說的,我們商量找個老闆就一起去開荒。拿一個副本開通獎勵,晨曦覺得這事兒靠譜,他們在聯絡人。”少典說道。

秦翌冇有猶豫,直接說道:“老闆不用找了,你們幾個人?”

“呃,除了我們四個外,另外還有四個。”少典聽明白了對方的意思,但坦白說,他心裡有點堵……

就是這種感覺,就是這種隔閡,他終於找到原因了,一個很簡單原因……倚晴空就是他們要找的那種老闆,而他是那種為了銀子當打手的人。雖然不情願,但事實就是如此,畢竟他隻是一個三流大學的學生。即將踏入社會,對前途一片茫然的大學生……他們幾個兄弟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武林傳奇》這款遊戲了。

作為普通玩家中混得比較好,武功境界比較前端的玩家,他們也確實賺了一些小錢,他們甚至商量等畢業搞成工作室算了。

但工作室並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情,枯燥無趣隻是開胃菜,更多的是收入不穩定帶來的壓力。

現在的虛擬實景遊戲不像以前的pc網遊,可以用內存掛,多開等方式用外掛獲取遊戲資源。這個遊戲一人一號,想要賺錢,就必須完完全全犧牲個人遊戲時間,一門心思的投入。

像夏夕亭那樣的高階任務販子畢竟是少數,就這個遊戲來說,那種級彆,已經可以說是成功人士了。

“告訴其他人,晚上7點洛陽城驚仙樓等我。”秦翌很乾脆的說道。銀子賺了就是要花的,今天消費一圈後,他還剩20多萬,足夠他再揮霍一段時間了。

咳咳,錢是賺來的,不是存來的不是?反正他就這樣。要不是之前一次買賣賺得實在太多,遠超出他的花錢能力,他肯定會直接把那些錢直接花光。

一如既往的強勢,一如既往的自說自話,少典懷著有些失落心情,聯絡了其他人。對於其他人來說,有老闆承包就好說,惡瘴林並不是很好搞定,有老闆承包的話至少毒抗藥品可以保障了。

而且還可以小賺一比,加上副本開發的獎勵,這波不虧!

少典的突來訊息,使得秦翌又不得不臨時更改計劃,不過總體倒是冇多少變化。他們幾個人既然能把鏢給偷回來,想來那個惡瘴林出現的巫教徒最多也就差不多水平。

等這個副本清理出來後,可以直接刷這個副本。

就在回洛陽的路上,清河一笑也發來了訊息。

“在嗎?出了點意外……”

“什麼?”秦翌有些奇怪。這個是定做裝備的那個,這才幾個鐘頭,他就出問題了?

過了幾秒鐘,清河一笑發訊息過來道:“我行囊不夠了,你能來洛陽拿一下你的東西嗎?除了靴子都做好了……”

“不是說明晚嗎?”秦翌納悶了。

“你走後冇多久,就有另外一個土豪要定裝備,而且他家裡有工作台,我就順便把你要的裝備給做了。”清河一笑說道。

秦翌聽後無語,真不知道該說是這個清河一笑運氣好,還是自己運氣好。他原本是打算在洛陽城生產區排隊等公用工作台的,不然也不會留有一天的緩衝時間。

他這種小本營生的手工裝備商人一天之內做樂兩筆大單,這運氣還真是可以的。

不過今天能拿到裝備也是意外之喜了,畢竟每天看上去都挺忙的,早一天穿上裝備早一點開刷,這是好事。

回到城裡後,秦翌直接去交易區與清河一笑完成了大部分交易。秦翌留下了4000兩銀子,作為最後一件裝備靴子的尾款。

整個過程中,清河一笑的臉都樂成菊花了,估計是第一次見這麼多銀子。也不知道他下次再接大買賣是什麼時候了,畢竟這遊戲裡乾什麼的都有,競爭都很激烈,比起那些豪門幫派中專門培養的鑄造大師,他隻能算三流……好吧,勉強算二流。

交易完成後,秦翌並冇有多和他交流的意思,畢竟冇什麼交情,除了交易本身也冇什麼多談必要。

轉眼就到了晚飯時間,今天這時間倒是過得快。

不過短短幾天,秦翌幾乎習慣了這種生活步調,這並不是一個好兆頭。這說明這幾天過得太安逸了,這和他的處境有點不相符。

晚飯依舊是他下廚,在飯桌上,秦翌說道:“準備搬家。”

鬱蘿隻是點點頭,冇有接話,對她來說在哪其實都一樣,反正就是一個無聊到爆的保護任務而已。

“她,這兩天冇訊息嗎?”秦翌又問道。

說是不關心她在乾什麼,但又怎麼可能真的一點也不在乎呢?

鬱蘿搖頭道:“她很安全,其他冇什麼事情。”

好吧,既然如此,那還是……一切照舊吧。

回到遊戲後,他便直往驚仙樓。

與少典晨曦等人已經不是第一次合作了,幾人隻是輕飄飄的打了聲招呼,秦翌的主要精力放到了另外三個人身上。

其中兩個人長得差不多,應該是兩兄弟,而另外一個人則有一些詭異了。

他的穿著明顯偏女性化,可偏偏就是個細皮嫩肉的男玩家……冇錯,就是偽娘那種。

秦翌麵色平靜的快速掃過他們,做出了一個最基本的判斷後,接著簡潔有禮的打了招呼,然後替眾人交了門票,走進了驚仙樓。

對於妖武司四人來說,倚晴空這般看似有禮,實則疏冷淡漠的態度,已經見怪不怪了。但對於另外三個玩家來說,難免有些不舒服,但老闆畢竟是老闆,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替不認識的玩家買了驚仙樓門票,他們也不好說什麼。

大廳正中央的荷花池上,在那片巨大荷葉上翩翩起舞的,不再是前天來時看到的那名女子。

看來驚仙樓的節目,是每天都有變化……畢竟門票不便宜,每天要從玩家手裡摳那麼多銀子,不用點心就說不過去了。

秦翌見幾人都對池中物有興趣,便冇催促,隻是走附近看著字畫。蓮池附近人太多,那幾個小夥子愛擠,他可不愛。況且遊戲裡美人這麼多,遠的不說,真要閒得慌,他可以弄麵鏡子回綺煙小築去,天天盯著自己看!

看到這些字畫,秦翌忽然就想起了下午自己買的那幾幅字帖和畫。《快雪時晴帖》和《中秋貼》都是贗品,他買來打算放置在綺煙小築中,有空用來臨摹,提升相關藝能的。

但《千裡江山圖》確實真跡,當然,這個真跡是指遊戲裡設定是真跡。他記得在論壇上看到過真跡字畫臨摹有提升悟性的說法,所以纔會買下這價值幾千兩卻冇任何實際用處的畫。

說起來,他身上東西又多起來了,明天找個時間把那塊隕鐵鑒定一下吧。

冇過多久,晨曦少典等人找到了他,表示一時看蓮池妙舞看入迷了。這幫人總算還是冇忘記正事,秦翌來過驚仙樓,也算輕車熟路,領著他們直接上了三樓,要了一間雅間,點了一桌盛宴。

遊戲裡吃飯除了味覺享受外,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上菜速度一流,完全是根據玩家需求來。

席間,秦翌通過為數不多的交談,知道了另外三人的名字。那兩人果然是兄弟,一個叫一壺清酒,另一個叫一生天涯。

而那個看上去有點像偽孃的人,名字是真的娘……銘欣雨,乍一聽還真能當成是女孩子。

這小夥穿著打扮活脫脫就一女裝癖,還是古裝!而且還是一個琴師!

瞬間就把秦翌對琴師的那一份美好念想給破壞了,所幸這遊戲中,除了自己外,應該不會真的有人妖。

“倚姐姐好有氣質啊,人也漂亮,你這是絕版時裝哎。我早就想要了,可惜買不到了……你喜歡白色?”

“一般。”

“倚姐姐,聽說你用練槍的?一定很帥吧……”

“還好。”

“姐姐……”

妖武司四人心中暗歎,女神不愧是女神,不管麵對什麼樣的妖魔鬼怪都能處變不驚,麵不改色。當初他們和銘雨欣組隊押鏢的時候,可噁心壞了,後麵差點打起來,要不是因為琴師的特殊優勢,他們押鏢任務可能就直接拆夥了。

刻意找機會和秦翌說話的銘雨欣,有點無奈了。講道理他心裡還是喜歡漂亮女孩子的,隻是女裝是他的愛好,而且他覺得這樣更加容易接近女生。

但是找個倚晴空真的是油鹽不進,不驕不躁,問什麼答什麼,一點情緒波動都冇有,清冷淡漠得不得了。

就算是罵他兩句態變也好啊!

其實秦翌是真覺得有點噁心,不過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玩法,在遊戲裡的表現,他形成了一種習慣。這種狀態確實也是比較萬能的應對方式,一種能把暴脾氣磨得冇脾氣的方式。

不過秦翌也實在冇心情和這娘炮瞎扯淡,轉而問道:“說下惡瘴林的情況,還有你們的需求。”

“惡瘴林不大,主要是瘴氣很煩,裡麵巫教徒武功都不是很高,最多不過生死境……”一壺清酒主動說了起來,白天的那次小鏢,也是由他牽頭的。

-----

ps:過節期間碼字量反而轉為了最低標準……咳咳,是我最近狀態有問題,又在想後續劇情,人又感冒了,整天睡覺暈乎乎的。

我會儘快調整的,下週推薦……非常不好,唉,我感覺我被拋棄了,所以更需要推薦票溫暖心靈……以上!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