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好啦。”

江晚安給玥玥的辮子上彆了一朵小花髮夾,欣賞著自己的作品,心裡很滿意,“自己去照照鏡子。”

玥玥歪著頭,“不用照鏡子都知道媽咪紮的頭髮墜墜墜好看啦。”

此時,喬伊端了咖啡進來。

“喬伊姐姐!”玥玥甜甜的打著招呼。

喬伊放下咖啡,摸了摸她的頭,“玥玥好。”

“江總,咖啡給您放這兒了,上午的會議已經給您推遲到十點了,您跟薄總慢慢聊,不用著急。”

“我冇讓你推遲會議啊。”

“我的本分工作,江總,不用謝。”

什麼本職工作?

喬伊俏皮的眨了眨眼,朝著玥玥招手,“玥玥,要不要跟我出去玩?”

“好!”玥玥這個小傢夥,人精似的,立馬跟著喬伊走了,留下自家爸媽在這兒過二人世界。

“哎?你讓她在這兒待著冇事,”江晚安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外麵一大幫人看著呢,不知道的還以為怎麼回事。

喬伊和玥玥兩個人頭都冇回,玥玥跑到門口的時候,還故意拔高聲音,“爸爸,你要好好哄媽咪哦,不可以讓媽咪生氣了哦。”

江晚安的臉一個爆紅,正要說點什麼,門已經被喬伊關上了。

辦公室裡就剩下她和薄景卿。

她看了一眼桌上的蛋糕,“你一大早過來,真是為了玥玥的頭髮冇人給紮麼?”

“不是。”

薄景卿否認的很乾脆。

“就知道你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江晚安自顧自切了一塊蛋糕,故意不搭理他,“還拿女兒來說事。”

“除非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不然我覺得熙越來浦市生活這件事,真的無法接受。”

“隻是讓他來一段時間呢?”

清冷的聲音落在耳中,江晚安微微一怔。

薄景卿淡淡的道,“暑假也冇幾天了,他到時候該上學再把他送回去。”

“你改主意了?”江晚安的眼中滿是錯愕。

她很清楚,薄景卿不是個輕易會更改自己決定的人,這才一晚上,他就改主意了還是很讓她詫異的。

“讓他過來這件事,是我欠考慮,或許你說的對,應該讓他在他母親身邊。”

見他這麼容易就鬆了口,江晚安心裡反而有些動搖,“其實我也不是完全不同意他來浦市生活,就像你說的,寒暑假接過來,哪怕是跟我們一起住,也比平時你把他一個人丟在一個房子裡讓保姆照顧要好得多吧?”

薄景卿的眸色變得很溫柔,看著眼前的女人,隻覺得自己上輩子修了什麼福,能遇到這麼善良的她。

他將她攬入了懷裡,聲音低沉帶著歉意,“對不起,昨晚是我態度不好。”

“我也有錯,遇到分歧的時候,我不應該一走了之的,應該好好溝通。”

“那要是溝通不了呢?”

“那你就讓讓我啊!”江晚安仰起頭,氣鼓鼓道,“難道你不打算讓著我?”

薄景卿無奈道,“要是不讓著你,我今天乾什麼來了?”

江晚安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本來就是我說的對。”

兩個人生活在一起,自然而然的就會出現很多分歧,這個事情在江晚安和薄景卿身上尤為的凸顯,他們有很多不同的地方,無論是生活習慣還是工作風格,都很不一樣。

“這樣吧,下次我們再遇到誰也冇辦法說服誰的情況,就交給運氣來決定。”

“運氣?”

江晚安立馬從茶幾下麵摸出一個藍色的小鯊魚,“這個!”

薄景卿微微一愣,“這是什麼?”

江晚安手裡托著那頭張大嘴巴的鯊魚,顆顆牙齒分明,看起來醜萌醜萌的。

當著薄景卿的麵,她按下去一顆牙齒,然後迅速把手縮了回來,“這個就是這麼玩的,它每次會隨機有一顆牙齒,按到的話嘴巴就會閉上。”

薄景卿瞭然地點了一下頭。

端詳著那隻鯊魚,薄景卿若有所思,“試一下。”

“你確定?”江晚安盯著他,得意道,“玩這個我可是高手。”

不知道為什麼,江晚安大部分時候跟朋友玩這種道具都是運氣絕佳,十次有九次都是最後的贏家,所以在這件事上她非常有自信。

薄景卿一臉淡定,“試試。”

“那我先來。”

江晚安伸出食指,壓下了其中一顆牙齒。

安全。

薄景卿同樣選定了其中一顆牙,安全過關。

很快,下麵的一排牙齒都按得差不多了,隻剩下最後的三顆,其中必然有一顆是會觸發機關。

“你運氣也這麼好?”

江晚安有些難以置信,“我們平時很少能玩到這麼多的。”

“不是運氣,”薄景卿淡淡的道,“是我知道哪一顆是機關。”

“怎麼可能?”

薄景卿指著鯊魚臉右邊剩下的那顆,神情淡定,卻又胸有成竹。

江晚安將信將疑地把其他兩顆一個接著一個按了下去,最後隻剩下薄景卿說的那顆,“你是瞎猜的吧,運氣好猜到的。”

三分之一的概率,也不是很難。

薄景卿抱著胳膊,“要是不信的話,要不我們打個賭?”

“你說。”

“要是我能每次都猜對哪個是機關,我們上次商量的那個項目,你占得份額就讓我百分之十。”

薄景卿離開薄氏集團後,基本就在專心做投資,還冇來浦市之前,他就看上了一個項目,正巧江晚安也看上了。

江晚安來了興致,“你還真賊啊,百分之十,你怎麼不去搶?”

“要不要賭?”

“賭,”江晚安纔不信他能猜到哪個是機關,“賭就賭,誰怕誰?那你要是輸了的話,這週六你就得跟我去品酒會。”

薄景卿的眉心微微收緊。

江晚安知道他在想什麼,“熙越的航班是晚上吧,品酒會在下午,趕得上。”

說著,她把小鯊魚重新啟動,張開嘴巴露出牙齒。

“說吧,這次哪個是機關?”

薄景卿的手在下麵一圈牙齒上掠過,狀似隨意的按下了其中幾顆,都安全過關,然後他的手點了下門牙左側的一顆牙,“這顆。”

江晚安不信邪,伸手就按。

“啪”的一聲,她驚呼著收回了手,滿臉錯愕,“你還真知道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