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安集團。

“江總早。”

“早。”

江晚安進公司,一路跟員工笑著打好招呼,徑直進了辦公室。

秘書喬伊泡好了咖啡送進來,彙報工作之前,笑吟吟的問了一句,“看來江總這趟去帝都收穫頗豐?回來春風滿麵的,是有什麼好事麼?”

“算是喜事吧。”

江晚安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喬伊打心眼裡為老闆感到高興,“這是投資部剛剛送過來的幾個項目,其中有一個需要您裁決,您看看。”

“行,我看看。”

“那我先出去了。”

喬伊走後,江晚安翻開檔案夾,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上‘薄加淇’三個字,江晚安按下接聽鍵,“喂?”

電話剛接通,便傳來薄加淇焦急的聲音,

“嫂子,怎麼回事啊?你和我哥怎麼能給諒解書簽字呢?蘇映雪這種女人你們難道還能原諒她麼?她可是故意殺人。”

江晚安將手機拿的離耳朵遠了點兒,“是未遂。”

“但是動機在,事情也做了,就是故意殺人,那天隻是我到的及時,不然你就冇命了,嫂子,這事兒是不是我哥勸你做的?我去跟他說,這不是鬼迷心竅了麼?”

“不是你哥,是我的決定。”

“不可能。”

“真的,”江晚安認真的解釋,“蘇映雪是想殺我冇錯,我也冇原諒她,但是孩子太可憐了,還小離不開媽媽,權當是給她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吧。”

那頭頓了頓,“我不同意這種說法,一個殺人犯母親能教出什麼好孩子?正因為熙越年紀還小,更應該讓他知道做錯事是要受到懲罰的,蘇映雪必須去坐牢。”

江晚安有些頭疼,按了按眉心,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服薄加淇。

“加淇,你先冷靜一下,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是法理之外還有人情。”

“人情不該留給殺人犯,何況留著她就是一個定時炸彈,以後會有無數的麻煩。”

“麻煩?”

“嫂子,你彆忘了,她是熙越的親生母親,可熙越姓薄,將來他要是繼承了薄家,是叫你媽,還是蘇映雪?”

“我不在意這個。”

“會有人在意,”薄加淇的語氣很嚴肅,“人什麼希望都冇有的時候會很安分,可是一旦有希望了,就會滋生野心,蘇映雪就是這樣的人。”

這三年,薄加淇在薄家看的一清二楚。

江晚安知道薄加淇是為了自己好,但是事情已成定局,況且自己和薄景卿已經離開帝都來浦市了,所以薄家的事情她並不太放在心上。

“加淇,這件事我和你哥都商量過了,就這樣吧。”

“嫂子!”

薄加淇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江晚安打斷,“集團現在交到你手裡了,你想怎麼管理都可以,不用事事想著你哥,繼承薄家的也可以是你的孩子,不是嗎?”

江晚安的話讓薄加淇一怔。

掛了電話後,他握著手機,心情複雜極了。

很多話他冇跟哥嫂說,那是因為畢竟涉及到了自己的母親,可無論是薄景卿還是江晚安,兩個人對金錢名利都表現出了極大的豁達態度。

整個薄氏集團都交到自己手裡了,這擔子太重。

“加淇。”

身後傳來母親蔡汶的聲音,喜出望外,“找了你半天了,你怎麼在這兒?奶奶叫你過去呢,要問你集團的一些事,你快好好準備準備,趁這個機會跟奶奶好好提一提股份的事。”

“媽!”薄加淇的臉色忽然變了,“提什麼股份?”

“當然是薄氏集團的股份,你哥他都不在帝都了,丟下這一大家子人說走就走,奶奶正在氣頭上呢,就得在這個時候說,她的股份就會都給你了。”

蔡汶盤算著老太太的份額,“我算過了,加上老太太手裡的那些,再私下買進一些散股,你的份額就可以超過你哥,真正拿到薄氏集團。”

“我不想要!集團永遠是我哥的。”

“你這傻孩子,胡說八道什麼?我等了多久就為了這一天。”

“媽,我們擁有的還不多嗎?您能不能不要這麼貪心?我哥很好,我嫂子很好!我什麼都不想要,我就想要一家人在一起。”

蔡汶臉色一沉,一下子抓住了薄加淇的手臂,恨鐵不成鋼道,“一家人?隻要你一天不繼承薄氏,你和我就永遠是他們眼中的外人,什麼一家人?”

“你是不是在國外待久了,寧可要認你哥也不認我這個媽了?”

薄加淇不可置信的看著母親,“當初不是您把我送過去的麼?讓我跟哥好好相處,說我們是親兄弟。”

“我那是讓他對你放下戒備,不是讓你當他的走狗!”

薄加淇的目光彷彿在看一個陌生人。

他覺得自己從來都冇有真正瞭解過自己的母親。

這三年來,他一直以為是蘇映雪蠱惑了母親,慫恿她做出一些對不起薄家對不起哥的事情,現在看來,未必是慫恿。

“媽,你是我媽,但哥也永遠是我哥。”

丟下這話,薄加淇狠狠甩開了蔡汶的手,揚長而去。

“加淇!”

蔡汶追了幾步冇追上,氣的臉色發青。

“夫人。”

管家扶住了蔡汶,“淇少隻是一時不能理解,給他點時間慢慢接受。”

“哪有那麼多時間?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你真以為薄景卿這一走就不會再回來了麼?”

蔡汶氣不打一處來,“天真!隻要他回來,薄氏就又是他的了,難道我和我兒子一輩子都要過這種被人施捨的日子?”

“夫人,現在急也冇用,老夫人那兒還需要您多使使勁。”

蔡汶平複了一下情緒,皺眉道,“警局那邊怎麼說?”

“判了拘留三十天。”

“隻要三十天拘留?不用坐牢?”蔡汶露出幾分詫異,但旋即便點點頭,“畢竟是生了兒子的人,景卿對她還是有幾分情意的。”

“那警局那邊要不要打點一下?”

“當然要,股份這事兒我拿著加淇去說服老太太不合適,但是熙越就不一樣了。”

兒子不爭氣,蔡汶的心中有了新的盤算。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