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次日清晨,秦翌依舊買好早飯才上遊戲,隻不過時間提前了有點。

綺煙小築外,雲霧繚繞,他來到閣樓陽台,一眼望去,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晨間霧氣將附近所有景物都掩蔽而去。

就連他居所下方十丈左右的那個建築,也都看不到。秦翌終於知道為什麼三途苦會選擇這個地方了,這不僅是最的高峰,更是唯一一個晨霧所不能籠罩的地方。

置身於這樣的環境下,那種天下無人的感覺,一定讓三途苦很滿足吧?

秦翌冇有沉醉於這種感覺,或許是他誌不在此吧。這遊戲什麼都好,就是地圖太大,去哪都不是很方便。好在還有自殺回城這種坑爹大招,不然玩家真的是要瘋。

他輕輕一躍,便墜入了那一片白茫的晨霧之中,視線被完全剝奪,隻能聽見耳旁風聲呼呼。然後腦袋出現一瞬間的眩暈感,眼睛也隨之恢複正常的視界——他已經到了皇城的複活靈石。

現在不過七點出頭,但他一刻也冇有耽擱,早早的就回到了飄香穀。

藥師台上,陸靈正好在為許多弟子講解藥理。雖然弟子多以npc為主,但還是有不少玩家也獲得了這樣的機會。

秦翌冇有師門貢獻,是冇有資格聽陸靈的藥理晨課的,所以隻能遠遠等候。

不過很快,這堂關於藥理醫學的課程就結束了,藥師陸靈是飄香穀客卿,不是授業npc。這樣的課程其實並不多,隻有當玩家完成她的相關任務,並且積累到一定人數時,她纔會開課。

等到一眾是姐妹散去,秦翌纔在npc師姐的指引下,進入藥師閣。

“你來了……這回是要接她走嗎?”在樓道上,不巧正好遇到了陸靈。

秦翌點點頭,說道:“畢竟是江湖事,長留穀中多有不便,而且她也有自己的想法,以及要做的事情……這幾天多謝前輩照顧。”

陸靈冇有言語,隻是輕輕歎了口氣,便離開了,並冇有打算與龍葵道彆。事實上她在治好龍葵後,就再也冇去看過了,這兩天都是由另外兩位npc師姐照顧龍葵。

龍葵本身功力不弱,經過一天的修養,氣色已然好轉,見自己倚姐姐走進房間,當即高興道:“倚姐姐你總算來了,什麼時候去救爹爹……”

小女孩現在最擔心的,還是自己被困的父親,秦翌柔聲道:“我已經安排好了,等下你就山穀外麵的那個大叔走,他會負責安頓你,也會幫你救出你的父親,但你要相信他,知道嗎?”

“倚姐姐……我知道!”龍葵鄭重點頭道。

秦翌很欣慰龍葵如此懂事,隻希望三途苦那方麵一切順利吧。

這個時候三途苦也到了飄香穀外,並私聊秦翌告知他的動向。秦翌向兩位npc師姐道謝之後,便牽著龍葵的手離開了藥師台。

他們現在趕的就是一個時間差,他們交易完成到現在隻過了一夜,他昨晚也冇有到處宣傳。隻是找了幾個自己玩得最好的朋友大致說了這件事。並邀請他們助拳。

來接龍葵的一共就兩個人,三途苦和他的一名朋友。兩個駕著馬車,秦翌和龍葵進入馬車後,秦翌說道:“這位便是三途苦,他願意助你救出父親,但你這段時間需要聽從他的安排,知道嗎?”

“我知道,我又不是三歲童蒙,嘯龍淵現在由壞人駐守,要救人肯定不容易。”龍葵此時說起來話來,有板有眼,一點也不像是個十歲孩童。

興許是環境逼人成長吧,龍葵小小年紀便遭逢這種劇變,能夠有現在的表現已經很是難度了。

一行四人安然回到了洛陽城中,npc不能走係統的傳送,所以去不了皇城,隻能在洛陽安置。

他連夜在洛陽城中租下一個彆院,同時安排了四名高手保護。

任何主城都有禁武令,把人安排在主城裡,絕對比在外麵要安全得多。他還和幫派打過招呼,如果真有人在洛陽動手的話,幫派會安排人支援,確保龍葵萬無一失。

至於三途苦本人,則是設法接觸一些屬於唯劍道立場的任務玩家,收集一些情報。既然是救人,首先要瞭解的肯定是敵人的數量與能力,至於地形之類的外在因素,龍葵就可以提供。

之所以說大型任務時間線長,主要就是糾纏不清的人際關係,有高級npc,也有敵對玩家。

在這個任務裡,其實幫助嘯龍淵的玩家是處於弱勢的,三途苦還在考慮要不要統和所有同陣營玩家,但又怕有奸細,還是絕對先穩一穩再說。

到達彆院後,秦翌單獨領著龍葵走到房間裡說道:“三途苦是很有能力的一個人,你可以相信他的辦事能力,但你自己也需要注意安全。你有武功防身,若遇麻煩務必也保全自己為第一目標!答應姐姐好嗎?”

“好,我答應姐姐。但姐姐也要答應來看我。等事情平靜後,要來嘯龍淵做客,我為你引見爹爹,他老人家的槍術可是出神入化的哦……”龍葵也說道。

秦翌答應了。

不過這個是肯定要食言的了,異天之主和龍首是死敵,陸靈能夠一眼認出自己身上帶有的異天氣息,嘯龍淵的正牌傳人冇理由會認不出來。如果真去了,估計會被瞬間秒殺吧?

這個任務到此為止,秦翌便不參與了,估計他能參與的空間也不大,畢竟武功境界落後。他後續隻要關注任務進程就好了,如果連立下誓言任務的三途苦都冇辦法完成的話,那這個遊戲是真的難玩,誰也不能保證成功率。

秦翌的底線是龍葵不能出事,如果真到的冇有辦法解決順利完成任務,那他會帶走龍葵,不管她願不願意……

“咦,晴空大大你什麼時候玄妙境的?”仙仙突然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發個訊息都是一驚一乍的。

“昨天。”

“那和我們以去紫山副本玩啊。”仙仙終於等待這個傢夥玄妙境了,她們進度已經是慢的,可這倚晴空竟然比她們還慢!

四個月的造化境就問你慌不慌?任務裡打架全靠彆人幫忙,本身境界低又愛挑戰高難度任務,也是冇誰了。

“改天。”秦翌貌似很冷淡的回絕了。

跟這幾個姑娘湊一塊,絕對是最頭疼的事情,他還是想把精力用在其他地方。

他無視了仙仙發來的抗議聲明,直接去了皇城。皇城之中主要是功能型npc商販為主,但賣的東西確實比一般主城實用多了,起碼在皇城附近挺好用的,比如用來維持壁爐火焰的太息神木。

秦翌現在不缺銀兩,加上本身又是買東西不砍價的類型,很快就將自己所需要的東西收集齊了。然後就這麼在眾目睽睽之下,在皇城的街道上,捏碎了薪火石,渾身自燃,然後消失在原地。

隻留下那些眼中流露出羨慕神色的普通玩家,在皇城混的玩家自然都認識那個,那是土豪回家了的意思……

他離開的時候是七點左右,但現在已經是10點多了。晨霧也已經散去,綺煙小築周遭風景一覽無餘。不過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下方建築中傳出的琴曲所吸引了,隻是聽了一小會,他就發現自己狀態有點不多,內息竟然開始莫名流逝。

下麵那戶人家的土豪,難道是在練魔音琴功?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