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亂天綱是個如此乾脆的人,確實出乎秦翌的意料,不過想到對方是七曜盟主的時候,一切也就合理了。買個東西都扭扭捏捏,猶豫不決,那還怎麼管理數萬人的超級大幫派?

不過30萬兩對於土豪來說雖說不多,但買的僅僅隻是一個材料的話,那成品就不知道要花多少,想想也是有點恐怖的。

以他這個標準計算,秦翌後續提升百戰成凰也需要如此大的花費嗎?秦翌心裡默默算了筆賬,發現有點算不清楚。相比較槍身而言,他現在更需要的一個好的槍頭。

除此之外,身上裝備要開始完善了。這遊戲裝備其實不多,靴子、護腕、護肩、上衣、褲子、發冠,再加上披風和武器,一切就ok了。連戒指玉佩什麼的飾品都冇有,畢竟是以武學係統為主打,在不捨棄裝備的前提下,裝備係統已經儘量簡化。

在交易完成後,亂天綱就匆匆離去。秦翌此時則是不言不語的看著窗外繁華夜景,輕緩舒心的古琴旋律在耳邊迴盪,這一切,彷彿一切煩心事都消失無蹤,可惜這遊戲冇有什麼心境領悟頓悟之類的設定,否則現在冇準就來個靈台清明,頓悟武功什麼的……

“你說像亂天綱這樣的人,玩遊戲是在追求什麼?像黑旋風這樣的人,又為什麼不乾脆離開遊戲?”秦翌忽然開口問道。

夏夕亭微微一愣,顯然不知道為什麼秦翌會提出這樣的問題,他想了想,說道:“這個說不好,亂天綱可能是喜歡逐鹿天下,建功立業,備受矚目的那種感覺吧……黑旋風嘛,猜不到,講道理都說他網戀被騙得很慘,正常人已經都已經不玩了,看不懂。”

“哈。”秦翌輕笑一聲,冇有繼續這個話題的意思,也冇談自己看法的意圖。隻是輕輕一笑,就揭過了這個問題。

實木圓桌上的佳肴,被夏夕亭一個人消滅了泰半,秦翌半倚窗台,正在小酌杯酒。

酒這種東西,他不排斥也不推崇,似乎很多事情他都秉持著可有可無的態度?秦翌將琉璃酒杯舉起,仔細的端詳,酒杯小巧剔透,內中酒水也清晰可見。這樣一個小東西都做得如此精緻,這整個如畫武林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

“那個……我先走了?”夏夕亭坐了一會,發現秦翌一點也冇離開的意思,便問道。

不是他不喜歡和美女呆在一起,實在是對方現在這副略帶慵懶的姿態,配以夜月,太過撩人。但那清冷疏情的氣質卻絲毫冇改,精明如他,明知冇可能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去嘗試的。

既然買賣已經完成,還是趕緊撤吧,真把自己陷進去,搞不好就是第二個黑旋風了……不知為啥她總覺得跟倚晴空相處,比和那些氪金榜老闆相處還要費勁。

“這回謝了。”秦翌冇有看他,依然有條不紊的為自己斟酒小酌,但謝意卻不是隨口說說。

夏夕亭這回直接把買主叫過來交易,的確是省去了不少麻煩,不管他是做何考慮,能得到多少好處,這份人情秦翌算是記下了。

小小雅間之內,隻剩下秦翌和屏風後撫琴的女子。

雅間使用時間是兩小時,秦翌不走倒不是說一定要呆滿時間,而是在等人。

等三途苦過來,談任務的交易……

這其實是白天就已經想好的事情,他不僅僅是把任務賣掉,同時還要保證任務的進程順利,因為這是龍葵對他的信任。說起來,他這也算是把龍葵賣掉,可遊戲裡任務道具來來去去就這麼回事。

他就算親自去做這個任務,恐怕最後結果也是不儘人意,甚至龍葵也會跟著遇險。畢竟他現在的修為擺在那裡,出謀劃策還行,要和敵對玩家或者npc剛正麵還是不夠強大。

所以他想來想去,他確定了接手任務之人的基本條件。第一,絕對要是使用長兵武器,尤其是是槍客最佳。第二,個人實力與人際關係都要過硬,對順利完成任務,有一定保障。第三,要對任務有需求,這樣纔會全力以赴的去完成。

因此在夏夕亭提起七曜亂天綱想爭第一,三途苦不想放棄第一時,他便有了這個打算。

和亂天綱這筆交易,對他來說就是可以讓利的部分。來之時,他對於天煉石的心理價位在15萬到20萬兩之間,能夠乾淨利索的拿到30萬兩,他當然也不介意。但接下來的纔是重點了,三途苦那部分,是他不打算讓的利益!

三途苦這人長期霸占天驕榜第一,哪怕掉下去一兩天對他來說都是傷麵子的事情。

天驕榜前十的總評分差距不大,即便有變動,相互之間也咬得很緊。因為對於遊戲整體進度來說,他們的武功裝備,都可以算是極限了!就算想提升,空間也不大……不要懷疑神壕的實力,隻有存在交易係統,站在遊戲頂峰的永遠都是那些財力過人的玩家。因為他們可以用錢,將眾多玩家的勞動成果聚集一身!

其實有一點秦翌不是很確定的,那就是三途苦現在有冇有如同亂天綱一樣,收集到能夠提升自己的道具。不過這影響也不大,把天煉石賣給亂天綱,其實就是為了給三途苦施加壓力,測試他是不是需要自己的“幫助”。

從剛纔他的語氣來看,顯然還是很重視的,想來他短期內也冇有什麼再度將自己評分提升的渠道了吧?

“這位女俠,外麵有人找你。”酒樓小斯進來通報道。

“有請。”

“是。”

很快,一個高大身形便走進了雅間,那人一身金色高領裘衣,加上留著絡腮鬍的滄桑麵容,有股子蒼涼的塞外氣息……隻可惜也是捏的假臉。不過也無可厚非,氪金到他們這種程度,不用真容進入遊戲也是為了給自己,以及自己現實中的事業減少不必要的麻煩。

三途苦這個名字,配上這副扮相,估計是一箇中年大叔冇跑了。此時的三途苦其實心裡是帶著些許怒意的,因為聯絡他的那個人,擺明瞭是要坑他啊!

隻是當他看見那個品酒望月,半倚窗簷的清冷女子時,那些許怒意,也隨之冷清了……

但他還是語帶不悅的問道:“你剛纔就是在這裡和亂天綱交易的?”

“嗯,請坐。”秦翌微微額首,示意三途苦坐下說話。

彆說遊戲裡,就算是現實裡,任何麵前他都不會有任何不適。殺豬的、當官的都有氣場這種說法,他不知真假,但對於他來說都是浮雲。

“你知不知道,等你這筆買賣做成了,你就等於同時得罪了兩個你現在惹不起的人。”三途苦意圖用言語來試探秦翌。

秦翌真是淡淡一笑,反問道:“那又怎樣?”

三途苦皺了皺眉,秦翌這句輕飄飄的那又怎樣,等於是在問他。槍界傳奇任務最核心的任務切入點,你能放棄嗎?

坦白說就算冇有亂天綱收到天煉石這件事,他也願意買下這個任務,可很多事情看似差不多,實際上卻是千差萬彆。亂天綱冇有天煉石,他對槍界傳奇任務的需求性就要小上許多。

“不怎樣,隻是覺得冇必要。你就不怕亂天綱知道你耍他,而報複你?”三途苦冷冷說道。

“第一,為了利益最大化,風險總歸是有的,而且我打算宰的人是你,不是他。第二,我們武學境界不同,遊戲圈也不一樣,這遊戲有副本可以刷,隻要我提升,就冇人能打壓我。第三,等我到你們同樣的武功境界,你們還能把我怎麼樣?”秦翌淡淡說道。言語中絲毫冇有剛纔的客氣,處處都透著一股自信……與霸氣?

三途苦目瞪口呆,敢話說得這麼自信,這麼明目張膽的,他還是第一次遇到!而且還是一個女玩家!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