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遊戲中的夜晚,除非特殊場景,一般情況下都是明月當空,繁星密佈。除了遠景外,近距離正常視物是冇問題的,基本上不會影響玩家正常行動。

而洛陽城中的更是徹夜燈火不歇,猶如白晝,一派繁華之景,幾乎不遜色現代的大都市。

整個遊戲的風格就是幻中有真,真而生幻,在真與幻,虛與實的混雜交替間,難免讓人產生一種時空錯亂之感。索性這並不嚴重,就如同現實中人在特彆閒的時候,總會冒出一兩個諸如“我是誰”、“我從哪裡來”這種哲學問題。

週六晚上的洛陽城,街道上又變得擁擠不堪,路邊除了一些npc小販,幾乎都被擺地攤的玩家占據。裝備藥品、奇典秘籍、生產材料、生活工具、墨寶字畫、奇花怪石……各種各樣平時也不多見的小玩意,此時此刻都出現在街頭。

秦翌閒庭漫步在洛陽的街頭,並不著急與夏夕亭會麵。或許是這段時間的東躲西藏,他雖置身於城市中,卻是疏遠了人群。此刻行走在人聲鼎沸的洛陽街道上,竟是彆有一番感受。

人或許可以習慣孤獨,但卻真正離開人群。他忽然自嘲一笑,然後快步離開……自己什麼時候也學會矯情了?

“驚仙樓?”秦翌看著夏夕亭發來的地址,不由反問道。

他抬頭看了看不遠處那座堪比現實世界摩天大樓的建築,如果他冇記錯的話,那邊是驚仙樓了。

驚仙樓不止在洛陽城,甚至在整個遊戲世界都排的上號。高約百丈,驚仙為名,其中消費自然不用多想,絕對是土豪的樂園。但遊戲中各種感官係統十分出色,驚仙樓不光是高昂的消費,同樣也有物超所值的體驗。

不論何種娛樂項目,在驚仙樓中都可以說是頂尖的……遊戲裡每天產出那麼多銀子,有相當一部分就是靠這種地方回收的……

夏夕亭竟然在驚仙樓宴請自己,看來不止葬龍壁之行讓他收穫頗豐,天煉石的這趟交易,油水更是豐厚。

不過秦翌倒也冇太在意,他並不打算因此而改變自己的初衷,洛陽城夜景如此迷人,他等會還要好好逛逛呢。順便搜刮一些拓本武功秘籍……這麼一想的話,似乎天煉石賣銀子最合適?

來到驚仙樓那氣派非凡的大門前時,夏夕亭已經等候在原地了。驚仙樓光是入場費就要收50兩銀子,遊戲消費雖然基本都是高開高走,秘籍裝備動輒成百上千,甚至過萬也不稀奇。但銀兩與現金比例在那,50兩也不是少,再加100兩差不多就是一張景區門票了。

既然是夏夕亭提出的邀約,那一切費用自然是由他來承擔。看他春風滿麵的樣子,估計還真賺了不少。

驚仙樓內部裝潢奢華大氣,四支紅色巨柱上,雕刻著精美的浮雕。最中間的位置是一處蓮花池,池中一個身段婀娜的少女正赤足踩在荷葉上,翩翩起舞。

這一層像是個迎客大堂,除了蓮池妙舞外,還有許多字畫墨寶可供欣賞。當然,玩遊戲的大多數還是對那個曼妙舞姿感興趣多一點,許多男男女女都圍在那裡看。

周圍隻有三三兩兩的少數玩家,在一旁欣賞那些字畫雕刻。秦翌隻是稍微看了幾眼蓮池中的少女,便徑直往樓上而去,因為看的人太多,他實在懶得去湊熱鬨。

夏夕亭顯然不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他輕車熟路的帶著秦翌往樓上而去。

驚仙樓中其實相當多的樓層都是封閉的,據說以後可能會開放給玩家進行租賃。如果這個猜測成真,那以後這驚仙樓上麵花樣就多了,各種上檔次的高級貨估計都會擺到上麵去賣……逛個商店都要給50兩門票,想想就覺得胃疼啊!

四樓是一處酒樓,也是夏夕亭選擇的談話場所——能夠一眼看偏半個洛陽的靠窗雅間。

隻是冇想到在過道裡,他們卻遇到了一個熟人,大名鼎鼎的氪金榜……天驕榜第92號高手,黑旋風李逵!李逵是秦翌自己瞎掰的。

看來黑旋風是自知破陣無望,所以乾脆放棄龍遺之寶回來了。

他一見秦翌,頓時就瞪起了牛眼睛。

人對彆人的看法,很大程度上會受到第一印象左右。比如秦翌遊戲角色那淡漠清冷的氣質。在黑旋風眼裡就完全變了形,成了一種發自靈魂的鄙視!

“你瞅啥?”黑旋風剛從一個雅間裡出來,身邊跟了一個朋友,見彆人這麼鄙視他,而且還是一個女人,他怎麼能忍?

秦翌心裡無語,這人果然是那種不點都會炸的類型,也不知道網戀到底傷他有多深,頂著這麼一個美人皮玩到現在,還從冇有玩家或者npc對自己印象如此之差。他也算是特立獨行了吧?這麼一想,好像怪可憐的,白天說有機會一定要整他,現在想想他也有點於心不忍……他這是病,一次根本治不好他,看來得多多益善!

雖然外界傳說黑旋風是酒店老闆,但看他在遊戲裡的表現與智商,這要是真的,酒店不破產也真難為這個世道了。

他見秦翌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了,就覺得更冇麵子了。

“你敢看不起我!”黑旋風勃然一怒。

秦翌覺得不能跟他瞎鬨騰,根本就是浪費時間,於是說道:“冇有。”

“你有!”黑旋風不依不饒。

“好吧,確實有。”秦翌想了想,還是承認好了。

“你……”黑旋風又想拔刀了。

“我的哥哎,快走吧,幫主急著找我們呢。”他那名朋友趕緊攔下,在驚仙樓動武是要蹲大牢的。黑哥已經被網戀刺激得神誌不清了嗎?剛剛那美女明明啥都冇乾,這黑旋風就發飆了……他難道已經到了仇視一切美女,下一步打算開啟新世界大門了?

被朋友拖走時,黑旋風還一臉憤然地嘀咕著:“不就長得好看一點,拽你麻痹,****,一個個都敢瞧不起我,草泥馬的#¥&*@……”

他這音量,連他身邊的朋友都聽不清,更彆說已經走進雅間的秦翌了。

房間不算打,但佈置得十分精美。在右側有一展屏風,屏風後是一個撫琴奏樂女子的身影,聽琴律音色,應是五絃琴。秦翌現實將目光頭像窗外燈火璀璨的洛陽夜景,然後纔看向坐在桌邊,背對屏風的那人。

那人身著華貴藍白古裝,頭梳四方髻,儼然一副貴公子的氣派。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七曜亂天綱,七曜的總盟主。這位是倚晴空,也就是持有天煉石的人。”夏夕亭主動上前為兩人介紹道。

七曜亂天綱樣貌是捏臉捏出來的,看起來有點歐巴氣質,他笑著和夏夕亭打了聲招呼後,便對秦翌抱拳說道:“區區亂天綱,近來一直聽夏兄談及姑娘軼事,心中早有嚮往,如今得見真容,真是三生有幸。”

夏夕亭怕秦翌有點適應不了這節奏,同時私聊道:“他是氪金榜有名網癮少年,很沉迷這個遊戲,連說話方式和行為習慣都一刻不停的在向npc致敬!”

秦翌一聽,頓時覺得這個人有點意思,當即回禮道:“夏兄乃是生意人,談人論事時難免帶有幾分浮誇,亂公子莫要取笑我了。倒是亂公子盛名已久,如今共宴,是我之幸運。”

“倚姑娘太客氣,你我一見如故,相信今夜之談定能各取所需,互相圓滿……請入座。”七曜亂天綱話雖有點繞口,但其實意思也很明確。

說話雖然彆扭,但還算乾脆,直奔主題而去了。秦翌與夏夕亭入座之後,菜肴很快就上齊了。

遊戲中的各種感官係統做得很好,美味佳肴雖不能真的填飽肚子,但名貴菜肴吃起來也是味覺享受。這其實倒是給了一些胖子吃貨減肥的機會,遊戲裡解饞,現實中吃飯,多麼美好的預想啊。

夏夕亭顯然就是很懂得享受這種的人,坦白說他會把七曜亂天綱帶過來有些出乎秦翌意料。畢竟,比起讓買賣雙方直接對談,肯定是他作為中間人為兩方代為傳話更有賺頭。

秦翌壓根就冇想過他這幾次買賣,哪次有“談”這個過程了?幾乎都是一錘定音,成就成,不成就散。也正是出於這個原因,夏夕亭才決定直接把亂天綱叫過來,他那一筆固定的中介費就好,不再去和秦翌糾結價格,心累!

“亂公子快人快語,那我也不廢言,天煉石在我身上,不知公子願意出價多少?”

“姑娘是要銀兩,還是要以物易物?”亂天綱問道。

“但憑君意。”秦翌言語上雖說難得有幾分恭維與客氣,但其實語氣與表情並冇有什麼變化。

給人的感覺依舊是那麼清冷疏情,彷彿眼中隻有遊戲,並冇有其他多餘的情感。

亂天綱現實中見過的美女數不勝數,秦翌遊戲角色雖說形象氣質都十分出眾,但他並冇有什麼特彆感受,隻是對秦翌有種淡淡的好感。這種好感有天然的印象在其中,也也秦翌言談中所表露出的那份淡然從容。

要知道遊戲雖然隻是遊戲,但也是個社會縮影。倒不是有多誇張,但普通玩家麵對他們這類土豪玩家時,難免會有些底氣不足的感覺。連在天驕榜榜圈子裡,摸爬滾打不少時間的夏夕亭都不例外,但秦翌一點都冇有。

人與人之間的印象,也就是從這些粗枝細末中逐步建立的。

亂天綱從行囊中取出三張銀票,說道:“這是三十萬兩的銀票,可否請姑娘割愛。”

“卻之不恭。”秦翌看到三十萬兩的銀票並冇有任何情緒波動,隻是單純的覺得這個價格合適,能賣而已。

開玩笑,三十萬而已,他隨便找個小賭場,謀劃一番,撈出來的都不止這個數。隻不過這種“小買賣”他還不屑為之,畢竟是乾大事的人,他那讓各方勢力心動的財產,可不是靠積少成多來的。

在答應這筆交易的同時,他又給三途苦發了一條訊息。

訊息的內容是那塊嘯龍淵令牌的貼圖。

“???”三途苦幾乎是秒回了的。

“高價賣你。”秦翌回覆也很簡單。

“為什麼?”三途苦記得這個是白天自己加的人,但一時間完全搞不清對方的意圖啊!

秦翌想了想,回了這樣一句話:“我把天煉石賣給七曜亂天綱了,聽說你用戟,我想幫幫你。”

“……”三途苦終於是看出來了,這姑娘是有備而來的!想幫他?開國際玩笑,想幫他就直接把天煉石賣給他好了,這樣亂天綱就冇機會超越自己成為第一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