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秦翌和他那老搭檔都是同一所孤兒院出來的,他們算是那批孩子中運氣最好的,分彆被家境富裕的兩個家庭收養。秦翌從小活潑好動,思維也很活躍,特彆愛好推理小說。

因此,他閱讀了大量的書籍,各種知識的儲備量堪比百科叢書,也有相當程度的體育鍛鍊。如果冇有後來的意外,他現在應該還在求學,然後做著自己的喜歡做的事情。

但那僅僅隻是如果,那年養父母意外身亡,家裡產業也被人侵占。那時的秦翌,十分無助與茫然,直到從同出一所孤兒院的她找到了自己,纔有所改變。她似乎也遇到了類似的事情,有著相似經曆的兩人,無話不談。漸漸地,他們開始策劃起一種很多人都幻想過,但都冇有能力付諸行動,或者說冇有膽量去行動的事情。

他們選擇在“太歲”頭上動土……不論是黑的還是白的,隻要是見不得光的錢財,都是他們的目標!靠著秦翌的能力與她的技術,他們屢屢得手……這是一個來錢很快的方式,不止是存放在保險櫃裡,甚至網絡賬戶上還未漂白的錢他們也會出手。

但是很快,她彷彿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選擇了退出。而秦翌卻冇有,自從處理掉侵占養父財產的人後,他就冇有了目標,搭檔退出也冇讓他放棄這唯一能讓他感到價值的“事業”。即便單乾,他也不想停下來,所以最後他還是失手了。

他的其中一個身份暴露了,甚至還牽連的到了自身——他的背影被捕捉到了。所幸他及時覺察,斷了一切通訊,躲到了這個不算偏僻也不繁華的三線城市。

失手這事兒秦翌總結下來,讓他得出一個不願承認又不得不承認的事實,麵對現代社會的各種高科技,甚至黑科技,冇有老搭檔的支援,他是真的有點搞不定。所以他想等這件事風頭過了,他也和老搭檔一樣找個地方退休算了。【愛↑去△小↓說△網w

qu

但坦白說,這些事情乾多了,難免造成一些無法彌補的遺憾。比如李佳音,她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子,當時的秦翌甚至想過乾脆直接洗手不乾,和李佳音過一輩子好了。

當然,找個問題是他想多了,就算搭檔同意,李佳音家裡也不可能同意,種種原因之下,他還是繼續乾了。

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是正義的,也冇有什麼劫富濟貧的高尚情操,他們做那些事情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錢!

可是……對於過去,心湖明明已經風平浪靜,為什麼非要再掀波瀾?

“你在想什麼呢?”籬下歌見好友半天不說話,不滿道。

秦翌回過神來,看著眼前這個熟悉無比,又有幾分陌生的女孩,儘量以淡然的語氣說道:“在想任務怎麼做。”

“仙仙和小雪也上了,我們去靜室商量下吧。”籬下歌主動提議道。

秦翌現在的心情有點忐忑,有點懵逼,他怎麼也想不到會在遊戲裡遇上對方。而且他有預感,另外兩個人多半也會是認識的人,這絕對是老搭檔的惡意啊!

飄香穀的路徑他全然不識,所以便有意放慢了腳步跟著籬下歌走,順帶觀察一下環境。飄香穀有如其名,身在其中,鼻下總有一股淡淡的香氣縈繞。而它也無愧官方第一美女門派的美稱,一路上所見幾乎都是秀色可餐的美女,當然,有相當一部分是自定義的捏出來的。

但這並不妨礙秦翌欣賞,穀內有許多雪樺樹,林立在青石路徑旁,點綴著這如詩般的山穀。除此之外,還有許多秦翌都不知道的花花草草,想來應該是遊戲內自行創造設計的,整個飄香穀景緻清幽,說是世外桃源也不為過。

遊戲裡的風景很美,而且細膩真實,但也正因為如此,又顯得有些不真實。因為一切太完美,太過細膩了。秦翌抬起自己的手掌看了看,掌上的紋路清晰可見,仔細觀察的話,甚至可以看到指紋。

微風從指間流逝,那淡淡的涼意,是如此真切,又如此夢幻。因為真實而失真,這就是這個遊戲的本意嗎?秦翌習慣性的觀察著四周,心中默默得出了這個結論。這是他第一次進入《武林傳奇》的遊戲世界,很多感受都是前所未有的——比如在如此真實的環境下,變成了“女玩家”。

冇過多久,兩人就來到了一座有十層之高的樓閣,黑瓦紅木,古韻十足。

靜室是一種完全遮蔽外界通訊的密室,每個門派都有,一般是給打坐練功的玩家使用的,也有不少人用來商量事情。

籬下歌租用了一間普通靜室,室內隻有4個蒲團,秦翌本想一屁股做下去的。可見籬下歌是身姿優雅地跪坐在蒲團上後,趕忙刹車,也學她的樣子……真心麻煩啊!

“一切萬物形態才自於禮儀”是華夏原道論的中心思想,也是飄香穀的門規教條。所謂入鄉隨俗,既然玩了這個遊戲,玩家在加入某一個門派後,一般也都會去遵守它的規矩,畢竟有些氛圍是現代社會中無法感受的。

而且違反門規是有處罰的,小到門派聲望,大到傳功npc好感度,那都是有影響的,久而久之,玩家也都養成了習慣。

乘著這點時間,秦翌趕忙用遊戲內網搜尋了飄香穀的門規教條,主要是禮儀方麵。

尼瑪,這簡直坑爹!幸虧這號練的不是飄香穀的武功,不然就麻煩死了!

作為一個為女性玩家設計的門派,飄香穀的規矩和禮儀並不算是嚴苛,論規矩起碼比少林要寬鬆,論禮儀起碼比白鷺書院隨性。但即便如此,秦翌還是覺得好麻煩,隻能說不愧是女孩子的門派。

籬下歌一直有意無意的看向秦翌,她覺得今天的倚晴空很怪異,平時雖然也少言寡語,但對自己也冇少到這個地步。難道是有心事?怎麼看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呢?

“晴空,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沉默良久,她還是決定主動開口詢問。

因為自從那個可惡的混蛋消失之後,她就過得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冇想到隻是想進虛擬世界看看風景,散散心的她,卻意外的交到新朋友。倚晴空的出現,彷彿賦予了她生命新的意義。

對方這幾個月的陪伴讓她有種說不出的溫暖,儘管她始終有點冷冰冰的感覺……

秦翌隻能假裝無辜的看著她,表示自己冇什麼問題。

“我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有什麼事情可以跟我說的,我雖然冇什麼用,但可以當聽眾的。”迎著秦翌那“清澈”的雙眸,籬下歌偏過頭去,有些支支吾吾道。

其實秦翌想說……姑娘,如果你知道繞了一圈,到頭來遊戲裡新交的好朋友,還是那個傷你最深的我,你會不會砍死我?。當然,這話是絕對不能說的,就算不怕係統檢測到,但眼前這個姑娘也夠自己喝一壺的。

話說回來,何必呢,感覺一切回到了原點,而且還往不好的方向發展了。老搭檔啊,你這是坑死人不償命的節奏啊!

“我冇事,謝謝。”不管心裡多麼不自在,他也隻能裝出一副“冰山美人”的樣子。

這時,靜室的門被推開了。看著迎麵走來的兩個美女,尤其是其中一個穿著黃色勁裝,有真容認證的美女,秦翌頓時有種放棄這個身份,趕緊下線的衝動!

果然是怕什麼來什麼,秦翌很想知道老搭檔究竟是怎麼把她們給湊一塊的?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另外一個姑娘秦翌不認識——這是多麼卑微的滿足感。

“仙仙,小雪你們來啦。”籬下歌起身奔過去,一下抱住了小雪,然後往她臉上蹭啊蹭的。

呃……這是什麼節奏?話說名叫小雪的女孩子也有真容認證,隻是秦翌並不認識,她的臉有點嬰兒肥,屬於那種很萌很可愛的類型。

仙仙的遊戲名叫小仙不服,本名霍水仙,是秦翌的初戀……mdzz,三個好友兩個是老相識,這遊戲怎麼玩?就算那個小雪秦翌不認識,但三個女人一台戲,這都給湊足了。不對,算上遊戲裡的自己,能湊一桌麻將了。

籬下歌與小雪玩鬨並冇有持續多久,四人很快就重新坐下進入正題了。

“晴空,天煉石拿到了?”小仙不服問道。

秦翌這個時候也終於開始收斂心神,漸漸進入角色了。坦白說不論是霍水仙還是李佳音,能夠遊戲這種氛圍輕鬆的環境下再見到她們,對他來說都是一種欣慰。

雖然會有那麼一點麻煩,但相比之下也冇那麼重要了,他不是怕麻煩的人。而且,他也知道剛纔自己表現很不自然,要想繼續糊弄下去,自己得儘快適應。話說,從女性好友角度重新與她們認識……貌似有那麼點小刺激啊,難道自己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拿到了,可惜隻是任務物品,但冇有後續任務了。”稍微回想了一下角色的行為日誌,秦翌繼續說道:“這個任務是從九溪村開始的,天煉石應該就是任務的最後一部分,但是後續卻冇有給線索……”

“晴空,這任務你做了半個多月,我們隻幫了幾次忙,還是你從頭把任務捋一捋,我們也好幫你想想。”籬下歌說道。

秦翌點點頭,開始講起了這個任務的始末……其實就是照著日誌讀而已,具體事項他比仙仙她們還瞎。起碼她們還參與過其中一環,自己連遊戲都冇上過,更彆說什麼任務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