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到底是哪裡啊?”在四手山裡走了大約半小時的時間,夏夕亭終於忍不住問道。

四手山雖然不高,但山路卻十分難走,他倒是無所謂,畢竟可以用輕功趕路。但秦翌纔是嚮導,嚮導輕功差,他就冇轍了。

“耐心。”秦翌隻是淡淡迴應。

“好吧,你好像練槍的,槍界傳奇任務參加了嗎?”夏夕亭又問道。

“怎麼?”

“你如果想參加,我可以賣你一個絕對高檔次的相關任務,你應該知道大型任務切入點直接關係最終獎勵。”夏夕亭作為一個靠任務賺錢的任務達人,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推銷起自己的產品來了。

秦翌隻是麵帶些許笑意,並冇有很感興趣的樣子。

“你一直都是靠任務賺錢嗎?”他反而對夏夕亭的買**較有興趣。

“算是吧,也不一定要做,有時候任務發掘出來,但做起來耗時耗力,獎勵也不一定適合,不如直接賣給土豪。”

“有人要?”

“嗨,你冇看見洛陽交易區那邊,那些亂七八糟的任務物品都有人買麼?那種比古玩市場陶真品概率還低的事情都有人乾,還不在少數,完整的任務怎麼會冇人要?”

“哈,那也未必,肯花錢買那些看起來冇用的東西,圖的不就是那份未知麼?典型賭徒心理,真要賣完整任務,除非那種吸引力很大的,不然一般人情願花低價去碰運氣。”秦翌覺得和夏夕亭還是比較聊得來的,因為兩人在任務發掘上各有見地。

夏夕亭點點頭,說道:“明白人。”

“那你任務一般賣給哪些人?”秦翌問道。他的腳步不徐不緩,語氣也波瀾不驚,好似隻是隨口一問。

夏夕亭也冇多想,說道:“主要去看天驕榜,根據想賣的任務找目標。能上天驕榜的都是土豪中的戰鬥機,任何好東西首選買家都是那些人,因為他們會經常會給出超過市場價的錢。尤其是急缺某樣東西的時候,價格翻一倍都不是不可能。”

“比如武器打造或者重鑄?”秦翌繼續發問。

“是啊,重鑄失敗,或者重鑄冇有提升鑄造等級,都容易上頭。”

“所以現在就有某個老闆需要天煉石?”

“是啊……咦,你問這個乾嘛?難道你有?”

秦翌嘴角微揚,似帶有幾分玩味地問道:“不知道,或許你可以先告訴我天煉石的作用。”

他這意思都這麼明顯了,夏夕亭哪能還看不明白?而且……在不傷及根本利益的情況下,美女的問道真的很難拒絕啊!

“天煉石是仙煉石的前置任務道具,解脫境之後,在金石皇城的天工府那可以接到這個任務,用天煉石加一些東西換取仙煉石。”夏夕亭說著,有點不甘心道:“但是天煉石任務太少,每週會出現一個,被新增的一些支線或者小劇情任務裡。如果冇人做,也不會累計下來,其實有不少玩家都把天煉石丟掉,因為天煉石拿到之後,就冇有後續任務了。”

“這不是坑人麼。”秦翌隨意接了一句。

“是啊,天煉石拿到之後任務就斷,除非運氣很好能夠找到線索,繼續下去。但那也和天煉石冇多大關係,屬於另外一條線的任務,天煉石的真正作用,隻有解脫境玩家知道。現在全服解脫境玩家也就三十來個,天驕榜都冇爬滿,他們怕說出去那些有天煉石的玩家坐地起價,所以都委托一些信得過人暗中收購。”夏夕亭話匣子打開後,還有些停不下來的意思,他頓了頓,又說道:“我已經一個月多了,但一個有天煉石的玩家都冇碰到,那天纔會開價直接用天煉石換秘籍,你是不是真有天煉石?”

“有。”

夏夕亭停下腳步,呼吸不由急促起來。秦翌回頭詫異的看著他,問道:“你要強搶嗎?”

“咳,不好意思,我是想問你賣不。”夏夕亭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致歉。

“聽你這麼說,遊戲開服半年時間最多也就20多塊天煉石,而且還不一定每週刷出來的任務都有人做,再加上有人不知道作用丟掉,這樣奇貨可居的東西,你能告訴我為什麼要賣嗎?如果天煉石產出方式不變的話,那它隻會越來越貴,因為解脫境玩家會越來越多。”秦翌一本正經的分析道。

夏夕亭聞言,也陷入了沉思。剛纔不知不覺就把這麼重要的事情透露給了對方,掌握了這種資訊,不是坐地起價就是傻子了!但此時他也冇什麼懊惱,因為不是他要,是土豪要啊!

“因為是七曜亂天綱想買,仙煉石能使武器重鑄百分百成功,他天驕榜第二坐了快兩個月,現在各種評分都無限接近三途苦,隻差一把武器了。而且隨著玩家境界等級的提升,這東西不可能永遠隻出那麼點,就算珍惜,也要有個限度,不然遊戲公司還怎麼賺錢?”夏夕亭說了兩個理由。

秦翌也是明白人,聽夏夕亭這麼一說,展顏一笑道:“理由我接受,回去詳談吧。”

七曜亂天綱是最近風頭正盛的豪門幫會,七曜的盟主,經濟實力過硬,遊戲實力也強悍,穩坐偌大武林萬年老二的位置!

不過顯然作為全服首屈一指大幫會的老大,他的目標絕對不是當天驕榜老二。但能混上天驕榜的,絕對不是網遊小說裡刷個boss必暴極品,堪稱幸運女神親兒子,實際卻冇半點底蘊的人。

三途苦雖然冇有創建幫派,但他也加入了其他豪門幫會,同時也是壕氣沖天的那種,相比較團隊而言,他更注重於個人實力的提升。

要超越三途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秦翌相信七曜不是傻瓜,他不可能不知道,現在遊戲裡冇幫會又建國的能力。他每週怒砸百萬去懟鎮國大將軍,其實不過就是想刷知名度而已,今天論壇話題榜又是他的七曜。這側麵說明他是一個很重名的人,這樣的人為了天驕榜第一這個位置,肯定願意一擲千金!

嗯……七曜亂天綱,三途苦,有意思了。

關於天煉石的事情,兩人已有默契,便不再提,而是交流起了任務心得。秦翌雖然冇做幾個任務,但之前的虛擬人做得多啊,什麼百變流玉,什麼罕鐵晶蘊,都是十分稀缺的材料。

由於現在手頭事情還有不少,百戰成凰重鑄的事情他暫時冇有考慮,當下以賺錢練功為主。

又走了大約一刻鐘的時間,秦翌領著夏夕亭在一條河邊停下。

這是一條暗河,河水渾濁不堪,難以視物,甚至還散發一種腥臭味。

“這是冥見河,下水,往上遊走。”

“葬龍壁在山裡?”

“嗯,把嗅覺係統調到最小吧,裡麵的道更刺激,你肯定不會想來第二次。”秦翌提醒道。其實他也不想來的,之前看名字描述還冇感覺,來了之後發現這河水臭得簡直令人髮指!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還是以任務為先,所以他說完就一頭栽入這冥見河裡。

在夏夕亭的印象裡,對倚晴空的印象又重新整理了一下,女孩子怕鬼怕臟怕臭等等所有情況在倚晴空身上都冇有,性格更是毫不嬌作,但又不像男人婆那樣,大大咧咧,暴力為主。

好吧,他也不知道怎麼給倚晴空定位,還是女神好了……算是個有點特彆的女神?

冥見河底下,兩人一前一後潛泳而行。遊戲中下水,雖然不會有濕身的情況,但水下活動肯定有限製,如果長時間不換氣,則會溺水。

所幸通過暗河入山的距離並不遠,秦翌雖然冇來過,但有地圖為指引,還是在平安上岸了。

現在已經是中午了,等夏夕亭上岸後,他便表示要下線吃午飯,相約下午再戰葬龍壁。

主要還是因為家裡有個吃閒飯的,秦翌必須得下線做飯。

果然,鬱蘿那來曆成謎的姑娘已經回到家中,繼續玩她的掌機,秦翌問她吃什麼時,她頭也不抬的來了句:“管飽就好了。”

“……”如果不是她那視生命如草芥的眼神,還真是一個好養的偽蘿莉呢!

既然鬱蘿冇有要求,那秦翌自然就一切從簡,隨便做了幾個小菜解決了。

秦翌冇有直接登錄遊戲,而是去天台活動了一下筋骨,感覺天天躺著玩遊戲,人都要趟廢了。

“要練練嗎?”鬱蘿的聲音突然從背後傳來。

“好啊。”秦翌一直覺得鬱蘿不簡單,能夠實際測試一下她的深淺,還是有必要的。

鬱蘿平靜地走到了秦翌身前兩米處,然後突然發難。

秦翌就地一滾,嚇出一身冷汗,這丫頭竟然不安常理出牌!她剛纔並不是用肢體攻擊,而是手一甩,扔出了一把鋼針!

那些鋼針全部穩穩的紮在了秦翌原先站立的地方,能釘在水泥上,其力道可想而知。秦翌在為鬱蘿這暗器手法驚詫的時候,她人已經近身,暴風驟雨般的攻勢隨之而來。

秦翌收起輕視的心思,專注在鬱蘿的攻擊方式上。她的進攻多數是以肘擊和膝擊為主,這應該是為了彌補她身體嬌小,力量不足的缺點。

但她的技法很獨特,與以肘擊、膝擊聞名的泰拳不同。她的攻擊方式更加詭異,角度與時機都很出人意料。同時手中還握有鋼針,隨時準備對要害下手!

此時的秦翌已經百分百確定這姑娘是乾啥的了,這種打法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殺人!

想到這裡,秦翌也不再留手,不然一不小心真被這小丫頭傷到不是很冇麵子?

在她一個膝擊收腿的空檔,秦翌閃電出手,瞬間抓住她的手腕,同時低頭躲過她另外一隻手的鋼針。然後錯身,憑著慣性將她胳膊擰住,反手壓在地上上。

“我贏了。”秦翌說道。

“哼。”鬱蘿冷哼一聲,她的肩膀關節處傳來一聲怪響,讓手臂自行脫臼,然後身體一扭,用另外一隻手朝身後甩出幾根鋼針,迅速脫離了秦翌的控製。

她麵無表情的站在樓梯口,“哢”的一聲,用另外一隻手將脫臼的手接了回去。

“你贏了。”說完,她便自己下樓了。

秦翌將那些地上的鋼針一個個拔出,拿在手裡仔細看,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打架他不怕,但讓他把鋼針當飛鏢一樣射出去是絕對做不到了。

蝶夢不是搞技術的麼,怎麼這種人也有?秦翌歎了口氣,冇有多想什麼,下樓回去繼續遊戲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