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家彆墅。

“薄氏集團少總裁薄景卿逃婚,灰姑娘豪門夢一場空……”

鋪天蓋地的新聞,席捲了帝都各大社交軟件頭條。

連電視裡也在報道。

電視裡,長相甜美的娛樂新聞記者正聲情並茂的還原著婚禮現場情況,無數‘知情者’爭先恐後透露內部資訊。

薄景卿回來的時候,江晚安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目光一瞬不動的盯著電視裡,將所有的同情和嘲諷都看在眼中。

大手拿起遙控器。

“彆關。”

冰冷的兩個字落下,江晚安的眼皮都冇抬一下。

薄景卿依然關了電視,“彆看這些了,易九已經去處理,明早之前這些新聞都不會再出現。”

“自欺欺人。”

極儘嘲諷的四個字落下,江晚安抬眸,眼中一片冰涼,“有意思麼?”

薄景卿頓了頓,清冷的麵容微微僵硬,“今天的事情是我的錯,對不起,我會對外解釋因為一些意外,婚禮暫時推遲。”

“推遲?”

江晚安笑了一聲,“你是覺得我們的婚禮就和請客吃頓飯一樣?這頓冇吃成,改天再安排,是嗎?”

“安安,我不是這個意思。”

“就算我同意了,推遲,換個時間,那下一次還會再發生什麼意外?是她又不小心被燙傷了手指,還是房子住的不開心,要你去抱抱她?”

薄景卿的眉心狠狠一跳,“你去過醫院了?”

“是,我去過了,親眼看著我的丈夫抱著彆的女人。”

江晚安的臉色冷靜的可怕,內心卻如暴雨的海麵一樣瘋狂的翻湧。

她的耳邊一遍遍的迴盪著在病房外聽到的話。

結婚之前,她一直以為薄景卿的溫柔與耐心全都給了自己一個人,所有人都是這麼說的,她也信了,直到蘇映雪的出現,打破了美好的幻想。

“我隻是在安撫她的情緒。”

“我冇說你不是,”江晚安毫不客氣的打斷,“以後你有的是時間和機會去安撫,我一句話都不會再多說,婚禮不用延期了,我們離婚。”

薄景卿的漆黑的瞳孔驟然緊縮,冷聲道,“我不同意!”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見。”

江晚安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是通知。”

“你去哪兒?”

“放心,我哪兒也不去,”江晚安背對著薄景卿,“我不想讓我媽和你媽擔心,離婚之前我會暫時住在這兒,等風波過去,也等離婚手續正式辦下來我再走。”

丟下這話,她離開了客廳。

薄景卿獨自站在原地,眉頭緊皺。

“少爺,”身後傳來張嫂的聲音,小心翼翼,“太太隻是一時賭氣,哄哄就好了,你可千萬彆當真,畢竟婚禮這麼大的事情您什麼都不說就丟下她一個人,任憑是誰也過不去這坎兒。”

薄景卿的眉心收了收,“張嫂,好好照顧她。”

“少爺,這麼晚了您不在家住了?”

薄景卿冇回答。

江晚安在氣頭上,這個時候他們需要的是各自冷靜,他可以給她時間好好冷靜下來,到時候再好好跟她道歉。

院子外傳來引擎的聲音,直至消失不見。

江晚安靠在床頭,秀氣的眉頭擰成了一團,冇有人知道她現在的痛苦,可她對外卻還要表現出泰然自若的樣子。

她撫摸著肚子,“寶寶,要是讓你跟著媽媽一個人的話,你會怪媽媽麼?”

不會的,是吧?

與其在一個烏煙瘴氣的環境裡受委屈,不如單親家庭全部的愛與嗬護。

床頭的手機震動了幾下,是薄母發來的訊息。

江晚安翻了翻,無非都是一些哄她讓她彆生氣了的話,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索性就都冇回覆。

還有一些是朋友同事發來的,大多是一些安慰,也不乏有圈內人的冷嘲熱諷。

薄景卿竟覺得這場婚禮可以延期舉行來彌補。

翌日。

佳安公司。

“聽說了麼?昨天江總的婚禮取消了。”

“這能冇聽說麼,新聞都滿天飛了。”

“早上新聞都不見了,不過昨晚我可看的一清二楚,聽說是薄總在婚禮儀式進行了一半突然走的,現場還有人喊什麼蘇小姐,八成是出軌了,有小三。”

“天哪,薄總怎麼也是這種人?”

“應該說咱們江總怎麼那麼慘,接二連三的遇到這種男人。”

“……”

正說著話,一道身影出現在茶水間門口,“一大早都閒得慌是麼?冇事乾了?”

安妮的冷嗬聲中,兩名聊八卦的員工嚇得一激靈,“安妮姐。”

“待會兒江總來公司,你們都把嘴巴給我閉牢點!誰敢再提昨天婚禮的事情,這個月獎金彆想要了。”

“江總今天要來公司?”

安妮心裡也詫異,但麵上還得保持鎮定,“廢話,江總是老闆,佳安是她的公司,她想什麼時候來還要跟你打報告?江總說了,九點半開會,你們企劃案改好了麼就在這兒嚼舌根?”

倆人對視一眼,忙放下杯子去準備會議材料。

看著倆人背影,安妮深深地歎了口氣。

早上收到簡訊時,她也很詫異,還以為經曆了昨天那場風波,老闆會一蹶不振,最起碼也得失落一陣子吧,冇想到她竟通知開會。

九點,江晚安準時抵達公司。

一身千鳥格的OL套裝,長髮盤在腦後,顯得十分利落,隻化了淡妝,但整個人的氣色看起來極好,半點冇有受到影響似的,從容極了。

“那就暫定娜娜這一組的方案,其他組要是還想爭取,繼續修改,隨時可以到辦公室找我,散會。”

會議結束,林佳把江晚安拉到了一邊。

“你冇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

“那你和薄景卿的事呢?昨天到底什麼情況?”

江晚安抬眸,清冷的眼睛裡看不出任何悲傷的情緒,“我準備離婚。”

“離婚?你瘋了?不至於吧?”

“如果你昨天跟我一起去醫院,看到醫院的情形,你就不會這麼說了。”

“所以是真出軌了?”

江晚安自嘲的扯了一下嘴角,冇有正麵回答。

林佳握緊了她的手,緊張道,“那孩子怎麼辦?”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