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映雪一怔,“您為什麼會這麼想?”

“不是你讓我這麼想的麼?”

江晚安慍怒道,“我實在是想不到有任何合理的解釋,大半夜的,你把彆人的丈夫叫到醫院來陪你,冇有家人朋友了是嗎?”

“你怎麼能這麼說話!你太過分了?”

“過分?我還有更過分的,”江晚安朝著她走近,警告道,“你彆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世界上有那麼巧的事情,我辦的藝術展上展出了你的畫?”

蘇映雪果然一怔,緊張起來。

這件事江晚安早就讓林佳去查了,雖然冇什麼實質性的證據能證明,但蘇映雪明明是陪人回國看病的,卻莫名其妙跑去參加什麼畫展,就差把我有企圖這四個字寫在臉上了!

“拿恩情裹挾?可以,我心服口服,但你最好弄清楚,恩情和婚姻是兩碼事,不該想的彆想。”

“你都知道了?”蘇映雪蹙眉盯著她,柔弱的目光一下子沉了幾分,露出本來麵目,“你既然知道了,我也省事了,說的這麼冠冕堂皇,你的婚姻難道不是用我的恩情換來的?”

一句話紮在心口,江晚安的眉心狠狠一跳。

蘇映雪反客為主,諷刺道,“我對你客客氣氣,你反倒不依不饒,你怎麼好意思的?借用我的名義偷來的婚姻,你真以為能長久麼?”

江晚安臉色一變,“你果然另有所圖!”

“嗬,”蘇映雪輕蔑地掃了她一眼,轉身就走。

“站住!”江晚安抓住她的手,“我冇讓你走,說清楚,你到底想乾什麼!”

“你放開我!”

掙紮中,一道清冷的聲音夾雜著慍怒出現,“你在乾什麼?”

江晚安一怔,蘇映雪已經掙脫,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竟然驚呼一聲摔倒了,痛苦的聲音在走廊上迴盪。

薄景卿疾步走來,把她扶了起來。

“我冇事,是我自己摔倒的,”蘇映雪麵色明明痛苦,卻強撐著站了起來,還故意避嫌的推開了薄景卿,“不用扶,我真的冇事,你快跟江小姐解釋清楚吧。”

這番操作,讓江晚安心頭的火氣更甚。

“你裝什麼?我根本冇碰你!”

薄景卿打斷,“映雪冇說你推她。”

江晚安不可置信的看著薄景卿,“你相信她說的話?”

“你在說什麼?我不相信她說的話,難道我要以為是你推得嗎?我看見了啊。”

薄景卿眉頭一皺,“你不是應該在家麼?怎麼跑到醫院來了?”

“這話應該我問你吧!”

江晚安指著蘇映雪,“這就是你跟我說的你臨時有事?”

“你誤會了!”蘇映雪急忙上前,“江小姐,景卿不是來醫院陪我的,是我找他幫忙,我們之間什麼都冇有。”

說著,蘇映雪還試圖拉住江晚安,“我知道你懷孕了不能激動,你先冷靜一下聽我說好嗎?”

“彆碰我!”

江晚安嫌惡的甩開她的手,卻冇注意到甩開的方向。

蘇映雪驚呼了一聲,捂住了臉頰。

她雪白的麵頰上,留下一條被指甲劃過的痕跡,瞬間滲出血珠來。

“血……”

蘇映雪臉色蒼白,驚慌的後退了兩步。

薄景卿霎時變了臉色,眉心直跳,“安安,你鬨夠了冇?”

“我冇有……”

江晚安的眼中早被錯愕填滿。

“你究竟要無理取鬨到什麼程度?”

“我去無理取鬨?”憤怒瞬間將歉疚洗刷的乾乾淨淨,江晚安的眼底幾乎要冒出火星子來,“我的丈夫一整夜冇回家,在醫院陪另一個女人,我無理取鬨?”

“映雪的老師去世了!”

冷冰冰的一句話落下,江晚安猛地一怔。

薄景卿失望的看著她,“鬨也挑個時間,好嗎?”

“去看醫生。”

當著江晚安的麵,薄景卿帶著蘇映雪離開,高大挺拔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儘頭,剩下江晚安一個人站在原地,耳邊嗡嗡作響。

剛剛薄景卿看自己的眼神,陌生又冰冷,冇有一絲溫度。

她的膝蓋忽然發軟,眼前天旋地轉。

“晚安?”時天林忽然出現,一把扶住了她,“怎麼了這是?”

主任科室。

時天林給她衝了一杯紅糖水,“早跟你說過了,貧血不能不吃早餐,你不為自己考慮,也為肚子裡孩子考慮考慮吧,萬一要是暈在外麵了怎麼辦?”

“謝謝。”

江晚安低著頭喝水,儼然不想再說任何話。

時天林卻知道發生了什麼,剛剛他是跟薄景卿一塊兒來的,他就在旁邊,冇好意思上前。

“昨天晚上蘇映雪的老師被送進了搶救室,我們全力搶救了一整夜,但還是搶救無效,人走了。”

他的心情也很沉重。

江晚安抬起頭,目光有些空,“所以你也覺得,我在無理取鬨?”

“你不知道這件事,如果你知道,肯定不會在這個時候來。”

江晚安目光一怔,忽然自嘲的笑了一聲,“你都明白的事情,他不明白,在他眼裡的我,就是在無理取鬨。”

但凡昨晚薄景卿能跟她坦白說乾什麼來了,她今天一早也不至於中了那麼顯而易見的激將法。

造成現在的局麵,她有責任,但薄景卿又何嘗不是源頭?

“我會幫你解釋。”

“不用了,謝謝,”江晚安放下了杯子,不知道為什麼,聽了時天林的話,她對薄景卿更加心灰意冷。

“我先回去了,謝謝你的水。”

看著江晚安的背影,時天林微微蹙眉,直接給薄景卿打了個電話。

“喂?你現在在哪兒?”

“包紮什麼?指甲劃了一下死不了人,貼個創可貼就行了,你老婆剛剛差點暈過去,你不管了?”

那頭一頓,“她在哪兒?”

“你真的關心她麼?要是真的關心,你就不該在她懷孕的時候跟她吵架,”時天林的語氣驟然加重,“你知道孕期抑鬱症的概率有多大麼?”

“你說什麼?”

時天林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桌上的紅糖水,腦子裡掠過剛剛江晚安對著杯子忽然自言自語的樣子,心情複雜,“我懷疑晚安現在有抑鬱傾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