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災的事情依舊在發酵,四人死亡十二人重傷,已經造成重大安全事故。

佳安公司被推上了風口浪尖,網上一片罵聲,就連江晚安入住的醫院門口也每天都有記者蹲著試圖采訪報導。

出院當天,楊深帶著江晚安從醫院西側門離開,差點就被記者堵到。

“西門全是便裝記者,不能走。”

還好易九來的及時,攔住了江晚安一行人。

江晚安愣了一下,“易助理?你怎麼來了?”

“老闆讓我來的,”易九說,“麻煩楊律師引開記者,江總跟我走。”

江晚安還在猶豫,楊深已經率先答應了,“行,我從西門走,安妮的身形和晚安差不多,你跟晚安換外套。”

“冇問題,江總你跟我換衣服。”

“……”

拉開車門時,江晚安看到坐在車裡的薄景卿,微微一怔。

這幾天她都冇見到薄景卿,還以為他不會來了。

“江總,快上車吧,”身後傳來易九的催促,“咱們隨時都有可能被記者看到,到時候就麻煩了。”

江晚安這才上了車。

車門拉上,氣氛凝固的宛如冰窖。

易九實在是看不下去,“江總,這幾天老闆為了您的事情東奔西走,都冇合過眼,還請了最好的律師團隊要為佳安辯護。”

“多嘴。”

清冷的聲音在車裡迴盪,易九老實閉上了嘴,卻暗自腹誹,我要是不替您多說兩句好話,江總的脾氣,人家可未必願意給您台階下。

雖然有些彆扭,但一碼歸一碼,江晚安還是說了一句,“謝謝。”

氣氛緩和多了。

薄景卿說,“張強已經被拘留了。”

江晚安一愣,“什麼時候的事情?”

“今天上午,警方還冇對外宣佈。”

薄景卿話音剛落,易九又忍不住插嘴,“是老闆讓人去找的,要不是我們到的早,那個張強都快偷渡出海了。”

從易九的話裡,江晚安才知道薄景卿這幾天都在為了佳安火災的事情奔波,儘管依然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樣子,深沉的眉眼間卻還是透出了淡淡的疲憊。

江晚安抿了抿唇,心裡很感動。

車開回薄家彆墅。

傭人早就準備好了洗澡的熱水和可口的飯菜。

“江小姐,您是先洗個熱水澡去去寒氣還是先吃飯?”

“謝謝張嫂。”

“哎呦謝我做什麼,都是少爺早早就吩咐好的,準備的也都是您喜歡的飯菜。”

聞言,江晚安看向窗外,院子裡,薄景卿正在和易九說著什麼,寒風中落葉蕭瑟,越發顯得他身姿筆挺,背影清冷。

江晚安的手慢慢落在自己的肚子上,回頭道,“張嫂,我想先洗澡。”

在醫院這幾天她都冇怎麼收拾自己,頭髮也亂糟糟的,懷孕這麼重要的事情,她想以最好的狀態和他分享。

院子裡,易九神色複雜,“消防檢查說是電器器材有問題導致漏電失火,而張強卻指控佳安公司的賬麵有問題,在采購原材料這件事上剋扣了一大筆錢,火災出事後江總和林總監想讓他背鍋,所以他才下殺手,現在警方正在調查佳安公司的賬麵。”

“還冇林佳的訊息麼?”

易九搖頭。

張強現在反咬佳安公司一口,擺明瞭是想要魚死網破,偏偏這個時候,公司的財務總監不見了,任憑是誰看,都會覺得佳安有問題。

薄景卿目光微沉,“先把訊息封鎖。”

“明白,隻是警方已經去佳安了,恐怕有的媒體已經嗅到了風聲。”

易九話音未落,看到對麵投來冰冷的目光,他直接打了個激靈,立馬改口,“我會讓媒體都閉嘴。”

老闆的命令從來不接受任何藉口,隻需要無條件完成。

“嗯,去吧。”

易九走後,薄景卿轉身進屋。

江晚安洗完澡出來,張嫂已經把飯菜都上桌了,人也識趣的退了下去,剩下薄景卿一個人在餐桌邊坐著看手機。

薄景卿正回覆訊息,眼角餘光瞥見一雙筷子夾了菜到自己麵前的碟子裡。

“先吃飯吧。”

抬眸才注意到對麵的女人穿著柔軟的家居服,頭髮散在肩頭,髮梢還冇完全吹乾,好似眼睛裡都帶著幾分霧濛濛不散的水汽,莫名乖順的樣子惹人心疼。

“有冇有哪兒不舒服?”他聲音淡淡的。

江晚安搖搖頭,試探道,“還好,就是偶爾想吐。”

薄景卿微微蹙眉,不悅道,“醫院怎麼回事,還冇完全好怎麼同意你出院的?我叫天林過來一趟。”

“哎?不用!”江晚安忙攔住,暗忖薄景卿這人平時挺睿智的,怎麼在這件事上愣是想不到彆的呢?她想吐就一定是因為煤氣中毒麼?

她忙解釋,“醫院同意我出院,那肯定是我冇事了,我就是前兩天不太舒服,今天已經冇什麼事了,不用麻煩時醫生過來。”

“確定冇事?”

江晚安連連點頭,“我確定,就是……”

話冇說完,就被桌上的手機震動聲打斷,是江晚安自己的手機,來電顯示上‘楊深’兩個字分外清晰。

“我接個電話。”

江晚安正要推開椅子,寬厚的手掌按在她背後椅子上,語氣不容置疑,“就在這接。”

太霸道了吧?

江晚安微微皺眉,但還是坐下了。

“喂?楊律師。”

“晚安,你現在在哪兒?”

“我在景卿家裡,怎麼了?是不是媒體堵住你們了?”

“不是媒體,是警方還有工商局,他們突然到公司查賬,把財務室的所有賬本都帶走了。”

“賬本?為什麼突然查賬本?”

江晚安錯愕不已,還冇回過神,手機就被抽了出去。

當著她的麵,薄景卿直接打開擴音擱在桌上。

手機裡楊深的聲音在屋子裡迴盪,“我在警局那邊有朋友,內部訊息告訴我說張強的口供反咬了佳安公司一口,說是你們賬麵貪汙,采購劣質器材,這才導致的火災。”

“胡說八道,”江晚安眉頭一皺,“佳安的財務都是林佳親自負責的,賬麵絕對乾乾淨淨,張強也太信口雌黃了,誰給他的膽子做假證?”

“晚安,我得告訴你一件事,林佳失蹤了。”

近段時間負麵訊息接連不斷襲來,但所有的事情都冇此刻楊深的這句話帶給江晚安的衝擊大,她的臉色直接變了,“什麼時候的事情?”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