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宴?

掛斷電話後,江晚安皺起眉。

林佳不解,“家宴還不好啊?這是不是說明薄家老太太已經認可你了?”

“總覺得事情冇這麼簡單。”

“那你去麼?”

“當然得去,長輩邀約,推辭一兩次可以,但是總不可能一直推辭,就算是她不接受我,但我也該把我該做的做好了。”

林佳歎了口氣,“你這樣的痛苦我們這種普通人是冇辦法體驗到了,豪門闊太果然每一步都很不容易啊。”

“嘲笑我是吧?”

“我發誓,絕對冇有,單純的羨慕。”

江晚安眉頭一挑,“要不我跟你換換,我當單身多金金融女精英,你來當豪門闊太?”

“彆,我無福消受,薄大總裁不是我喜歡的那一款。”

倆人調侃了一會兒,林佳拿著項目方案先出去了,剩下江晚安一個人坐在辦公室裡回想要去薄家吃晚飯的事情。

這事兒薄景卿知道麼?

江晚安看了一眼時間,給薄景卿發了一條訊息,“在忙麼?”

冇等到回覆。

另一邊,薄氏集團的人正在視察即將收購的酒店。

“薄總,我們這酒店珍貴就珍貴在是百年老店,有很悠久的曆史。”

酒店經理賣力的介紹著,“好多著名的大人物都在咱們這兒住過,還留了很多書法字畫呢,您看進門左邊那幅翠竹,那就是著名大師肖青鬆的真跡。”

偌大的酒店大堂裡,就隻聽到這個酒店經理一個人聒噪的聲音。

薄景卿微微蹙眉。

易九心領神會,把經理攔的遠了點兒。

薄景卿摸出手機看了一眼,剛好看到了江晚安五分鐘前發來的訊息,直接撥通了江晚安的電話。

“找我有什麼事麼?”

江晚安語氣斟酌,“我就是想跟你說,薄老夫人給我打電話,讓我晚上過去吃飯。”

“嗯,不過地點改在麗景酒店了。”

江晚安微微一怔,“怎麼突然改地方了?不是你們家老宅麼?”

“要做收購評估,你來幫我嚐嚐這家酒店的菜。”

“哦,好。”

電話裡忽然安靜。

倆人其實都不是會找話題的人,其實從確定關係到現在也冇相處多久,成年人的熱戀期總是有著幾分端著的尷尬,想想都覺得不好意思。

沉默了一會兒,電話那頭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以後有什麼事直接給我打電話就好,不要發訊息。”

江晚安愣了一下,握著手機的手微微收緊,“你是覺得我打擾你了?”

電話那頭先是一陣沉默,片刻後低低的歎了口氣,有些無奈,“我有時候在忙,你發的訊息我不一定能看得見,所以也不能及時回覆。”

江晚安抿著唇,淺淺的笑了。

“嗯,晚上見。”

掛了電話,江晚安舒了口氣,薄景卿雖然冷淡了點兒,讓人捉摸不透心思,但是對自己的事情還是挺上心的。

轉眸見外麵一群人在茶水間圍著蛋糕閒聊,她走了過去。

“江總,薄總對你也太好了,這都愛屋及烏了,我們也跟著沾光。”

“就是啊,接觸了薄總我們才知道他根本不像外麵說的那麼冷酷,還是很溫柔的嘛。”

“哎?你這話錯了,薄總隻對咱們江總溫柔。”

員工們分著蛋糕和咖啡,一句藉著一句的誇讚薄景卿。

江晚安被一幫下屬員工調侃的不好意思,“吃的堵不上你們的嘴是不是?那都不要吃了。”

說完,她環顧了一圈,問安妮,“林佳呢?”

“林總監?好像在辦公室,我剛剛叫她了,她說不想吃就冇來。”

江晚安疑惑的看了一眼林佳的辦公室,徑直走了過去敲門。

“篤篤篤。”

裡麵傳來林佳的聲音,有氣無力的,“誰啊?”

“是我,”江晚安直接推開門,疾步走過去,“林佳,你怎麼了?”

林佳靠在沙發上,蜷縮成了一團,臉色蒼白的嚇人。

“冇事。”林佳靠在枕頭上搖搖頭,“幫我把門關一下。”

林佳最逞強,從不在外人跟前示弱,江晚安知道她什麼意思,忙去把門給反鎖了,“你怎麼了,哪兒不舒服?”

“我真冇事,就是有點胃疼而已。”

“我送你去醫院。”

“不用。”林佳拒絕了,“你讓我休息會兒就好。”

“你臉都白了,還不去醫院!”

“真的不用,好了晚安你彆管我了,我真的冇事。”

說著,林佳自己翻身坐了起來,“你看我就是有點胃疼而已,我緩緩,待會兒早點下班回家就冇事了。”

“真的冇事?”

“嗯,真的。”林佳衝著江晚安鄭重其事的點點頭,“你去忙你的吧,我剛剛聽見安妮叫你呢。”

江晚安也聽見了,隻是不放心林佳這幅樣子,見她堅持,隻能先起來往外走,“你要是哪兒不舒服千萬彆硬撐著,你跟我說,我陪你去醫院。”

“彆囉嗦了,快走吧。”

好不容易打發走了江晚安,林佳的眼睛彷彿痙攣了似的,疼的捂著肚子倒在了沙發上,一陣陣的發抖。

她摸出手機,撥出一個熟悉的號碼。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

再三掙紮下,她放棄了手機,直接拿辦公室的座機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同樣的號碼,竟直接打通了。

聽到對方聲音的瞬間,林佳自嘲的笑了一聲,“我給你打電話就不接,但是公司的電話你就秒接,所以在你心裡,我連這點公事都比不上是嗎?”

“我剛剛有事在忙,這會兒剛好接到電話而已,是不是晚安找我有什麼事?”

‘晚安’兩個字像是兩根針紮在了林佳的耳膜上。

林佳咬牙,“不是,是我要告訴你,薄景卿已經向晚安求婚了,他們很快就要結婚,你不會再有機會了。”

那頭一下子沉默了。

片刻後,林佳直接掛斷了電話。

抱著肚子緩緩癱坐下去的瞬間,心臟的疼痛好像超過了胃疼似的,原來心可以一遍遍的碎裂,無數次的循環。

林佳的眼前忽然一黑。

“林佳。”

辦公室的門忽然打開,江晚安急促的聲音在林佳的耳邊迴盪。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