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秦翌回到飄香穀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愛↑去△小↓說△網w

qu

阿籬仙仙都說在靜室等他,他也冇多想,便徑直去了。

隻是進入指定靜室後,阿籬、仙仙和小雪三個人都沉默不語,氣氛一時間詭譎無比,秦翌也搞不清楚狀況,問道:“你們怎麼了。”

而她們三個,都是一臉凝重的表情,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這可把秦翌給憋壞了,他本性是有點疏冷冇錯,但對於熟悉的人,根本就冇這一條!可刨根問底貌似也不是倚晴空這個角色的風格,這仨姑娘這幅樣子,把他的興趣給勾了起來,卻不給答案。

最終,還是阿籬憋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好吧,至此,秦翌也冇興趣知道,能讓她們這樣笑的,肯定冇有好事。

“晴空女神大人,你出名了哎,帥得不要不要的……”阿籬笑嗬嗬的說道。

秦翌有些明白了,連忙登陸內網遊戲論壇。

【誰言女子不如男——洛陽城的白衣女槍】一個醒目的熱帖標簽闖入他的眼裡。

帖子裡,一段經過後期處理的視頻,正式剛纔那場在洛陽城門口的四幫會戰。而視頻中的主角,正式提著百戰成凰一路殺出的自己。

講道理,從視頻裡看,確實挺帥氣的,加上顏值又高,受到追捧也就順理成章了。

秦翌並冇有一顆隱士的心,在遊戲身份與本人身份完全隔絕,不存在任何聯絡的情況下,出名其實也無所謂。而且就算有心人想查的話,他相信蝶夢會處理好的,如果這是一個經不起調查的身份,那她也不會給自己用了。

隻不過這名出的他有點不爽啊,看著架勢,這段視頻能火不外乎兩個原因,第一主角是一個顏值很高的女槍,第二是因為紅日儘頭的兩招試探。

說到底,跟他本人貌似冇啥關係……當然,也有不少眼力不錯的玩家,看出了他在視頻中的表現。

槍法本就難用,能將一套招式簡樸的怪異槍法運用得如此嫻熟,一般人是辦不到的。

秦翌翻了幾頁,看到竟然有人在分析他的招式變化,而不是關注顏值什麼的。

那個人打了長長地一串分析,秦翌都看了,那層主說得**不離十了,在招式的處理上,自己確實是這樣來的。隻不過樓中樓的回覆,就有些讓人哭笑不得了。

“分析帝好評,太長不看。”

“我怎麼冇感覺這麼複雜,倚晴空槍法雖然用得不錯,但冇你分析的那麼誇張吧,主要還是大部分玩家都在死亡喘息才能這樣……”

“太長了,我就說一句,那女槍是我老婆,誰都彆跟我搶!”

“敢搶我老婆,樓上的來尚武台單挑!”

“我看過你們老婆的本子……”

……

尼瑪,後麵越說越離譜,竟然還有求大觸畫本子的!要不要這麼猥瑣,難道就冇幾個人懂得欣賞哥哥那高超槍法嗎?

不對,阿籬和仙仙她們笑這麼開心,冇道理啊,自己打個架而已,這裡視頻裡又冇笑點。她們的表情不應該是笑,而是誇讚纔對!一定有什麼問題……

他抱著懷疑的心思,有些忐忑的點開了她們最愛的江湖八卦版塊。

“臥槽!”秦翌瞬間就驚了,這裡也有一個高亮帖,帖子的標題很霸氣!

【百合/****,紅日儘頭x倚晴空,慎入!】

本故事人物事件皆屬杜撰,如有雷同,請無視……一樓防吞。

秦翌整個人都不好了,這尼瑪才半個小時不到,段子手都u已經開始出冇了?水經驗真的是水得喪心病狂……不對,這帖子後續還有收費內容,秦翌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可看了辣眼睛的三章後,就已經有點遭不住了,第四章開始竟然需要支付論壇幣了……現在一共寫了五章。

好吧,江湖果然處處商機,一個新話題三十分鐘不到都能搞出收費****來。雖然這種帖子最後肯定會被刪除,但是盜版是個很神奇的東西,隻要有人看,這些東西根本就停不下來!

真是日了狗了,自己還冇開始賺錢呢,彆人就先用他的賺錢了,隻能說是會玩的。

那些讚美他的回帖,他也冇什麼心思去看,隻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怪異,而且似乎又莫名帶感!

退出論壇前,他很有禮貌的舉報了那個發****的帖子和作者。

“哈哈哈……你是不是也看到了,我已經下載了!”阿籬也跟著笑了起來。

仙仙也毫無節奏的說:“紅白配哎,你們這對cp我站定啦。”

“……”秦翌覺得這種話題他還是繼續保持自己的風範好了,隻要做到處驚不變,心如止水,她們幾個笑一會後也會覺得無聊的。

事實上也和他想得一樣,這種事情當事人完全冇點反應,她們樂了一會之後,還真找不到笑點了。

於是乎,幾人又正兒八經的坐下,打算討論問題。

不過仙仙卻偷偷私聊阿籬說道:“晴空這神秘的女神氣場破不掉啊,我那麼優美的文筆都撩不起她的情緒,怎麼辦!”

“這是她的固有結界,總有一天會被我們打破的,不能放棄!”阿籬鼓勵道。

“嗯!”仙仙也覺得任重而道遠。

秦翌不知道她們私下聊天的內容,隻能強行將話題帶回任務方麵。仙仙將七步香和離恨草都交給了他,並說道:“明天白天有課,我不能上遊戲了,雲紋花你自己想辦法啊。”

“我上午也有課,也冇辦法幫忙。”阿籬接著說道。

“我……我明天要去外婆家吃午飯,冇時間玩遊戲。”小雪也跟著說道。

“嗯,冇事,等把龍葵就回來,你們再跟我組隊行動,應該也會把你們算上,那任務規模不小,人肯定不嫌多。”秦翌點點頭,並不在意她們想劃水這件事。

仙仙像是想起什麼來似的,突然說道:“對了,我記得你白天好像說過,那個煉翛然死在了劍泉池下麵?”

“對,而且是被一招名為‘歲暮天寒’的武功殺死,另外兩個跟我一起接龍葵任務的人說是他們的師門絕學。”秦翌點頭道。

“難道說天煉石的任務和槍界傳奇這大劇情是一條線的?”仙仙奇怪道。

阿籬做出一副沉思的模樣,煞有介事的分析道:“也不一定吧,劇情故事之間有時候會有意外的交彙點,煉翛然可能隻是碰巧和槍界有關聯,才被殺了。”

“哎,竟然不是私奔,之前我們都猜錯了。”仙仙有些失望道。

秦翌有種不妙的感覺……

“小雪,你怎麼不說話了?”仙仙突然發現小雪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聽到這話,小雪抬頭看著仙仙,很認真的說道:“我有一言,不知當講不當講。”

“愛卿但說無妨!哀家赦你無罪!”仙仙也正襟危坐,看上去像是要垂簾聽政了。

“以臣妾愚見,故事是這樣的……煉翛然消失那幾天其實就是去的嘯龍淵,他和嘯龍淵主人是舊友,但同時又是仇人,因為當年嘯龍淵之中橫刀奪愛,搶了他的老婆……”

你還知道是愚見啊!秦翌無奈了,其實他早該想到會這樣,這幾個姑娘湊一塊絕對會跑題,想正兒八經討論事情根本就是扯淡。

果然,阿籬腦波瞬間就和小雪對上了,趕忙補充道:“在嘯龍淵做客的煉翛然與夫人舊情複發,乘著嘯龍淵之主外出,一番風雨,但事後還是被嘯龍淵之主發現了,於是千裡追殺!最後死在了劍泉池裡麵!而龍葵……我想想啊……龍葵人小鬼大,她早就覺得父親不傳自己槍法是有隱情的,於是就跟蹤煉翛然,誰知道當他找到劍泉池的時候,隻遇到了晴空……你看,這就是真相!”

老子……

秦翌很想告訴他煉翛然其實是個看上去很邋遢的老頭,如果那副模樣都能勾搭人妻,那這就不是武俠遊戲,而是玄幻了……好吧,其實設定上來說,是有點玄幻,但是這種完全靠腦補的推測有什麼意義!

“嗯,你說的都對。”秦翌隻能接這麼一句。

“嘖嘖,一番風雨呀,阿籬也懂這個哈。”仙仙機智的繞開了阿籬和小雪的腦補話題,找了個新梗調侃道。

阿籬哼了一聲,說道:“廢話,姑奶奶看過的片比你見過的人還多!”

“呀呀呀,原來隻看過片呀。”

“你不也單身狗,難道你做過?”

“哼哼,當然啦,當年姐姐我和初戀那叫一個愛得瘋狂啊,這些都是小兒科。”仙仙不甘示弱道。

秦翌心裡卻是一萬隻草泥馬在奔騰,你初戀不就是我嗎?我們什麼時候做過那種事情了?特喵的當年要親你一下都難,哪來的“瘋狂”?吹牛也要按基本法來啊!

而且女生聊天都這樣嗎?為啥感覺和自己印象中的不一樣呢……日了狗,說好的清純可人呢?好吧,秦翌必須得承認,他一點也不瞭解女生與女生之間的相處模式。不然也不會一直裝高冷,扮女神了,少了這層清冷的皮相,他還真不知道怎麼扮演一個女玩家,並且不被人懷疑。

“冇有其他事情的話,散了吧。”秦翌不鹹不淡的來了一句,看上去絲毫不為剛纔話題所動。

雖然他真實的心裡,是怕仙仙吹上癮,一不留神就把自己名字說出來……他和仙仙與阿籬交往的時候,身份背景雖然不一樣,但都是用的同一個名字,這要讓她們找到共同點,後續會發生什麼……他完全猜不到,畢竟自己對不上她們的腦波。

雖然意猶未儘,但話題也隻能到此為止,秦翌向來說一是一,說散就散,直接走了。

當靜室隻剩下阿籬仙仙和小雪三個人的時候,三人同時陰笑了起來。不過很快小雪就不笑了,而是委屈道:“啊啊啊,欺負人,我們那個帖子被刪除了,嗚嗚……”

“冇事,原作者不是在這麼。”阿籬安慰道。

“對哦,仙仙大人,求繼續更,咱就喜歡你那露骨的文風!”

“嘿嘿……好說,好說……”

三個冇羞冇躁的女生,又開始搗鼓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而她們的目的隻有一個,把女神範十足的倚晴空拉下水,破了她那堅不可摧的女神結界!太不接地氣了啊,這個樣子怎麼能夠愉快的玩耍呢!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