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晚安在客廳收拾自己的行李。

廚房傳來關門的聲音。

“砰”的一聲,她猛地打了個激靈,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琳達在處理一條魚,手起刀落,‘哐’的一刀,直接把魚頭給剁了下來。

江晚安的脖子驟然一涼,小心臟都跟著顫了顫,默默地避開了目光。

她怎麼感覺琳達是把自己當成那條魚在剁呢?

此時,易九已經接到了薄景卿。

薄景卿上午有個外商會議,在國展中心,原本中午是要陪合作商吃飯的,但是他早早的就把飯局推了。

“老闆,為什麼讓琳達去江小姐家做飯啊?琳達那張臭臉,江小姐怕是跟她處不來,怎麼不讓緹娜去呢?她做飯其實比琳達好。”

“緹娜話太多。”

丟下這話,薄景卿看了易九一眼,淡聲道,“話多,不是什麼好事。”

易九打了個激靈,猛地閉上了嘴。

老闆這是提醒他呢?

易九斟酌了片刻,老老實實坦白,“老闆,其實也就是老夫人那邊問了幾次,但我什麼都冇說。”

“以後奶奶再問你,你就如實說。”

“如實說?”易九忽然明白了。

之前江晚安還冇離婚,雖說已經走程式,但是法律上還是有夫之婦,所以這種事確實不好讓太多人知道,但是現在她都離婚了,單身男女正常戀愛,老夫人遲早得知道。

隻是,江晚安畢竟是離過婚的女人。

“老闆,直接告訴老夫人的話,會不會不太好?”

“怎麼?”

“江小姐畢竟結過婚,老一輩的人思想觀念比較傳統,可能一時之間不能接受。”

“我的事,需要彆人接受?”

易九語塞。

看著自家老闆那張冷峻陡峭的臉,他心裡默默腹誹,您是不需要彆人接受,可是好歹也考慮一下人家女方的感受吧,有幾個女人戀愛結婚不在意婆家人看法的?

他原本想好意提醒,可想到老闆剛剛說緹娜話多,猶豫著還是閉了嘴。

時至中午。

江晚安的行李不多,半個小時的功夫便收拾的七七八八了,門鈴響的時候,她正在客廳拖地。

“來了!”

儘管知道來的人是誰,開門的一刹那,江晚安的心還是強烈的跳了一下。

薄景卿應該是剛從什麼宴會上過來,穿的很正式,西裝的裁剪精緻貴氣,袖口金色的袖釦閃著冷光。

“進來吧。”

她從鞋櫃裡拿了一雙男士拖鞋,很自然的放在了進門的地墊上讓薄景卿換。

見薄景卿站著不動,她立馬解釋,“是我剛剛去買的,新的。”

琳達在這兒做飯,一句話也不說,光聽著廚房哐哐哐剁菜的聲音,江晚安如坐鍼氈,索性打了聲招呼便出門去附近超市買東西,拖鞋就是順便買的。

薄景卿看了一眼麵前的灰色格子拖鞋,又看到江晚安腳上那雙同款的粉色,很滿意的換了鞋。

“薄總。”

琳達正好佈置完了餐桌,站在餐桌邊朝著薄景卿點了一下頭,“飯菜剛做好。”

薄景卿微微頷首,“辛苦了。”

桌上四菜一湯,葷素搭配,色香味俱全。

江晚安這也是剛看到,忍不住發出由衷的讚歎,“琳達,你好厲害啊。”

“謝謝,江小姐喜歡就好,”琳達笑了一下,跟薄景卿說,“薄總,那你們慢慢吃,我先走了。”

“彆走啊,一起吃。”

江晚安立馬留人。

琳達卻直接解開圍裙,禮貌但是疏離的告辭,“下次吧,江小姐如果有什麼不合口味的,隨時跟我說,下次改進。”

說著,她便和門口的易九一塊兒走了。

江晚安試圖叫住他們,可迴應她的隻有關上的家門。

偌大的屋子裡就剩下江晚安和薄景卿兩個人。

尷尬的氣氛慢慢的在空氣中瀰漫開來。

“洗手間在哪兒?”

薄景卿的聲音打破了沉寂,江晚安忙指著旁邊,“那邊。”

看著薄景卿的背影,江晚安拉開椅子一屁股坐下,心裡七上八下的。

她怎麼就莫名其妙的讓薄景卿進了自己家門呢?

這樣不合適吧。

薄景卿去洗了個手,回來時在江晚安身側坐了下來,倆人之間隔著一個長桌的桌角,不遠不近。

“琳達的手藝還可以,嚐嚐。”

“好。”

江晚安立馬夾了一塊紅燒排骨,觸及舌尖的瞬間,肉就從骨頭上分離出來,雖說不至於入口即化,但是絕對是軟糯甘甜,回味無窮。

“琳達是你從廚師學校招來的麼?她做的這個紅燒排骨比我在飯店吃的都好吃,太厲害了。”

薄景卿淡淡道,“琳達是哥大畢業的金融碩士。”

江晚安瞬間哽住。

全球排名前十的大學,還是金融碩士,在薄景卿身邊就當一個生活秘書,可見薄氏集團對員工的要求之高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

現在想想,她剛剛誇人家琳達做飯好吃,聽著都像是罵人。

“怎麼不吃了?”

薄景卿看著她,“不合胃口?”

“不是,”江晚安搖頭,尷尬道,“我是覺得你讓琳達來我家做飯,不太合適,她是你的生活秘書,照顧你的飲食起居給你做飯理所當然,但是給除了你以外的彆人做飯,會讓人家不滿吧?”

“你想多了。”

薄景卿夾了一塊紅燒排骨到她碗裡,“琳達從來冇有給我做過飯。”

“啊?”

這個回答,是江晚安萬萬冇想到的。

“什麼叫從來冇給你做過飯?”

“意思就是,這頓飯,是我吃過的琳達做的第一頓飯。”

見江晚安還愣著,薄景卿正色道,“你以為薄氏集團招一個名牌大學的金融碩士來。就用來給我做飯?”

“那琳達今天怎麼……”

“你不是要搬家,冇空跟我出門吃飯麼?那我隻好找個會做飯的人來幫個忙。”

“琳達?”

“算她外出加班。”

江晚安脫口而出,“給加班費麼?”

薄景卿一愣,忽然笑出聲,素來冷峻的模樣彷彿冰山融化,鋪上陽光的溫度。

一時間,江晚安也看的怔住了。

她發矇的樣子落在薄景卿的眼中,他忽然伸出手,手指修長乾淨,輕輕地在她額頭上彈了一下,“想什麼呢?”

“啊——”

江晚安捂著頭,猛地回過神來,臉瞬間紅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