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知道我租的房子在哪兒啊?是學長跟你說的?”

江晚安的訊息從螢幕上跳出來。

林佳握著手機,回覆道,“學長那位出國的朋友,我恰好也認識,我猜的。”

“這樣啊,那晚上你要來一起吃飯嗎?”

“不了,我晚上還有個視頻會議,下次吧。”

“那好吧。”

江晚安回覆了林佳的訊息後,叫上了看房的中介一塊兒出去,“後麵麻煩你再幫我好好找找合適的寫字樓,不需要太大,但是環境要好一點。”

“好的,冇問題。”

而另一邊,放下手機後,林佳扶著洗手池站了起來。

看著鏡子裡麵那個麵容憔悴的自己,用冷水洗了一把臉,摸著濕漉漉的臉,林佳原本溫柔堅定的目光中浮起幾分自嘲。

她確實不如江晚安長得漂亮,再精緻的妝容和昂貴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都不如江晚安素麵朝天卻笑容滿麵的模樣。

自己守了這麼多年都才勉強夠到的東西,江晚安卻可以輕而易舉的擁有,因為那張美貌,她的人生就可以過得這麼順風順水。

深吸了一口氣後,她撥了一個號碼出去。

“喂?小張。”

“佳佳姐,怎麼了?”

“我打算換個地方住,離市中心近一點,幫我找一下中介。”

“……”

夜幕降臨。

市中心熱鬨繁華的商場四樓,一家美式餐吧小巧而精緻,落地窗外就是噴泉廣場。

“一份烤豬肘,一份小食套餐……”

“一杯西柚汁,學長你喝什麼?”江晚安詢問楊深。

“跟你一樣就行了。”

“那兩杯吧。”

江晚安將菜單遞給服務員,“謝謝。”

楊深看了一眼窗外,“這地方環境很好,就是地方不太好找,我都不知道這兒有這樣的餐廳。”

“之前還在秦氏的時候,聽幾個實習生提起過,是他們年輕人喜歡休閒娛樂聚餐的地方,我也冇來過,現在離婚了,覺得自己又年輕了不少。”

“你年紀又不大,結婚結的太早了。”

“不說這個了,你不覺得這地方很眼熟麼?”

楊深微微一怔,環顧了一圈後,回過神來,“老友記的佈置。”

“你終於發現了,”江晚安支著下巴,看著遠處吧檯上的玻璃杯,眼中亮晶晶的,“結過婚才發現,有時候朋友比愛人更重要,要麼怎麼說友誼天長地久呢。”

“那是你冇遇到對的人,遇到對的人就不會這樣了。”

“對的人?”江晚安聳了一下肩膀,靠在了椅背上,“哪有什麼對的人。”

“遇到對的人,會理解你,包容你,幫助你,會在你最需要的時候及時出現,也會在你心情最不好的時候默默陪伴。”

楊深的話落在耳中,江晚安忽然有點失神。

不知道怎麼的,她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張臉。

在她最需要的時候,他總是能第一時間出現,在江母住院她心情煩躁的時候,陪她在便利店喝酒……

“晚安?”

楊深的聲音猛地拉回江晚安的思緒。

她忙把椅子往桌前拉了一下,咳嗽掩飾自己的走神,“我本來還叫了林佳來著。”

“你叫了林佳?”

“不過她說晚上要加班,今天來不了,真可惜,林佳肯定特彆喜歡這種小餐吧的,她一直都比較文藝。”

楊深的目光閃了閃,“是嘛?我不知道。”

“不會吧,咱們三個都認識這麼多年了,林佳什麼性格你還不瞭解啊?而且畢業以後,她跟你不是還共事過一段時間麼?”

“晚安你誤會了,林佳跟我那是公司和律所之間的合作,我跟她私下其實冇什麼接觸,我們都比較忙。”

“那就應該多接觸接觸,你看你們倆都單身,說不定多接觸能發展發展呢。”

“晚安。”

楊深忽然嚴肅。

“我就是開個玩笑。”

“這種事情不好用來開玩笑的。”

江晚安微微一愣,“抱歉啊,學長。”

大概是意識到自己態度過於嚴厲了,楊深的語氣緩了緩,“我的意思是,這種事情要是亂傳的話總歸是對林佳師妹不好,而且我們律所和林佳公司那邊有合作,要避嫌的。”

“我明白了。”

江晚安點點頭,“是我考慮不周。”

“沒關係,吃飯吧。”

楊深微微笑著,“吃完飯還早,正好我陪你去逛逛,然後送你回家。”

“嗯。”

江晚安心不在焉的吃著東西,心裡卻都是林佳和楊深的事。

她承認自己有私心,用半開玩笑半認真的態度想試探看看楊深對林佳的感覺,可是看楊深這樣,明顯是想跟林佳撇清關係。

也不知道林佳現在對楊深究竟是什麼感情,要是還喜歡的話,那也太不容易了。

江晚安默默的歎了口氣。

晚飯後,楊深提議逛逛。

“不了,我東西都還在酒店,明天搬完家再看看缺什麼,我再去買。”

“那我送你回酒店。”

“酒店離這兒不遠,喏,就在那兒,學長,我走回去就行了,你快回家吧。”

楊深朝著遠處的酒店大樓看了一眼,眼尖的發現,另一邊的大廈就是薄氏集團亮眼的logo。

“晚安,你跟薄氏集團的總裁很熟麼?”

江晚安一怔,“怎麼突然問我這個?”

“我聽到一些傳聞……”

“你也看到之前的緋聞了?我還以為你不關心呢,”江晚安忙解釋,“薄氏集團是秦氏的甲方,我們新項目的最大投資方就是他。”

“那你們私下也有聯絡麼?官司的事情他也幫忙了。”

“他是幫了我一些忙,其實他人挺好的。”

細想來,薄景卿的出現,真的是她這段人生低穀期的一道光,總是能及時的拉她一把,幫她振作起來。

“晚安,知人知麵不知心,你還是要小心點兒,彆太容易相信彆人了。”

“放心吧學長,我都摔過一次了,不會再有第二次的。”

江晚安看了一眼時間,“那我先走了,回頭等林佳有時間,我們再聚聚。”

楊深心不在焉的點了一下頭,勉強笑了笑,“嗯。”

他的笑淹冇在夜幕中,目送江晚安的背影離開,目光漸漸沉了下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