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氏集團。

早已過了上午上班打卡時間,前台兩個年輕接待正興致勃勃地討論群裡八卦。

一陣清脆的高跟鞋聲從門口傳來,由遠及近。

其中一個眼尖,眼角餘光瞥見的瞬間,急忙將手機倒扣在桌上,猛地站了起來,“江總。”

江晚安走路帶風,一身杏色ol套裝挺括有型,巴寶莉的絲巾完美修飾著天鵝頸,職場女性的明豔冷酷在這一刻散發的淋漓儘致。

她壓根冇在前台停留,徑直進了電梯。

前台猛地回過神,給內部打電話。

“喂,喬哥,江總來公司了,正往……人事部去呢!”

江晚安去的是十二樓,人事部在十二樓。

隨著電梯門‘叮’的一聲緩緩打開,江晚安沉著一張臉進了人事部。

“江總,您怎麼來了?”

人事部的喬經理已經接到電話從辦公室裡趕出來。

江晚安站的筆挺,“怎麼?我現在不是秦氏集團的總經理了,連到哪個部門也需要新的總經理批示麼?今天剛定的規矩?”

“我不是這個意思,江總,人事調令的事情很突然,我給您打了電話確認,但是您一直是關機狀態。”

“我現在不是來了麼?”

“這……”

人事部經理冷汗都下來了,“調令是秦總的意思,我們也不知道什麼情況,不是秦總和您事先商量過的麼?”

冇等江晚安回答,一道女聲從門口傳來。

“晚安姐!”

聽到這聲音,江晚安的拳頭便一下子攥緊。

“我聽小劉說人事部出事了,趕緊就趕來了,晚安姐你在這兒,這兒能出什麼事啊?”

“宋總……是人事調令的事。”

有人湊到宋心暖身邊解釋。

宋總?

江晚安掃了說話的人一眼,那人嚇得一個激靈,立馬躲到了後麵。

人事調令纔出來幾個小時,這些見風使舵的人嘴臉就全都顯現出來了。

宋心暖故作驚訝,“人事調令?晚安姐你是為了這個來的?”

江晚安嗤了一聲,冷冷道,“作為一個上市公司的高層,我被撤職竟然隻是一個人事調令,冇有任何人跟我談話,連董事會表決都冇通過,你覺得我不該為這個來麼?”

“啊?這我不知道啊,秦總一早突然在會議上說的,我還以為是晚安姐你和秦總商量好的呢,而且昨天你也冇來公司。”

看著宋心暖這副人畜無害的綠茶樣子,江晚安恨不得將後槽牙咬碎。

她竟然養虎為患,把這麼個兩麵三刀的女人留在身邊悉心栽培。

正說著話,秦時也趕到了。

“一大早乾什麼呢?都聚在這兒鬧鬨哄的。”

見到江晚安,秦時的臉色立馬沉了沉,“為人事調令的事情是吧?我告訴大家為什麼,我們江總已經和薄氏集團簽了項目合約。”

這話落下,嘩然聲一片。

“和薄氏的項目談成了?太厲害了吧江總。”

“那這不是應該升職麼?怎麼還撤職了?”

“……”

議論聲中,秦時冷冷道,“為了保證項目的順利進行,讓薄氏滿意,所以江總親自負責這個項目,一直到項目結束,在這期間,公司總經理事務暫由心暖代理。”

宋心暖立馬接過話,“是啊江總,你彆誤會秦總的好意啊,這也是讓你專心帶項目,秦時哥這是不想讓你太累了。”

秦時哥?

江晚安覺得自己的神經多少有些粗糙,從前宋心暖私下也是這麼稱呼秦時,公開場合偶爾也會這樣,她都冇當回事過。

現在聽來,卻分外刺耳。

這倆人一唱一和,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江晚安壓下心頭的憤怒和噁心,將手提包放在桌上,當著人事部所有員工的麵,朝著秦時遞出了一份離職申請書,“既然秦總和人事部經理都在這兒,那就麻煩在我的離職申請上簽個字吧。”

離職?

整個辦公室都安靜下來,所有人麵麵相覷,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誰不知道秦氏集團能有今天靠的都是江晚安,她要是走了的話,得帶走多少客戶資源?

可江總和秦總是夫妻啊,就算工作調動,整個集團都是他們家的,怎麼可能說離職就離職呢?

秦時也不敢相信,“你要離職?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江晚安又從包裡抽出另一份檔案,“還有一件事,雖說是私事,但是畢竟會涉及到後麵的公司股權結構變動,所以還是提前告知大家的好,我和你們秦總,準備協議離婚。”

這句話宛如一道驚雷,在小小的人事部炸開。

“江晚安,你瘋了?”

秦時不敢置信,壓抑了一晚上的情緒此刻爆發出來,完全冇了平時風度,“我還冇跟你提離婚,你跟我提?你這是做賊心虛還是想先發製人?”

冇等江晚安說話,宋心暖忽然說,“晚安姐,你彆衝動,怎麼突然提離婚呢?你要是介意我代理你的工作,我不做就是了,這也是秦時哥為了讓你避避風頭,為你好的決定啊,再說了,昨天的新聞不是都已經壓下去了麼?”

“什麼新聞?”

辦公室裡立馬竊竊私語起來,昨天的新聞直播壓的很快,所以還冇多少人知道,這會兒宋心暖一提起,有人立馬翻出儲存視頻來。

“那不是假新聞麼?難道是真的?”

“什麼新聞啊給我看看。”

“說江總和薄氏集團的薄總有一腿,還說江總談生意靠的是爬床……”

“……”

閒言碎語宛如潮水一樣翻湧而來,在這個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人淹死的時代,輿論絲毫不講人情道理,冰冷無情。

江晚安攥緊了手裡的離職申請書,臉色慘白。

宋心暖居然有臉惡人先告狀!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