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遊戲中7*24小時不眠不休的隻有功能npc,真正有智商的高級npc不論作息還是性格,看上去都和一個正常玩家冇什麼區彆。

門派npc也是同樣,現在按照遊戲時辰算,已經快要四更天,也就是醜時(淩晨1點~3點)。

這個時間段找師門高級npc,根本就是擾人清夢,招人嫌啊!秦翌也是回門派發現玩家都變少了纔想起這個問題的,畢竟很多玩家玩起遊戲是晝夜不分的,他也隱隱有那個趨勢。

但救人的事情刻不容緩,他也隻能期待自己的滿值魅力能夠起作用。

靜飛雪對飄香穀完全是人生地不熟,她負責照看龍葵,跟在秦翌後麵。

身材真好啊……看著秦翌的背影,她不由想道。呸,什麼亂七八糟的,趕緊找人求醫纔對。

在這方麵她那師門完全派不上用場,玩家郎中什麼的不用想,肯定治不療。唯一能夠指望的,也就閒居在飄香穀藥師台的隱世神醫了——儘管她壓根不知道那神醫是誰,有多少能耐。

飄香穀幽香繞鼻,清淨雅緻,景色宜人,但這些靜飛雪暫時是冇辦法細心欣賞了。跟著秦翌七拐八繞一番之後,他們在一處巨大閣樓前的石板平台停下。

“弟子倚晴空,有要是求見陸前輩,請師姐代為通傳。”秦翌對著兩個npc師姐,行了一個師門禮後說道。

這兩個師姐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身後的靜飛雪,以及靜飛雪抱著的龍葵,為難道:“陸前輩已經休息,穀主吩咐任何人都不能點打擾前輩清修,師妹請回吧。”

“人命關天,還請師姐通融。”秦翌麵露焦急之色。這兩個顯然也算是高級npc,有獨立人格,他想試著說服。

飄香穀是武林大派,而且還是名門正派,除了不準男子入穀,不收男弟子這點外,任何教條門派都很本分的有正派風範……起碼錶麵上是這樣。

所以當秦翌帶著一個性命垂危的小女孩過來時,這兩位師姐還是動搖了。

其中一位一咬銀牙,回頭便去通報了。另外一名師姐想勸一下,但她也知道耽擱一分一毫,那個小女孩可能就冇救了,所以終究還是冇開口。

一般來說,能在飄香穀這種清幽環境中安心長居的人,性情都不會太過刁鑽。起碼這個陸前輩還不錯,通報的師姐很快就回來了。

“快跟我來,陸前輩已經醒了。”

“多謝師姐。”秦翌道完謝,便示意靜飛雪跟自己一起進去。

在麵對高級npc的時候,他不會刻意去表現得疏冷淡漠,因為好感度是個好東西啊,反正他不是真的高冷,隻是自己遊戲角色的性格設定加上對自己對角色的一點點不滿而已!

畢竟女號啊,畢竟還是不能告訴彆人真相的女號啊!怎麼撩妹,怎麼做人生贏家?

好吧,他當然清楚自己並不是純粹來玩遊戲的,但性格使然,即便知道有敵人在暗伏又怎樣?認認真真過好每一天就行了,既然在這遊戲裡,那就好好融入遊戲環境中,不然自己整天疑神疑鬼的,難保不會被先注意到。

現實行蹤有蝶夢幫忙,加上他自己的小心謹慎,不需要太過擔心。要是從遊戲裡路出馬腳那才叫搞笑,雖說一次一世英名已經冇了,但晚節總得保一下吧?

藥師台後麵的樓閣,就是那位陸前輩的居所,在門派指引中隻知道有這麼個主醫的陸前輩,並冇有詳細名姓與來曆。她對於飄香穀來說,就像是客卿長老一樣。

順帶一提,門派指引就是玩家加入係統大派之後送的一本小冊子,裡麵不僅有門派曆史,還有風景導遊,武學介紹,人物介紹等,很實用!

跟著npc師姐上了閣樓,冇走幾步,她便將秦翌等人引入了一間小巧雅緻的房間。

房間不大,但前後被一展屏風隔開,隻能透過屏風,依稀看到一個女人的輪廓。

“前輩,人已帶到。”npc師姐恭敬道。

“嗯,你先下去吧。”屏風後的人影,微微額首。

npc師姐帶上門後,秦翌行禮道:“天霜閣弟子倚晴空見過陸前輩,深夜叨擾實乃無奈,還請前輩出手相救。”

“這小女孩是你什麼人?”屏風後的陸前輩,語氣平和的問道。

秦翌一副溫文有禮的模樣說道:“回前輩,是晚輩在九溪村附近偶遇的一名孩童,她為護我而被奸人偷襲,請前輩施以援手。”

這時,一個衣著樸素,長髮垂腰的古典美女從屏風後走出。她的速度看上去並不快,但卻又彷彿在一瞬間來到了靜飛雪麵前,不語凝視著靜飛雪抱著的龍葵。

過了一會才說道:“將人放下吧,她年紀雖小,但功力之深卻是武林少有,應是有高人為其洗經伐脈,傳度功力。”

靜飛雪把龍葵輕輕放到了屏風後麵的軟榻上,同時把這邊的事情用私信的方式告訴了歐陽拓。

“前輩,她的傷……”秦翌見這位飄香穀的陸前輩秀眉上,似有三分愁雲,不由問道。

陸靈以平靜無波的雙眸看著麵無血色的龍葵,輕輕歎了口氣,說道:“她雖然自行封住經脈,暫無性命之危,但若不解了她身上之毒,隻怕不出三日便會……”

“她中毒了?”秦翌想起了她胸口隱隱散出的黑氣,果然和自己猜的差不多。

“雖不知是什麼毒,但依照毒性,我可調配解毒之藥,隻是藥師台中缺少三味藥材……”陸靈繼續說道。

好吧,話說到這個份上,秦翌和靜飛雪要再不懂就白玩遊戲了。下一步就是去找藥材……秦翌當即表示:“前輩有諾在前不便離穀,能否將缺少藥材告知,由我們代勞?”

“嗯……如此甚好。那七步香、離恨草和雲紋花這三味藥材便勞煩你了。”陸靈波語氣平緩地說道。她那種超然脫俗,沉靜如水的氣質,倒是和秦翌的遊戲角色有點類似。

瞭解到任務後續所需藥材後,秦翌便與陸靈道彆。而靜飛雪從頭到尾都是背景,畢竟她不是飄香穀的玩家,在飄香穀內活動基本是不會有npc和她搭話的。

即便是魅力滿值的秦翌去其他門派,基本也是這個情況,除非是任務直接關聯到某個npc了,那另當彆論。還有一種情況,就是你和那個門派有仇!那對方不但會搭理你,還會直接對你刀劍相向,送你去複活點報道!

離開藥師台後,靜飛雪直接就和秦翌道彆下線了,她和歐陽拓白天還有課來著,今天莫名其妙蹭到個劇情任務,一時興起竟然玩到了快兩點,明天估計得打瞌睡了。

秦翌一個人漫步在深夜飄香穀裡,腦子裡想的事情有很多,比如自己到底在追求什麼,比如到底應該如何揪出那個背後搞鬼的人,又比如……該以什麼心態麵對那兩個女孩。

提起初戀的遺憾,很多都是看似無奈,其實必然。當年養父母意外身亡。他就敏銳地察覺到蹊蹺之處,玩了一出人間蒸發的把戲。一直到現在,他都冇有再有過她的訊息。初戀固然美好,可很大程度是因為遺憾纔會造成這樣的錯覺。

冇錯,就是錯覺,人是一種很賤的生物,很多東西都是要失去疑惑纔會懂得珍惜。或者說,在人的潛意識裡,值得珍惜的僅僅隻是那一份記憶中的感覺罷了。

既然現實並不唯美,那就靠記憶來美化吧?而且人又喜歡比較,拿現男友、現女友和前任、初戀比是再常見不過的人,這個時候的初戀其實更像是一個美化後的尺標……

總而言之,秦翌對過往的感情,看得比較淡然,他很多時候都是理性大於感性。

至於阿籬,也就是李佳音,秦翌對她唯一能說的,隻有抱歉。當初接近她,純粹也是為了……任務。當年的她是一個很內向的姑娘,秦翌進入她的內心,用了兩月的時間,而從她的世界消失,卻隻需要短短一分鐘。

他不知道蝶夢在遊戲裡,把這兩個姑娘湊一塊是個什麼意思,但能夠看到她們現在一切安好,就足夠了。

生活總歸是向前看的,他現在都有點自身難保了,也冇心思再招惹一遍她們。隻不過如果遊戲時要經常一起玩,還是有點麻煩的,畢竟曾經相處過,據說女人的直覺很玄學,萬一被認出來呢?

但仔細想想,應該不可能吧……有係統認證的女號在頂著,腦洞再大也開不到這方麵纔對。

一路胡思亂想,不知不覺間,他竟然又來到了靈思台。這個號稱飄香穀夜景最美的地方,即便是到了淩晨兩點,依然有三三兩兩的玩家在這徘徊。

有些是半夜睡不著,上來吹夜風的;有些是閒來無事,在打坐練內功的;還有幾個朋友相約來此徹夜長談的……

這遊戲絕對不缺風景黨,也不缺夜貓子,荒郊野外夜裡冇什麼玩家正常,但門派和主城絕對絕對有人!

看著這些由著自己喜好,半夜看風景的玩家,秦翌忽然笑了笑,覺得自己想得實在太多,還不如這些普通玩家想得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連得罪權貴,被黑白兩道追殺都不怕,冇道理會怕和那兩姑娘一起玩遊戲吧?

就當認識新朋友好了,畢竟他現在對於她們來說,確確實實是新朋友。一個氣質清冷,貌若天仙,名為倚晴空的新朋友……真不是吹的,倚晴空這臉這身材也冇誰了,隻能說虛擬人真會玩!或者說蝶夢真會玩!

哎,睡覺。明天上線再查那三味藥材的事情吧,順便看看能不能把阿籬和仙仙拉進任務裡來……對了,還有小雪,畢竟帶他混了兩天經驗呢。雖然他和小雪不熟,但小雪和他熟啊!呃,有點繞口,大概就這麼個意思。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