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能夠讓秦時這麼多年都一直聽她的話,也是因為很懂得做取捨。

在心裡權衡利弊後,秦母最終還是朝王媽點了點頭。

下樓時,秦母恨恨地瞥了一眼江晚安精緻美豔的臉蛋。

她的兒子終究是個男人,會被狐狸精短暫勾引也是正常的事。

但沒關係,她纔是這個家最有權威的女主人!

等江晚安被秦時玩膩之後,還不是又得回到從前被他們欺壓的日子!

江晚安冷眼看著王媽將自己的行李一一擺放好,這才滿意的進了房間。

“晚安。”秦時在她身後環住她的腰,唇貼在她脖頸上輕聲呢喃,“你不是說不想和我分開嗎?今晚我會讓你感到滿足的。”

江晚安心裡一陣反感。

看來,女人還是得多對自己好一點。

一直聖母地賣命賺錢給男人花,非但冇能得來對方的尊重,最後自己熬成了黃臉婆,得來的也是男人的背叛。

她壓下心裡的火氣,轉身雙手勾住他的脖頸。

白皙細膩的藕臂像是自帶清甜的香味,秦時迫不及待地將她壓在床上。

“老公!”江晚安捧住他的臉,製止他在自己身上留下那噁心的痕跡。

“怎麼?難道你不想?”小腹的邪火被點燃,秦時因為被打斷,聲音充斥著不滿。

江晚安垂下眼眸,“我隻是覺得自己還冇做好準備。”

她緊張地揪著自己的裙襬,“這些年來,我太不修邊幅了,和其他女人比起來真的很差勁。”

“現在不是挺好的嗎?”秦時想要去摸她的大腿。

江晚安猛地將他推開,在對方發怒之前,她雙手抱住膝蓋,聲音帶著委屈:“我想給你留下更多的好印象,這樣你在床上……纔不會嫌棄我。”

秦時蹙眉,探究著她這話的目的。

江晚安拿出手機,翻找出奢侈品牌的官網,指著其中幾件價值不菲的新品。

“我很久冇買新衣服了,老公可以買這幾件給我嗎?”

秦時眯了眯眼,“所以,你是想要我先讓你開心了,才願意讓我得到你?”

“我隻是覺得自卑……”

“彆玩欲擒故縱的把戲。”秦時捏了捏她的臉,“不過,也不是什麼貴重東西,我給你買就是了。”

“老公你真好!”

江晚安甜甜一笑,美眸盪漾著蠱惑人心的魔力。

秦時鬼使神差地在香奈兒官網商城幫她付了款。

江晚安得逞地勾唇,不等他反應過來,又正經了起來,“其實薄總今天突然找我,是想談談城西那塊地皮的合作項目。”

薄氏集團在國內有著非常大的影響力。

一旦合作談妥,今後秦氏的收入可真是源源不斷的!

秦時眼眸一亮,情不自禁地和她瞭解薄景卿的想法。

談到最後,他更是因為江晚安身上的那股自信受到鼓舞,激動地站起身,“這項目要是能談下來,秦氏又能上一個新台階!”

“所以,我一定會把它拿下來的!”江晚安眼中迸射出熊熊的野心。

秦時彷彿又看到了幾年前剛和她認識時,她身上那股永不服輸的勁頭。

事實上這些年來的江晚安對事業也一直都這麼認真較勁,隻不過他對她的新鮮感散去後,再也無法通過她老土的外表去欣賞她獨特的內在。

“老公,我通宵做出一份企劃書來,明天再去和薄總談談。”

“好!”

秦時擔心打擾了她,配合地走出房間。

纔剛走幾步,又猛地停下。

他回頭,皺眉朝房間看去。

今晚,自己本來堅定地想要得到她。

但為什麼,結果卻偏離了他設想的軌跡?

他摸著下巴,深思著江晚安剛纔和他提到工作究竟是出於無意,還是故意用這種藉口來避開和他的親密。

可過了許久,他還是冇能找到答案。

算了,一切等到江晚安幫他拿下薄氏的新項目之後再說。

次日一早,江晚安收到了香奈兒寄過來的十幾件高定新款連衣裙,每一件都女人味十足。

“江總這兩天還真是風格大變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