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秦時……

江晚安站起身,臉上的眼鏡早不知道被她甩到哪裡了,露出一雙嫵媚明灩的眼睛。

她伸手脫掉黑色古板的外套,將襯衫抽出來,解開紮著的長髮,將一頭烏黑長髮散下來,從包裡掏出口紅,脫掉高跟鞋……

“嘩啦嘩啦……”

來到洗手間的江晚安任由麵前的水流沖刷著,思緒漸漸回攏。

江晚安抬頭看向鏡子裡的人,明光燈下,女人明眸皓齒,一張臉穠麗美豔,未施粉黛,隻唇上一抹紅,就美得足以震懾人心。

大學的時候她也是校花,無數人追捧喜歡。

是結婚以後,秦時說,晚安,我不想那麼多人看你,你隻屬於我一個人。

所以她才帶起厚重的鏡片,紮起頭髮,將自己打扮得老氣橫秋。

可是呢……

可是秦時他做了什麼!

眼底浮起一片猩紅,江晚安死死咬著牙,嘴裡湧起一股鐵鏽味。

憑什麼?

憑什麼他秦時都綠到她跟前了,她還在為他守著什麼所謂的妻子貞潔?

他敢這樣對她!

江晚安捏緊了掌心,眼神變得堅毅,轉身走出洗手間。

長廊昏暗,五顏六色的光照的人眼花繚亂。

江晚安酒勁未退,靠著牆跌跌撞撞往外走。

她的難過,她的痛苦,所有的一切都毫無防備的在這一刻展現出來。

薄景卿皺起眉頭,他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她失魂落魄的來到這裡,自己竟也會跟上來。

看到她此刻的模樣,他心中竟泛起一絲漣漪。

就在這時,跌跌撞撞的江晚安一頭栽進了他的懷中。

薄景卿擰了擰眉,冷聲開口,“江晚安。”

江晚安眯了眯眼,似乎有人在叫自己,冷冰冰的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

她抬起頭,男人站定在她跟前,輪廓線條冷硬,薄唇抿成一條直線,居高臨下看著她。

迷濛的視線逐漸清晰起來。

江晚安認出跟前的男人。

“薄……薄景卿?”

搖搖晃晃站起身,江晚安皺眉看著跟前的男人,“你……你怎麼……”

薄景卿皺眉看著跟前的女人,眸光微寒,“江總不會是學著小女生失戀來買醉?”就為了一個根本就不值得愛的男人?

江晚安聽不清楚他說的什麼,隻感覺心臟很痛很痛,滿是秦時背叛她的痛苦。

他有了彆的女人……

他背叛了她……

“江晚安?”感覺到身下女人柔軟的身軀,薄景卿略微皺了皺眉,扶起她。

剛低頭,忽然唇上一軟。

一個帶著淡淡酒味的吻貼了上來,與此同時伴隨著女人柔軟的身軀貼進懷裡。

他眸子微變,伸手想要推開,跟前的人卻不放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