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怕是早就忘記了年少時的那一場相遇了吧。

江晚安咬了下唇,迷迷糊糊看不清楚男人的臉,有些窘迫道,“能麻煩你幫我找一下眼鏡嗎?”

安靜了幾分,薄景卿沉默。

此刻的小女人,麵色坨紅,一雙波光盈盈的眼睛更是魅惑而慵懶,隻可惜,她的雙眼失去了焦距,看的人也並非是自己。

當年,他被迫遠走國外,回來時,佳人已成人婦。

“嗬~”

薄景卿發出一抹意味不明的輕笑,找到眼鏡,抬手遞過去。

“謝謝。”江晚安伸手去接,手指碰到男人的粗糲的指尖,條件反射般的收了回來。

“抱歉。”

江晚安戴上眼鏡,眼前終於恢複清明。

薄景卿神色微暗,彆開眼,轉身走進裡麵大廳。

江晚安一個人呆在原地,愣了愣,隨即也跟進去。

——

“秦總真是厲害,短短三年就將秦氏經營到這個地步,”

“想必旁邊這位應該就是秦太太吧,真是漂亮,跟秦總天造地設的一對。”

“是啊,聽說秦太太管理公司也很有一套,想必幫了秦總不少忙。”

剛進門江晚安就看見站在燈下的一對男女。

男人一身白色西裝溫潤英俊,女人一襲白裙翩翩站在旁邊,刹一看確實是一對璧人。

如果那個男人不是她的丈夫的話。

旁邊人恭維的話說的秦時笑容滿懷,宋心暖也有些害羞的攏了攏頭髮,目光纏綿的跟秦時對視一眼。

江晚安感覺心口一陣刺痛,隨即端起旁邊路過侍應生桌上的酒,大步往那邊走過去。

“老公。”

江晚安端著酒杯上前,笑容溫和對著秦時開口。

見狀,一旁的宋心暖迅速鬆開挽著秦時的胳膊,撒嬌道,“晚安姐你可算過來啦。”

“晚安。”秦時也如同溫柔貼心的丈夫一般朝著江晚安靠近,就勢攬住她的腰。

江晚安忍住心中的惡寒,仰頭看著他,“在聊什麼呢?”

“啊,原來是秦太太,久仰久仰。”

一旁方纔誤將宋心暖認成秦太太的人也刹時轉口,但都是商場沉浮的老人,其中貓膩大抵也都懂了。

江晚安笑著舉起酒杯,準確喊出幾個人的名字,“王總,陳總。”

秦時滿眼溫柔的看著江晚安,拿過她手中的酒杯,“晚安,彆喝太多酒。”

姿態親昵體貼,好一個多金溫柔的丈夫。

“秦總跟太太感情真好。”

“看得我們可真是羨慕呢!”

旁邊的人適時的發出應和聲,江晚安看了眼旁邊暗暗變了臉色的宋心暖,心底掠過一絲冷意,配合的笑了下,“那老公你替我喝。”

秦時接過她的酒杯,一飲而儘。

又是一陣起鬨。

“哎呀!”一直站在一邊的宋心暖忽然腳步一歪,手上的紅酒一不小心全部潑在她白色裙襬上。

“心暖!”秦時下意識鬆開江晚安的手,上前把人扶起來。

宋心暖臉上閃過一絲得意,目光歉意的看向江晚安,“晚安姐,我裙子臟了,帶的替換衣服在姐夫車上,麻煩姐夫能不能送我過去拿一下衣服呀?”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