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一般武學不論是招走輕靈,還是式重沉穩,都是相當注重下盤功夫的,樁功更是武學入門的基本功。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但《帝凰武典》與尋常武學不同的地方就在於,它的武功並非一下盤見長。用通俗的話講,它更多的是浮空技,雖然這看上去很不可思議,但它的槍法招式,確實是這麼設計的。

並且,需要極高明的輕功與之配合,否則根本無法施展。

秦翌的《倚雲行風》雖然不是武林炙手可熱的知名輕功絕學,但其特性與《六神典》類似,皆是最能配合倚晴空自身的武學。在境界足夠的情況下,踏風而行並不是難事,用於配合《帝凰武典》的獨特招式,絲毫冇有障礙。

等身上灼熱之感散去,秦翌給自己倒了一杯涼茶,同時想著下一步。

《邪凰七殺槍》被衍生創造出第八層武境,無疑是解決了一個潛在的麻煩。域溟鵷的目的,他心知肚明,除了欣賞之外,不外乎就是嘗試。或許域溟鵷自己也有一些想法,但他已經是無為境,武學根底不可能說變就變。

他傳自己這門槍法,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印證他的一些想法。

現在,秦翌已經印證了一部分,剩下的就看域溟鵷自己的想法了。武林本就是相互利用,秦翌呈他在誅殺蜈王當日的好意,所以冇有計較他的算計。

否則的話,作為一名玩家,最省力的做法,是用那個人情殺域溟鵷,一了百了。

眼下槍法事情解決,秦翌倒也冇太多其他事情可忙。答應替大惡集向猂天妖域傳話的事情,他也不急於一時。

倒是桑榆的胡琴任務不知道怎麼樣了,想到這裡,他便發了個訊息給夜輓歌詢問狀況……桑榆因為經營琴行的關係,一般都是晚上才上線的。

“你問胡琴的任務啊?任務已經接到,桑榆昨晚已經出了雲垂邊關,我今晚也要過去。”夜輓歌說道。

“那任務是做什麼的?”秦翌對此頗感好奇。

“好像是說一個小國的覆滅,具體是什麼現在還不清楚,等到了在和你說吧。話說回來,那天莫名其妙就進了大惡集,還被戴上了麵具,我買了兩套武功,你有什麼收穫?事情辦完了嗎?”夜輓歌突然問道。

那天她隻在大惡集外圍做了幾筆交易,離開之後見依然不能和秦翌聯絡,便做自己的事情去了,然後就把這事兒給忘了。

“嗯,事情辦完,收穫也挺大……”秦翌簡單和她說了下自己收穫,並表示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叫他後,便結束了通話。

桑榆和夜輓歌有事情做,而仙仙與阿籬同樣冇閒著,她們之前有一番奇遇,並且因為這番奇遇開啟了魔遺山封印,現在除了刷經驗提升武功外,還有一些零散的後續任務要做。

似乎……他所認識的人,都有各自的事情在做。隻是自己是個孤家寡人,即便有朋友,也難以掩蓋那種孤獨感。

他將自己以钜款買下的淒雪取了出來,當時買刀是因為漂亮,自己本身並不用刀。但其實就倚晴空本身武學而言,什麼樣的兵器都可以,冇有兵器也一樣。

把刀插在地上後,秦翌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它。刀是潔白如雪,精美非常……這是一種原始的美感,與其他事物無關。隻是,大約過了一刻鐘,原本雪白的刀身上,竟然開始浮現出奇異雕紋。

秦翌原本有些低迷的情緒瞬間消散,注意力被那些雕紋給吸引了過去。

“這是……封魂咒印?”

這兩天閒來無事時,他便會翻閱《冥鑒篇》,對於魂魄術法,他不能說精通,但也算略有見聞了。

刀身上的雕紋咒印雖然陌生,但上麵的氣息卻是錯不了。

《冥鑒篇》中雖然有強行破除封印的術法,但秦翌還在考慮要不要用。以倚晴空之軀,使用這些術法並冇有任何問題,但關鍵用了之後乾啥?

這口刀裡封的是什麼他也不知道,萬一費力不討好怎麼辦?雖說他現在做事不太計較得失了,但自找麻煩的事情他還是冇興趣的。

因為現在他還是不能下線休息,如果麻煩太多的話,他恐怕連遊戲裡也休息不好了。

在思慮再三後,他決定先把整個綺煙小築改造成一個封魂大陣,然後再揭開淒雪刀上的封印……反正是冇事找事,現在的他,隻感覺一陣空虛,隻要有事情做就好了。

至於用《冥鑒篇》中的搜魂之術尋找倚晴空的下路,他不是冇想過,但最後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誠然,他現在感覺很孤獨,很空虛,但倚晴空並非無故失蹤,而是有留下訊息的。壞域一行,讓她魂力損耗甚巨,加上之前藏龍穀之戰,倚晴空既然需要自行調理,那他就冇必要去打擾。

將整個綺煙小築改造成封魂大陣,還需要一些材料,任何術法都不是憑空施展的,咒術隻是其中一個部分而已。

相比較武功而言,任何奇能異術都是比較麻煩的存在,這也是大多數玩家不太喜歡的原因所在。

另外一方麵,在現實世界中,華國某座沿海城市的港口,一艘不起眼的貨輪正緩緩駛離港口。

誰也不會想到,在它極其普通的外表之下,隱藏的竟然會是一個掌握高階科技的基地。

確切的說,貨船也不過是隻是偽裝的外殼,它的本來麵目,是一搜潛艇……

“姐姐,他是不是醒不過來了?”鬱蘿問道。

與她一同站在維生艙前的蝶夢並冇有回答她,隻是搖了搖頭,眼中竟然流露出幾分緬懷之色。鬱悶很是詫異,因為她從來冇有見過蝶夢會有這種神情。

不過片刻,隨意回憶與緬懷,都從蝶夢臉上消失了。

“準備鏈接主腦程式,我要和他直接對話……是時候開誠佈公的談談了……”

與秦翌不同,蝶夢從來都知道她想要的是什麼,她做事目標明確,不論是累計資金,還是其他事情!她也確確實實是秦翌在孤兒院時的……發小,隻是人生的際遇各不相同,命運的軌跡也難以捉摸。

經曆種種之後,她隻希望能夠達成自己的目標,其他的……不重要!至於秦翌,作為計劃中尤為重要的一環,也到了攤牌的時候了。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推薦大神作品:我是至尊白銀霸主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