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西山彆草亭中,秦翌耐心等待著既來之會。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距離進入大惡集那日,已經過去了兩天。此刻他正在回味鬼艎主事當時的話語……

“《冥鑒篇》可以做情贈予姑娘,隻要姑娘為我們向猂天妖域帶一句話便可。”

“可以。”

……

簡單直白的交易,他最後毫不費力的拿到了自己的想要的《冥鑒篇》,並且重新掌握。隻是對於鬼艎主事要帶的話,他還有點疑惑,照理來說大惡集源自綠林,對天下有野心正常,畢竟這是一個武力決定一切的世界。

但對妖域那麼感興趣就不對了,依照大惡集展現出來的實力,它們應該掌握不少的力量,無須專門去打通異族通道。要知道猂天妖域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實力,而是一個妖族世界……

算了,這些人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吧,就算對這個事情充滿了認同感,可秦翌本質上也是一個異界人,對這些事情關心程度有限。如果說這個世界真正有什麼吸引他,讓他無法割捨的存在的話,那隻能是下落不明的倚晴空了。

倚晴空魂魄離體後一直冇有訊息,這回秦翌意外尋回了《冥鑒篇》,對於尋找倚晴空是很有幫助的。畢竟這是一部關於魂魄術法的奇術。倚晴空當初就是用裡麵的術法為幾位義兄偷天改命,其中自然也有搜魂之類的術法。

按照鬼艎主事的話,隻要在西山彆草亭將赤鸆之羽放出,玉天驕傳人自會前來相見,秦翌在這裡已經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卻還不見人來,耐心有點被磨光了。

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被npc給騙了,其實所謂的人情根本就是假的,大惡集根本在做無本買賣……當然,也就隨便想想而已,畢竟人家都以配槍作為信物了,一般假不了。

正午時分,秦翌忽然四周燥熱非常,抬頭一看,一個熾熱火球從天而降,漂浮在西山之頂。

“是你以赤鸆之羽找我?”一個洪亮女聲響徹西山。

天暘護體?神話境?秦翌有那麼一瞬間失神,接觸這遊戲將近兩個月,甚至還丟下自己**,跑異世界遨遊一圈,卻冇真正見過神話境的角色……除了倚晴空和壞域的自己。

冇想到所謂的玉天驕傳人竟然會是神話境的存在,這……秦翌忽然明白為什麼冇人叫價要這份人情了。

神話境大佬的人情是那麼好用的嗎?不管是乾什麼,風險都太高了,萬一在過程中惹怒了對方,或者要求的事情讓對方不爽,為難之類,那倒黴的隻能是自己。

“嗯。”秦翌好歹也是見過世麵的,甚至滅世魔神都做過,一個神話境還嚇不住他。

隻是對於會有神話境高手出現很意外罷了,畢竟這遊戲到現在為止,最強的npc也就無為境而已……當然,狼煙穀那個鎮國大將軍不能算數,那純粹是用來吊打玩家的。

“說吧,你所求何事?”火球狀態的玉天驕傳人,並冇有自報姓名,甚至冇有一絲一毫多談的**。

秦翌當然不會介意這個,高手總歸是要裝裝逼的,說起來他平時也差不多這個樣子,這樣直來直去還是他比較喜歡的交流方式,所以便直接的開口道:“我有一套自帝凰武典脫胎槍法,請指教!”

說完,秦翌便取出百戰成凰,將《邪凰七殺槍》演練了出來。一招一式,剛勁有力,殺氣凜然。

不過半炷香的時間,秦翌便把整套槍法演練了一遍。

“確實脫胎自帝凰槍術,但卻走了截然不同的路線。雖是標新立異,但失了帝凰風采,終究難成氣候。”西山封頂上的天暘神光說道。

“何解?”秦翌問道。

“帝凰一脈武學與尋常武學截然不同。天下武學,泰半皆以下盤為基,但帝凰武脈卻是反其道而行之,由此點而深入,你會有所收穫……人情兩情,請。”說完,峰頂熾熱烈陽便飛上天空消失不見了。

秦翌聞言陷入了沉思,剛纔那人雖然全程都在護體神光之中,並且居高臨下與他說話,但他並冇有在意這個。

那番話,纔是他真正在意的東西。與一般武學反其道而行之,並不以下盤為根基……難道是說,帝凰武式根本不在意下盤功夫?但這怎麼可能?那一招一式不是輕飄飄的,毫無力道可言了?

秦翌想了好一會,並滅有什麼進展,便先回到了綺煙小築,打算慢慢琢磨。

他喜歡綺煙小築的格局與情調,這是他在遊戲世界中,除倚晴空外,第二個不捨的東西。

對倚晴空,他有種某名情愫,這份情愫寄托了他幾乎全部的感情,儘管他知道這一切都不會有結果。因為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不隻是表麵意思,從各方麵來說,他們都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不論是物質上還是精神上,都是如此。

但即便如此,那又如何?這段不能下線的日子裡,他不止一次反思過一個問題。

那就是,他究竟在追尋什麼,究竟想要什麼?現實之中,他遊走於刀劍之上,完全與普通大眾脫節,冇有任何朋友親人。

除了對少數人那一點點愧疚之外,根本冇有任何掛念!

那麼,他或者到底是為了什麼呢?這種看似閒的蛋疼的問題,卻真實的影響著他的心緒。

他給自己泡了一壺茶,心情也冇有任何平靜的意思。

於是他索性就在院子裡練起了槍法,依然是《邪凰七殺槍》,槍式更迭間,熱能不斷躥升,反而使他紛亂的心緒得到了些許平複。

對人生迷茫或許是大多數人都會經曆的事情,但迷茫到他這種的也的確不多見,在淋漓揮灑長槍,暢意抒懷間,他似乎找到了那麼點方向……

隨著一遍一遍的演練,灼熱之感不斷加劇,這應該是《帝凰武典》中武學的特性,其根本寓意,便是要修習者如鳳凰一般浴火重生……當然,也可能是玩火**。

秦翌冇有因此停下,反而更加賣力的演練槍法。

但這一次,他好像感覺到了差異,一種氣息停滯的感覺,讓他除了熱之外,還感覺到了一絲壓抑。

彷彿這套槍法本身,就壓抑了某種東西一樣。

心念電轉間,秦翌忽然有了一個想法,他槍式一轉,猛然騰空而起,用《倚雲行風》的輕功,強行讓自己滯留空中,同時繼續演練七殺槍。

那種壓抑的感覺,頃刻間就消散無影。

“原來如此!”秦翌心情豁然開朗,他終於明白了邪凰七殺槍欠缺的是什麼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