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不過即便如此,秦翌也冇貿然出聲表明自己的意圖,而是繼續觀望。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嗯……濯纓滄浪,昔日以一己之力弭平天闕之亂的傳奇人物,她之所著確實是無價之寶。但她之學,普天之下獨她一人可練。《冥鑒篇》可說價值連城,也可說是一文不值。”

“什麼!竟然是《冥鑒篇》!”

“天闕之亂,真是一段久遠得已經被塵世遺忘的故事,聽聞半鴉君等人已然重生,甚至傳說倚晴空本人也現世,這《冥鑒篇》中的偷天竊命之法果真了得。”

鬼艎主事不喜不悲道:“嗯……諸位還有出價的嗎?”

各個單間內,此刻都冇有叫價的意思。於是,鬼艎主事隻能宣佈酆都語歸四號買主所得。

對於人的買賣,秦翌本就興趣缺缺,現在又聽到了《冥鑒篇》的訊息,心思更是不知飛到什麼地方去了。

不過剛纔有幾個小隔間中傳來討論聲,從語氣上判斷,似乎是知道那段塵封的故事……起碼知道一部分。

剛纔她們提起了一個名字——半鴉天!

秦翌自然記得這個人,他的出現,很大程度是促成了倚晴空現身與自己交涉。

如果要開啟那段過往,半鴉天絕對是一個關鍵人物。隻不過現在秦翌並冇有時間與精力去做這件事,這些事情起碼應該是等天峰繼武之後才考慮。

珍賣會的交易還在繼續,秦翌隻能耐心等待,同時也在思考如何從大惡集手中得到《冥鑒篇》。

六神典他是一定要收集齊全的,這本就是他的武學……反正他和倚晴空是一體的,在這個世界,他們兩人本就不分彼此。

交易還在繼續,在酆都語之後,又有兩名高手以契約的形式,被賣了出去。

“諸位貴賓,接下來是今日珍賣會的壓軸大戲……”鬼艎主事說著,兩名侍者便抬著一杆極其華麗的長槍走了出來。

長槍之上,似有一股難以言明的奇異力量,讓秦翌內息躁動不已。

這時,也有其他賓客認出了台上的東西。

“是灼魂燼途!這……”

“什麼!灼魂燼途!這不是玉天驕的配槍嗎?怎麼可能在這裡!”

鬼艎主事語帶三分傲然道:“不錯,正是昔日槍界傳奇玉天驕的隨身配槍。”

“但光有槍有什麼用過?灼魂燼途傳聞是由玉天驕從赤鬼天獄帶回來的魂鐵所鑄,有灼魂焚魄之能。現在單單隻是靠近,就已感魂體受灼,內息微蕩,除了玉天驕本人之外,世上根本無人可用這把槍!”方纔出價買酆都語的那人,又開頭道。

秦翌不得不佩服這些人真的是見多識廣啊,什麼都認識。

不過這個珍賣會上出現的東西,也確確實實讓他很意外,都是寶貝,可是他都叫不起價。而且就像剛纔那人說的,專屬武器拿來賣,有什麼用?屬性就是撐破天際也冇用啊,秦翌知道自己武功特性,這種灼魂的武器,握上去感覺肯定更加明顯。

倚晴空在的話,冇準會有辦法駕馭,但秦翌魂魄認知很淺,根本不可能駕馭。

東西是好東西,但估計不會有人買吧?

隻是鬼艎主事下一句話,再度讓現場沸騰了。

“當然,灼魂燼途世上唯有玉天驕以及她之傳人可以駕馭,所以今天賣的不是武器本身,而是玉天驕傳人一個動槍的人情。”

“人情!”

江湖之中,最難還的便是人情債。而絕頂高手的人情,莫說千金難買,在有些時候,說是價值連城都不過分!

秦翌頓時也被這個東西給吸引了,他來這裡的主要目的就是尋找梧鳳關的資訊,現在有機會直接接觸玉天驕傳人,那不是省了很多麻煩嗎?

隻是,已經知道了這裡叫價規矩的他,好像並冇有什麼特彆能拿得出手的東西。

情報這玩意鬼艎其他地方或許能換到不少不東西,但在這個珍賣會上,就實在有些上不了檯麵了。

在場其他人似乎也在糾結出什麼價碼,這倒是讓秦翌略感意外,眾人聽到是賣人情,驚歎有餘,叫價熱情卻不是很高。

不過他略微一思考,便明白了其中關竅。

簡單來說,玉天驕是玉天驕,玉天驕傳人是玉天驕傳人,兩種聽起來都很厲害,但卻不能混為一談。

因為江湖上並冇有關於玉天驕傳人的資訊,其他人也不知道這名傳人實力幾何。要知道,之前在珍賣會上買的異族高手實力也都不弱,基本可以算是武林一流高手。

除非是對玉天驕相關資訊有需求的人,否則的話,一個實力不明的高手人情,並不如異族高手的長約劃算。

從現場之人的反應來看,似乎也都對玉天驕相關資訊冇有特彆想法。

越是做大事的人,目標性越強,在場之人的身份雖然都很神秘,但除了個彆混在裡麵的玩家外,其餘npc恐怕都是有各自勢力的人。

剛好魔遺山解封,天下將亂,這些人買高手做什麼自然也就不言而喻。

“《潮鳴篇》加上《妖夢天覺》換這份人情。”秦翌縱然內心坎坷,語氣也是不急不緩,淡定非常。雖是清脆女音,氣場卻是十足,頗有一方之主的感覺。

“喔?出自《六神典》的掌法絕學,以及異天織夢演武奇術,有其他的人願意出價嗎?”鬼艎主事問道。

但出了秦翌之外,並冇有其他人叫價。

這兩項東西,價值說高不高,說低也不低。畢竟之前有人用一本《冥鑒篇》就換了一名高手半年契約。配上異天奇術,在冇人競爭的情況下,應該是可以換下這個人情。

而《潮鳴篇》對於一般武林人士來說,並無大用,這是倚晴空根據自身特點所創武學。不是說彆人完全學不會,對於高手npc來說,模仿武功倒也不難。

但難的是百分百還原,倚晴空《六神典》的特性,就是完全契合自身的一切條件,旁人縱使天縱奇才,強行模仿最多也隻有六七成的威力。

至於說想從中尋找破招關鍵的人……那也無濟於事,嚴格來說《潮鳴篇》不是正兒八經的武學,更近似於理論。

過了片刻,並冇有其他人出價,鬼艎主事倒也冇什麼其他表示,直接宣佈了秦翌獲得了這個人情。

珍賣會到此也結束了,作為壓軸的玉天驕一脈人情,並冇有引起格外的競爭,反倒是一乾異族高手備受期待。

在賓客相繼離席的時候,秦翌忽然想到,或許他之前考慮並不完善,其他人不願競價的願意,可能還有另外一層原因。那就是人情債其實並不好用,甚至可能會自找麻煩。

雖說是交易而來,但他們要做的事情,但以人情來驅動,很多時候還不如純粹契約。就算玉天驕傳人是絕頂高手,帶來的利益可能也不及帶來的麻煩,不穩定因素太多,所以這些npc纔沒有考慮這個。

總的來說,是自己撿了個便宜。

他的武功冇辦法傳授給其他玩家,這是係統規則,但卻可以交給彆的npc,所以拿自己武功做交易並冇有什麼困難。

珍賣會之後,秦翌被邀請到另外的房間完成具體交易,同時,他也在考慮如何開口詢問《冥鑒篇》的事情,他很想要,真的想要的!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