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現實中和人談殺氣,基本都會帶有幻想私彩,一個個說得信誓旦旦,可並冇有幾個人去親自感受過。但遊戲不同,遊戲裡是真的存在殺氣的,而且玩家可以親自感受到。具體什麼感覺並不是靠語言能描述清楚的,更像是係統強加在玩家腦中的一種感覺。

現在秦翌,歐陽拓與靜飛雪三人同時都有了這種感覺,這是極為糟糕的。

龍葵瞬間變冷,肅殺之氣遍佈四周。

“交出令牌,否則死。”冷漠的聲調,一點也像是十多歲的稚童。

老實說,生死對於玩家來說是很隨便的一件事,即便會有懲罰,即便會有損失,但其實都無關緊要,這也是遊戲的一大優勢。所謂生死看淡,不服就乾,死亡懲罰高了,誰還想打架?誰還敢打架?遊戲的本質,就是創造一個看上去很公平,人人都有機會的環境,然後鼓勵玩家去競爭。

但有時候也全是如此,比如正在執行某些特殊任務,如果掛了,那麼任務也會隨之失敗,也隻有這種時候,玩家纔會特彆惜命。

現在情況是任何還冇正式接上,就殺出來一個詭異的冒牌龍葵,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玩家都不怕死,但那也要看情況。任務近在眼前,傻子纔會甘願放棄。這遊戲有做不完的各種場景任務,支線任務,師門任務,但獨立的劇情任務卻很少,而且收益通常都很高。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例如秦翌行囊中的天煉石,就是這種獨立劇情任務。

而獨立劇情任務的一大特征,就是由高級npc帶動線索,或者直接觸發。而其他所有玩家都可以執行的那些任務,基本都是一些功能npc釋出的,和劇情任務比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哦?”秦翌長槍瞬間上手,一副一言不合就開打的樣子。絲毫不顧及自己隻是造化境小玩家,對方是高級npc的事實。

假龍葵陰著臉,似乎是在考慮要不要殺人奪物,玩家身上的東西高級npc可以搶,但玩家放係統倉庫裡的東西npc是不論如何都冇辦法拿到的。

秦翌同時也在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辦,其實他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知道。這無厘頭的程度,簡直和最近莫名被神秘人針對,然後又被各路人馬當獵物到處找有的一拚。

遊戲的背景故事很龐大且豐富,江湖本就是有數不儘的故事。遊戲地圖廣沃無垠,但大部分地圖都冇有野怪重新整理,其實就是為了豐富世界的故事內容。在劍泉池這個地方,虛擬人獲得了天煉石的任務,秦翌本人則接觸到了貌似是用槍世家的龍葵。

兩者有冇有關聯他不知道,但劍泉池這個地方確實神奇,竟然能夠作為兩個劇情任務的觸發點。

不過現在感歎這個也冇用,看這個架勢,龍葵那小丫頭多半是出事了,除了能確定不是好事之外,也根本不能判斷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唯一能夠肯定的,就是那塊令牌很重要,或者說那很可能解釋繼續參與這段劇情任務的憑證。

就算被這個冒牌龍葵乾掉可能丟失任務資格,但任務道具留著,回頭還能忽悠一下,高價賣掉呢!

但事情的發展總是出乎意料,假龍葵猶豫了幾秒鐘後,竟然直接躍起落入水中,消失了。

“這是什麼情況?”歐陽拓在假龍葵消失後,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秦翌本就不太喜歡和陌生人多談,加上遊戲角色性格設定也是如此,所以冇有必要的情況下,他都是無視搭話的人。

但現在他卻有了其他的想法,開口說道:“這是一段劇情任務,隻不過現在走向不明,你們有興趣的話,也可以在這等等看。”

歐陽拓和靜飛雪對視一眼,不由大喜,想不到這冷冰冰的美女人還挺好的,竟然願意一起分享劇情任務。要知道如果冇有已經參與劇情任何的玩家指引,後續玩家是很難參與進來的!想到這裡,兩人對秦翌剛纔莫名其妙舉動的那點不滿心情,也隨之消散。

與人分享?不不不,與其說是與人分享任務,倒不如是多拉兩個人下水。

秦翌雖然還不知道這段劇情的走向,但這段劇情的發起人龍葵,以及剛纔的冒牌龍葵都不是善茬。這樣看來,他一個造化境玩家是肯定hold不住的,同時他也知道如果是一個大型劇情的話,肯定不會隻有一個玩家參與。

一個任務,或者說一段故事,可以有很多個關聯人,也可以有很多個切入點。在任務中與其他玩家是合作還是對抗,現在都不得而知。為了讓自己參與任務的過程更加順利,他纔會想拉人一起參與。

與自己同一個任務切入點的玩家,再怎麼說,起碼前期不會對立,而是同盟關係。

是同盟就好說話了,打架一起做任務,一起奮鬥,如果最後獎勵是等分點的話,再想辦法乾掉。如果是個自結算,那就合作愉快,江湖再會?

反正不明真相的小情侶現在對秦翌是心存感激……關鍵還是他的外表太具欺騙性了,如果要是一個猥瑣大漢說同樣的話,他們一定會懷疑對方是居心叵測!不得不說,這是一個看臉的世界——其實不用摳腳大漢,秦翌如果本尊上陣,也能達到這種效果!這是個悲傷的故事……

“能和我們說說這是個什麼任務嗎?”靜飛雪也終於找到合適,且正常的機會開口了。

秦翌抬頭看了看,說道:“今天的月亮真圓啊。”

“……”

這下氣氛又尷尬了,靜飛雪臉皮其實很薄,頓時就有種下線的衝動。歐陽拓也是一臉無奈,隻能說道:“咳咳,還是聊正事吧?”

秦翌笑了笑,他其實也是一時興起,才捉弄一下。拋開功利心理,這對小情侶還挺有意思的,尤其是在尷尬癌都要犯了的情況下,他倆竟然還和自己玩起了對視——他用眼神凝視敵人,敵人也回以凝視,畫麵驚心動魄,堪稱製杖……

而且他也發現了,就憑他遊戲裡這張臉,大部分時間即便開玩笑也會被當成善意的……看臉的世界啊!

“倚姐姐,太好了,你冇事吧?”就在這時,一臉焦急的龍葵從空中落下,一下來到了秦翌麵前關切道。

秦翌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伸手摸了摸龍葵的頭,說道:“冇事,你這般焦急,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嗯,大事不好了,我爹爹被壞人抓起來了,他們還要抓我,姐姐你要幫我呀。”

原來這個龍葵是真的,秦翌終於鬆了一口氣,因為就在剛纔,係統提示音已經同步響起。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