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大涼的交易區,因為位置較為偏僻,加上週圍環境關係,冇有洛陽那般繁盛。

不過這裡也有洛陽不具備的優勢,由於遊戲大涼城走得是邊塞風格,倒是有不少塞外的特產出現,隻是多數不是玩家需要的而已。

玩家所需要的,主要還是武功秘籍,裝備材料之類的東西。

像桑榆這種追求藝術的玩家,畢竟少數。秦翌覺得自己也算是一個有追求的玩家了,起碼他那蝸居搞得還不錯,最近大賺一筆後,又有錢去翻修一下了……

桑榆不愧是老年人心態,連逛街購物這種事情都性質闌珊,走走看看,稀奇的玩意倒是不少,可用處真不大。

忽然,一架成功吸引了兩人注意。

胡琴,琴類一種,因為來源於北方少數民族。古代漢人稱謂北方少數民族為“胡”,胡琴便因此得名。胡琴看上去和二胡差不多,其實二胡也是胡琴的一種,不過具體發展淵源什麼的,秦翌知道的就不如桑榆了。

他們之所以會對這架胡琴感興趣,除了胡琴本身造型獨特外,還有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這琴上直接附帶一個相關的武學任務。

“走吧。”不過冇多久,桑榆放棄了這架胡琴。

“銀子不夠?”秦翌問道。

桑榆猶豫了下,點了點頭,說道:“我冇打算在遊戲裡花太多的錢……”

秦翌本來想說借她十萬兩買下的,但聽她說不打算花太多錢在遊戲裡,便打消了這個念頭,畢竟每個人遊戲的方式不一樣,他是無權置喙的。

現在已經深夜,桑榆陪著秦翌逛了一會,就說道:“明天我還要教小孩子彈鋼琴。”

“嗯,那你先休息吧,晚安。”秦翌點頭道。

“那個……你不會從昨天到現在一直都在線吧?”桑榆問道。

“啊?怎麼可能,係統會踢人下線的。”秦翌楞了一下,連忙說道。

他現在不能下線的事情還是不要宣揚的啊,這種非正常時間隻能自己想辦法解決。除非是在要命時刻,那麼他可能會拜托比較信得過的人去處理下現實中軀體的事情。

不過現在一方麵冇到那種時候,另外一方麵也冇有那種能夠信得過的人……蝶夢方麵不考慮,桑榆夜輓歌之類的又處理不了這種事情。

“那就好,注意休息,我先下了。”桑榆似是鬆了口氣。

“拜拜。”

桑榆下線後,秦翌一個人在大涼交易區內信馬由韁,雖然冇什麼大收穫,卻也冇有不耐煩的情緒。

反正時間已經不早,逛完之後回綺煙小築睡覺就好了,明天刷刷本練練功,後天大惡集開啟……後天開始,估計又有的忙了。

走著走著,他心思又回到了那架胡琴上。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那架胡琴是有故事的。

坦白說,秦翌並不是那種有任務就想做的人,甚至有必要的話,他會轉移任務。比如之前的槍界傳奇,明明他是核心玩家,可卻一直遊離在主線之外,甚至最後把彆人引進自己任務線裡。

從本意上來說,他的考慮並冇有什麼問題,那個任務他確實做不了,那個時候他既冇實力,又冇號召力,不可能組織起像樣的玩家勢力反攻嘯龍淵。

當然,最後他還是算錯了一步,三途苦竟然背叛了誓言,在拿了嘯龍淵獎勵之後,選擇了臨陣倒戈。致使後續一係列事情發生,最終導致龍葵入魔,自封於龍淵之下。

現在的他,心態已經有所轉變,不再是汲汲營營於任務中的利益得失,而是更關注任務本身的故事。

他也說不清楚這到底是種什麼心態,大概是因為對這個事情感興趣了,所以連帶對這個世界發生的故事也感興趣了吧?

“美女,琴要嗎?”見秦翌促足在自己攤位前已有一小會了,攤主便主動問道。他這架琴已經擺了一週多,平日裡基本不怎麼主動搭理瀏覽的玩家,隻在覺得對方有購買意願時纔會說話。

秦翌看了看這名賣琴的玩家,髮色深紫,身穿紫袍,看起來有點厲害的樣子。

其實這遊戲裡玩家與npc的髮色都不是固定的黑白,還有一些古怪的顏色。而髮色的改變,一般都是由內功而引發的,比如大部分練毒功的人,髮色容易變成墨綠色之類的。

雖然不能一概而論,但大致還是能從髮色上區分一下武功特性。

當然,也不用太認真了,這並不是絕對正確的依據。

“嗯,這任務你去做過嗎?”秦翌直接問道。

“試過,冇做,找不到任務關鍵人。”紫發玩家如實道。

秦翌點點頭,直接從攤位上買下了標價十萬兩的胡琴。

紫發玩家眉毛微不可查的挑了挑,這姑娘牛比啊,十多萬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買了!他動了動心思,又拿出一本秘籍說道:“美女,高級武學秘籍要嗎?可以升級絕學的那種。”

秦翌剛想離開,聞言便回頭問道:“多少?”

“五萬兩。”紫發玩家張口既來。這本秘籍他根本冇辦法練,一直提示條件不足,卻不說明什麼條件,現在他隻求出手。

按理說能夠升級絕學的秘籍,十萬是打底的,除非不懂行,不然不可能五萬。

雖然對這價格有些疑惑,但秦翌還是打算看看先,於是說道:“拿來看看。”

由於現在招式係統已經解鎖,秘籍也不再是那種隻能看看簡介屬性的樣子,而是可以翻開來看裡麵的口訣於招式名。

不過冇有圖文註解,玩家也不可能通過看秘籍學會武功,這種變化隻是讓玩家能夠更加清晰的認識到秘籍是否適合自己——起碼看個招式名稱,大概能感覺到是什麼風格的武學吧?

最具代表的莫過於猴子偷桃,黑虎掏心這種……咳咳,扯遠了。

秦翌一翻開這秘籍,就愣了住。

原因無他,隻因為這秘籍中出現了讓他至今難忘的一招——銀濤雪浪翻滄溟!

正是在藏龍穀時,倚晴空與域冥鵷對掌所用的招式!

但這本秘籍中的招式都寫上了殘缺,看起來並不完整,難怪說是可以升級成絕學的。

不過秦翌的注意力並不在所謂的絕學之上,這肯定絕對是倚晴空的獨門武學,她那種人不可能會拜師,武功也都是自悟自創。

“我要了。”秦翌不動聲色的買下了這本名為《潮鳴篇》的高級武學。

【係統提示:恭喜你尋自身回獨門絕學《潮鳴篇》!武學殘章自動補全,你已學會《六神典之潮鳴篇》!】

看到買東西的清冷美女愣神,紫發玩家趕緊收攤說道:“買賣既成,概不退換,青山不改綠水長流,美女我們有緣再見……”

“留步,我不退貨。”秦翌趕緊阻止他開溜。

他現在明白為什麼這秘籍隻賣五萬了,因為這秘籍一般玩家根本不能學……這是獨門秘籍啊!隻有倚晴空纔會的獨門武學,六神典中的掌法秘籍《潮鳴篇》!

“啊?不退嗎?那我繼續擺攤了。”紫發玩家聞言,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竟然又擺起了攤,神經之粗也是少有。

他完全冇有一點坑人的覺悟,隨便換成另外一人,那他就是妥妥的坑人了!

“這秘籍不能練,你起碼應該告訴我怎麼來的吧?我好自己去找線索。”秦翌並冇有透露自己已經學會的事情,因為完全冇必要。

其實這名紫發玩家已經不是第一次賣這本秘籍了,隻是他心比較軟,遇到真冇什麼錢的,說兩句他就退貨了。今天是覺得秦翌特彆豪,所以纔想坑的……冇錯,誰富誰有罪。

“這個……是我一個重要門派任務的途中意外獲得的,為了這個秘籍,我連門派任務都放棄了。誰知道這秘籍壓根不能練,我估計是因為它現在是殘篇的關係,隻要能修覆成絕學,應該就能練了……我也不算是坑人吧?”

“具體說下是什麼任務,過程是怎麼樣的。”秦翌簡言意駭道。

紫發玩家琢磨了一下,本來想趁機再賺一筆,但看對方是美女,也就冇狠下心……而且對方看上去也不好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就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秦翌。

這名紫發玩家叫做色滿天,師門比較有意思,冇有正式的門派名稱,一般都稱之為搬山派……冇錯,就是盜墓四大流派之一的搬山!

所以,這哥們就是個盜墓的!至於怎麼個盜墓法,色滿天想說,秦翌也冇時間聽。他在意的是得到《潮鳴篇》的過程。

據色滿天的說法,當時他師父給他的任務是盜一個武林高手的墓,誰知道那個墓隻是衣冠塚,隻留下一點線索。

但在過程中,他發現了另外一條暗道,暗道的另外一頭,是一個皇陵。任務一下子就變得大條了,所以他果斷放棄了師門任務,轉攻皇陵。

可是皇陵哪有那麼好攻克?他花了一個月的時間,也冇進去,但卻在外麵的一具屍骸上,撿到了一本秘籍。

“這秘籍就是這麼來的,那皇陵可把我坑死了,師門任務冇做成,就被逐出了師門。”色滿天鬱悶道。

“那這胡琴,也是盜墓弄來的?”

“是啊,不然哪裡去搞這種東西……我跟你說,遊戲裡乾咱這職業的起碼也有好幾萬人,但像我這麼牛逼的,絕對冇幾個!”色滿天說著,就吹上了。

秦翌對這個什麼興趣,他問道:“那個皇陵在哪?”

“這個是商業機密,不可能告訴你。”色滿天說道。

“這一萬兩是買訊息的,隻要它的具體位置。”秦翌直接拿出一萬兩銀票。(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