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劍泉池的夜景,永遠是那麼唯美。

讓秦翌意想不到的是,今天劍泉池旁竟然來了一男一女,看上去似乎是情侶玩家,女的貌美如花,男的英俊瀟灑……可惜都是自己捏的臉。

說起來,劍泉池位置並不偏遠,風景雅緻,確實是個花前月下的好地方。

一般說來,遇到這種小情侶,一般就兩種情況。第一是走人,第二是砍人……秦翌不可能走人,這裡是唯一可能再遇到龍葵的地方。砍人也不合適,畢竟自己現在還是一個造化境,稍微有點落後於大部隊,到時候打不過就尷尬了。

所以,秦翌決定無視他們……

這兩人現實中也是一對情侶,一個叫歐陽拓,一個叫靜飛雪,他們進遊戲主要是以體驗江湖氛圍為主。歐陽拓今天來九溪村做任務時,發現這麼個風水寶地,晚上便和女友相約來此,算是遊戲裡的第一次約會。

本來是一副執手同心,歲月靜好,天涯生死兩不渝的唯美畫麵。冇想到意外闖入了一個不速之客,這兩小情侶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練槍的“佳人”,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該做什麼。

“呃,好尷尬,這人誰啊?”靜飛雪的私聊歐陽拓問道。

“我怎麼知道,不是你朋友?”歐陽拓也不明就裡。

“我怎麼可能和長得比我好看的女的做朋友!”

“說的好有道理,她好像就是在練槍法而已……要不你去問問,請她換個地方練?”

“為什麼是我?感覺好尷尬啊。”

“你不是中文係才女嗎?說點什麼呀。”

月光下的情侶,一動不動的看著另外一道在月光下翻舞銀槍的倩影,一時間不知道該做點什麼。

“看了兩分鐘了,親愛的,你還是說點什麼吧。”見那氣質清冷的美女一點也冇有停下,或者搭理他們的意思,歐陽拓有些站不住了。這詭異的結界,必須要打破!

“好吧,我想想……”

過了幾秒,靜飛雪終於下定決心要打破現場這種詭異氣氛,於是她輕輕吸了一口氣,說道:“今天的月亮好圓啊!”

“……”

秦翌還冇反應過來,歐陽拓就已經忍不住私聊道:“你在說什麼鬼啊?”

“我也不知道啊,怎麼辦,好丟人……我們還是開紅殺了她吧?”

“這樣不太好吧……你確定要這麼做?”

“算了……那給她讓地方?”靜飛雪不喜歡開紅殺人什麼的,但同時也不想讓地方。

歐陽拓也不情願,難得在遊戲裡找個環境優雅又冇人的地方約會,這算什麼事啊。對了,這女人肯定是來搶地方的,難道這裡有任務?

他多多少少也接觸過這種大型網絡遊戲,雖然之前因為種種原因冇有第一時間進入遊戲,但這並不妨礙他對遊戲的敏銳性。

“不讓!”歐陽拓乾脆一屁股坐下,一點也冇有離開的意思。

叫自己男票好像較上勁兒了,靜飛雪也不好說什麼,也跟著坐下,想無視掉秦翌。

原本約會中的兩人,被一言不發,自顧自練功的秦翌搞得如坐鍼氈,此刻的他們,一丁點約會的浪漫氣息都冇有了。

秦翌也被這對情侶有些無語,一般情況下不是應該換地方了嗎?一個大活人就在你們後麵,你們還能安心甜言蜜語?

不行,秦翌當機立斷,收起了槍,也跟著盤腿坐下,冷冰冰的盯著靜飛雪看。反正他現在是女號,而且還是漂亮的女號,盯著彆的姑娘看也不會被說成色狼什麼的。

他一停下,四周頓時就靜了下來,氣氛就更詭異了。

“喂,那人好像在盯著我看,怎麼辦?”

“彆管她,看這風景多美啊……”

“欣賞不來了啊,我感覺我的尷尬癌要犯了,我們還是走吧?”

“不!她這是用無形壓力讓我們妥協,不管有啥目的,走了就輸了!”

“你還較上勁兒了?”

“廢話,世界這麼大,為啥她非盯著這個地方,肯定有什麼目的。”

“你該不會是對她有意思吧?嘖嘖,這可比我們商貿校花還漂亮啊……”靜飛雪突然疑心道。

歐陽拓趕忙解釋:“天地良心,我就是覺得她太奇怪了,冇道理非跟我們搶地方啊。”

“也許人家是fff團的呢?”

“你這腦洞也算可以了。”

“嘿嘿……”

他們私下不停地聊著天,秦翌也順便登陸遊戲內網去看帖子了,反正他是跟這對小情侶杠上了。既然大家有默契,不打架也不說話,就靠氣氛那就走著瞧好了。

在遊戲八卦江湖版麵,他看到一個被髮布時間僅有半小時,卻被人工置頂的帖子。

“洛陽城東門大混戰,赮天宮小勝六扇門,但並冇有卵用,現已全部進天牢……”看著這個標題,秦翌隱隱猜到了什麼。

打開一看,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這帖子說的,就是剛纔在洛陽城門口遇到的那兩撥人,往下翻看,他也終於知道那紅衣紅髮的女玩家是誰了。

紅日儘頭,生死境玩家,名列天驕榜第九十九名,門派神秘,用雙刀的。同時她還是遊戲裡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六扇門女神捕。

遊戲名字自己不主動放出來,彆人是看不見的,那姑娘先是隱藏了自己的身份。再不停激赮天宮的玩家主動對她出手,最後成功用六扇門的身份,坑到了他們。

這是一把名匠級彆的手工劍引發的血案,鑄師這種生活職業的提升,一點也不武學境界的提升簡單。名匠應該是現在遊戲鑄師中,最高的級彆了,而且為數也不多。

另外,並不是名匠級彆的鑄師,打造的任何東西都是名匠。他隻是有能力打造名匠兵器,但這不是百分百的,鑄造是另外一個係統,具體秦翌不怎麼瞭解,但他知道鑄造肯定有其本身的技術難點,需要玩家去摸索與掌握。

總之,一把名匠級彆的武器,現階段來說確實是很值錢。如此一來,官方論壇裡又有可以撕兩天的話題了。

不過秦翌的關注點並不是撕逼的話題,他關注的是六扇門這個設定。

在古代,六扇門是三法司衙門的合稱,不同的朝代三法司名稱構成也不儘相同。如明清時的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元代的大宗正府、刑部、宣政院;宋代的大理寺、刑部、禦史台。

遊戲背景是虛構架空的世界,部分曆史與現實世界的曆史背景相差無幾,但也隻到明朝為止,再後來就是背景裡的武布天下時代。

《武林傳奇》的世界裡,現今坐擁天下的是金石皇朝,其治下的三法司,分彆是祈天殿、淨罪司和戢武院,而遊戲裡的六扇門是一個獨立的組織,但卻是由這三法司成立。秦翌知道,遊戲裡的劇情設定並不是遊走在玩家之外,而是與玩家遊戲內容息息相關的。

遊戲中的六扇門並冇有玩家加入的辦法,紅日儘頭能夠進入六扇門當職,就已經足夠說明她的厲害之處。

秦翌對六扇門有點興趣,不知道是不是職業習慣,他總覺得能從六扇門裡撈點好處出來……

“倚姐姐,終於找到你了。”稚嫩的童音突然在耳邊響起。

秦翌趕忙停止胡思亂想,退出論壇。隻見龍葵輕盈的從那對情侶身後的柳樹上躍下,來到了她的身邊,頗為親昵的拉起他的手。

“倚姐姐,你去哪了呀,找你好幾天,急死我了。”龍葵雙眼騰霧道。

看著她好像要哭出來的樣子,秦翌趕忙安慰:“怎麼了小葵,有什麼事情和……姐姐說吧。”自稱姐姐這種事情,他還是不習慣啊!

“嗚嗚……我的令牌弄丟了,爹爹出關會打死我的……嗚嗚……”說著說著,小丫頭龍葵還真哭起來了。

秦翌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龍葵那丫頭不像是會這麼情緒化的樣子,更不像是會這麼親近人。

他冇有直接拿出令牌,而是假裝一臉關切的問道:“什麼令牌?姐姐幫你一起找。”

“……”

“嗚嗚,就是我家的。”

“什麼樣子的?”

“樣子……”

“你也不知道對吧?”

“嗯?”

霎時止歇的哭聲,讓整個劍泉池的氛圍,頃刻間變得肅殺詭異。一邊的歐陽拓與靜飛雪也冇緣由的感覺到一種無形壓力。

剛剛還在竊喜蒙對了,並琢磨怎麼在彆人任務裡插一腳的歐陽拓,立馬就感覺虧了,因為他也感覺到了,那個小女孩有問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