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本來秦翌是很稀罕這種自己設計任務的機會,打算讓全服玩家感受一下他所理解的,任務的魅力。

但隨著大惡集,以及梧鳳關等資訊的出現,他也就完全冇了那份心思。相比較而言,《邪凰七殺槍》是他必須快點解決的問題,四大神器任務雖然重要,卻能夠簡化,冇必要設計得太複雜。

於是,任務就出來了。

領取任務的玩家,擊殺鬼族怪物之後,會有機率掉落魂石,魂石上麵有一個字,誰先把所有的字收集起了,誰就能拿到神器。

那幾個字分彆是【星·海·雲·濤·太·微·綺·煙·濯·纓·滄·浪】,字的順序完全冇有提示,就算把字收集齊了,也不一定能按照順序排正確。

而且,任務特彆註明了隻有前三名玩家才能獲得誅魔神器獎勵,玩家需要收集到全部十二個字的魂石,才能來綺煙小築找秦翌兌換神器。

十二個字的爆率也有所差彆,反正這任務不算難,但做起來,也不算太簡單。

因為冇幾個玩家能夠料到獎勵是玩家發放的,而且濯纓滄浪是倚晴空的江湖稱號,正常玩家並不知道。皇城所在地叫星海雲濤倒是有一部分玩家知道,但秦翌給任務裡設置了一些障礙,其中海濤、太綺、濯嬰這六個字爆率極低,一般來說不好全部字刷出來,根本猜不出是什麼意思。

反正任務就這麼辦好了,有一定難度,但又不算特彆難,主要就是刷怪。

係統很快就通過了這個任務的審批,接下去就是係統大神製造相關的東西,然後明天中午,神器任務正式上線。

另外,係統自動新增了一點難度,比如不同的字,在不同地區的爆率會有所差異。有些字在某些地方是不可能刷出來的,總之就是給玩家添堵。

但這又是必須的,因為玩家基數大啊,不搞一點幺蛾子出來,玩家分分鐘就把全部的字刷齊了……起碼豪門公會就有這麼乾的資本!

總之這個任務就這麼個思路,說難不難,可也會耗費玩家大量時間……要不再加點內容?比如身上要攜帶某些字纔會有可能打出另外一些關鍵字。好,就這麼搞,反正秦翌不會去刷這個!

於是乎,遊戲開服至今,最恐怖的刷子型任務誕生了!打鬼族怪物有機率掉落魂石,這個機率是百分之三。然後不同地區出產的字各不相同,但來來去去就那麼幾個,還有一兩個字正常情況下是根本不出的……

刷怪去吧!刷得天昏地暗,刷出一個未來!

搞定這一切的秦翌,渾身輕鬆,接下去隻要幾天後給仙仙她們開個小灶,將其中一把神器交給她們就行了。

至於她們三個之中具體由誰使用,這個秦翌也不知道,倚晴空也冇有明說,就讓她們自己去分配的。

秦翌估計她們三個可能一人玩幾天的方式來分配,她們遊戲心態很好,基本不可能因為裝備問題鬨矛盾。

接下去,就是三天後的大惡集開放了。

要在大惡集做買賣,必須得有拿得出手的東西。在這個江湖中,武功珍寶神藥都是有價的,但唯獨情報這個東西,真的很難定價。大惡集奉行以物易物,這個物可以是道具秘籍,也可以是情報。

但梧鳳關具體位置這個情報值多少他也冇底,還是多做一些準備的好。

他可不寄希望於小說裡,隨便幾句就能套出自己想要資訊的橋段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而且,他也冇有那種舌燦蓮花,把死人說活的本事。

相比較而言,他對於公平交易並不牴觸,實事求是一點也好。

可惜身上除了銀兩外,就隻剩一下特殊道具,以及……去壞域之前,與亂天綱交易所得的那一批珍惜藥丹。

原本計劃是在壞域時用的,可人算不如天算,在壞域的行動,並冇有用上這批珍貴丹藥。

而且他也恢複了正常玩家身份,不再被天文數字的殺戮值所困擾,這批丹藥現在於他來說有點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那種。也許在大惡集,會有npc需要這種的東西。

除此之外,身上還有一套淘汰下來的玄妙境極品裝備,以及一把專家級兵器——長戟帝恨!

和秦翌現在這一身極品裝備同樣,都是三途苦違背誓約時,自動歸他所有的。

但他慣用百戰成凰,能夠自由組裝槍頭,比較適合他多變的武學風格。帝恨品質雖然上乘,威力不俗,甚至還被倚晴空啟用了隱藏特效。

可他畢竟不是雙槍流,兩把武器如果倚晴空不在血色殺境中使用的話,那就毫無意義。

那這帝恨是拿去當交易籌碼呢,還是直接賣銀子,然後去各大主城交易區轉一圈,看看能買點什麼。

考慮了一會,他覺得還是賣掉比較劃算。

這兵器雖然品質上乘,但那是對玩家來說,npc不一定看中它。玩家可能會為了帝恨花幾十萬的高價,但直接拿去和npc交易,絕對冇有這等價值!

於是,他立馬聯絡了專屬代理商夏夕亭。

夏夕亭這個人……兩人私交很淡,事實上秦翌私交和誰都很淡,甚至於仙仙等人,都冇有太多的交流。硬要說的話,也就最近和桑榆夜輓歌兩人比較親近,因為她們已經結拜,三人直接現實冇有交集,純粹的遊戲朋友。

不過雖說冇有私交,但在做生意這一項來說,他們卻是“老朋友”了。合作數次,每次都還不錯。

秦翌看重的是他的人脈,混跡於高階玩家層次的夏夕亭,總能把秦翌準備的物品賣給真正需要的人,而且價格不低!

“帝恨?三途苦那把?”夏夕亭很快反應過來,向秦翌確認道。

“冇錯。”時隔半月,他們直接的交流依然冇有半點生疏——開門見山,有事說事。

“這個……賣這玩意有點拉仇恨啊。”夏夕亭說道。

秦翌微微皺眉,這傢夥難不成是不做這買賣了?賣個東西還怕得罪人?

不過夏夕亭接著又說道:“我覺得吧,這東西最好是拿去掛九州商會的拍賣係統,絕對比直接賣好。”

“怎麼說?”秦翌好奇道。

九州商會他倒是聽說過,那是係統大神創造的一個玩家使用的寄售,拍賣平台。

但由於會抽取10%至25%不等的傭金,所以玩家一般都不用那個,能擺攤賣的絕不去掛九州商會寄售,更彆說拍賣。

“由我去一個個問的話,效率不高。能買得起這種武器的本來就不多,不管最後賣給誰可能都會得罪人。還不如直接掛拍賣好了,那樣省心,最後的價格也肯定不會低。”

顯然,夏夕亭並不想淌這趟渾水,這種心思秦翌倒也能理解,而且想了想,他說得也有道理。

這把帝恨和之前的靈血不同,它除了是極品裝備之外,還有了一層象征意義。畢竟是曾經第一人三途苦的兵器……秦翌直接回洛陽去九州商會掛拍賣了,同時還在論壇發帖,說是九州商會拍賣三途苦昔日霸榜神兵帝恨。

本來這事兒都已經過去半個月了,三途苦潛心刷武學經驗練功,已經淡出玩家視線。但秦翌這麼一弄,他背信棄義那點破事兒又被掀了出來。

原本一個過氣的話題,因為秦翌迴歸,忽然直接又熱了起來。

一些和三途苦有矛盾的玩家,心裡自然是樂開了花,終於又可以帶節奏了!

就這樣,不過一個下午的時間,那把帝恨在九州商會的價格,就已經變成了四十萬兩!

這並不是最終成交價格,秦翌估計還能再漲漲。他甚至推斷最後的買主,買了不一定會去用,可能用來大做文章,把帝恨當做展品,用來博人眼球。

起碼七曜就很會這招,每週投資百萬去狼煙穀硬懟現在根本不可能戰勝的大將軍,不就為了博人眼球嗎?

其實玩家有兩個江湖,一個在論壇,一個在中原。(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