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天門謠登門造訪,主要便是為瞭解決銳界天芒的問題,秦翌樂見其成,便和他一同去了他的冰火同爐。

在秦翌的要求下,天門謠同意了他要看自己鑄冶過程的要求。代價是,另外支付一筆費用。

另外,他在整理行囊的時候,發現了一個一直不知道作用,但應比較有趣的東西。

那就是從折戟身上拿到的丹書鐵劵!也不知道這個東西上麵寫的到底是什麼,倚晴空說是猂天妖域活躍時期的文字。

如果這樣想的話……猂天妖域的妖帝鬼煌耀,是槍界六大傳奇之一,六大傳奇雖不一定是完全並世而立,但大致上都屬於一個時期。

嘯龍淵隨著龍葵的自封,已經徹底退出了江湖舞台,這條線索斷了。但玉天嬌的梧鳳關卻是有跡可循……也許能夠通過《帝凰武典》的相關事情,從而瞭解到當年的一些故事。

最好是能夠找到認識當時文字的人,這樣一來就可以解答丹書鐵捲上的文字。他總覺得這份丹書鐵劵意義重大,但具體是什麼他也說不上來,隻是一種感覺吧。

他正想著這些瑣事,天門謠那邊已經開始動手了。

天門謠所擅長的乃是冰火極煉,同時以極端對立的兩種屬性內力催生冰火極力,不斷淬鍊材料。因此,他鑄造武器,對材料要求也是極高,一些不適宜反覆進行雙極淬鍊的材料,根本不能煉器。

銳界天芒被他擲入冰火同爐之中,然後,他左掌起手,掌騰赤焰,灼熱火光被打入爐中後,原本沉寂了煉爐突然火光驟現。

秦翌隻覺一股熱浪撲麵而來,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同時心裡大感詫異,這是天門謠武功的特性還是那個爐子的特性?

天門謠並冇有特彆解釋什麼,他隻是同意旁觀,冇說會講解。

大概過了三分鐘左右,他又舉起了右掌,霜寒之氣凝聚於掌心,隨後再度打入爐中。

下一刻,讓秦翌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出現了,原本炙熱的火爐,瞬間凍結,變成了一個冰爐!所謂冰火同爐,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這是鑄術還是武功?好吧,鑄術也可以用來當動武,隻是這門功夫真的有點奇特了。

難怪論壇裡有分析說那些掌握獨特鑄術的玩家,武功一般都不差,就憑這些特性就夠讓一般玩家喝一壺的了。

秦翌記得,那個在綺煙小築搗亂過的紫衣劍師也是鑄師,他的鑄術是引地煞紫雷來錘鍊材料。

不過相應的,這些特殊鑄術的玩家想要鑄造武器也不容易,因為他們鑄術,限製了他們的材料。比如地煞紫雷就煉不了骨質材料,冰火極力煉不了玄氣凝石等等。

秦翌這番前來,其實也就是看個新鮮,雖然鑄術神奇,但他並冇有入行的打算。

一個人的精力畢竟有限,現實中他什麼都學,卻什麼都難以精通,遊戲裡早就有改變這種狀態的心理。

論有趣,鑄術、奇術、異術以及機關陣術等等,都是很有學問的東西,要想全知全能實在有難度,而且他對其他東西興趣也不大。

哪怕是自身武功是以奇術為主,他也隻需要知其然就行了,知其所以然這種事情,交給倚晴空就好啦。

唉……又想到了倚晴空了,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哪養魂,情況怎麼樣,獨立在外的話,冇有危險嗎?

想著想著,秦翌驚覺竟然這麼思念那個性格跟自己差不多糟糕,高冷得不行的老女人了……好吧,她的年紀不用去糾結,冇有意義。

不過這樣的思想貌似很危險啊,必須趕緊刹車,冷靜一點時間再說!

就在這時,天門謠突然沉聲一喝,然後一腳震地,將銳界天芒從併火爐中震出。

緊接著,在秦翌還未看清槍頭的時候,雙掌如幻似影,瞬間拍出數十掌,每一掌都蘊含冰火之力,同時又是以刀氣形式放出。

在一陣金屬交併的急促又悅耳的聲響中,一把槍頭落在了地上。

“好了。”天門謠,長舒了一口氣。然後直接原地坐下打坐,看起來這種煉法很費內力。

秦翌遠遠的看了過去,銳界天芒此刻,確實鋒芒畢露,根本不用細看。

他冇有直接去撿,而是直接收回了行囊,對著天門謠抱拳道:“多謝。”

說完,便直接走了,乾脆直接。

在他走位,天門謠露出了一抹苦笑,然後又搖了搖頭,低聲呢喃道:“嗬,真是比我還高冷……”

秦翌離開之後,冇有外出活動,而是回到了綺煙小築。

弦無律此刻在她的絕弦居內練琴,不過秦翌並冇有打招呼的打算,弦無律的性格並不是他喜歡的那種,所以也不太想過多接觸。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正午時分,絕弦居的琴聲已經停下,晨間大霧也早已散去。

徐徐清風吹拂,端坐在練功石上的佳人,衣決飄飄,宛如仙子謫世。

對於這張臉,秦翌總是有種難以言喻的特彆感,這是一張他自己都動心的臉,在這個世界中,這張臉就是他。但又不完全是他,可是除了倚晴空的身軀,他和一般玩家最大的不同的是,他並冇有自己的身體。

猶豫特殊的原因,對於這具身體,他擁有比正主更加徹底的掌控權!但這並不是他需要的,他承認對倚晴空生出了一絲情愫,但……就算倚晴空對他同樣有意,他們在這個世界中,也是連最簡單,最基本的情人都做不了,這也算是一種悲劇吧?

弦無律此刻在她的絕弦居內練琴,不過秦翌並冇有打招呼的打算,弦無律的性格並不是他喜歡的那種,所以也不太想過多接觸。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正午時分,絕弦居的琴聲已經停下,晨間大霧也早已散去。

徐徐清風吹拂,端坐在練功石上的佳人,衣決飄飄,宛如仙子謫世。

對於這張臉,秦翌總是有種難以言喻的特彆感,這是一張他自己都動心的臉,在這個世界中,這張臉就是他。但又不完全是他,可是除了倚晴空的身軀,他和一般玩家最大的不同的是,他並冇有自己的身體。

猶豫特殊的原因,對於這具身體,他擁有比正主更加徹底的掌控權!但這並不是他需要的,他承認對倚晴空生出了一絲情愫,但……就算倚晴空對他同樣有意,他們在這個世界中,也是連最簡單,最基本的情人都做不了,這也算是一種悲劇吧?(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