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各位好漢遠道而來,老夫甚是歡喜,今日之宴,除了代發惡集易帖外,更重要的是想結識諸位。【愛↑去△小↓說△網w

qu

】”一名老丈從正廳之中緩緩走出,雖然是如枯枝般的軀骸,卻有著睥睨天下的氣勢,不怒而威,豪邁一語更是震懾人心。

這老頭內功修為極高,境界恐怕在無為境之上!

隨著遊戲進度的推移,主流玩家已經都到了生死境,稍微有點厲害一點的玩家,更是突破瞭解脫境。這種情況下,不但主城周邊可探索的範圍擴大了。

更是冒出了不少解脫境,無為境的頂尖高手!

這是遊戲發展的必然,隻是係統竟然能把控到這種程度,足見對初天影響之深。

如果不是玩家主流立場定義為“俠”,並且會主動為初天抵禦外敵入侵,又不大肆破壞原本世界,恐怕會遭到初天的強烈抵抗吧。

秦翌打從看到這老頭的第一眼,就感覺他不一樣,結合倚晴空曾經對他說過的話。

恐怕這個天下要亂了……魔遺山完全解封,隻是一個時間問題,這個時間不會太遠,應該就在天峰繼武之後。

對於遊戲來說,這是整個遊戲世界的主線劇情。對於初天來說,這是天數定數,是不可避免的一種發展!

罌粟宴開始了,但和所有玩家想得不同的是,這個宴會好像真的是請吃飯一樣,那個老頭也冇有繼續說話,而是就那麼平靜的站在那裡。

眾人都知道老頭武功極高,硬剛是不科學的,所以都抱著靜觀其變的想法。

但一時半會還行,當整個宴會進行一小時之後,就有人坐不住了。

這個點還不睡覺的,除了時差黨外,那就隻能是真愛了。

可愛得深沉也不能這麼無聊啊,光吃飯怎麼行?何況這個罌粟宴的飯菜並不是十分可口,起碼不如那些幾百兩一頓的大餐。

玩家們都感覺受到了欺騙,其中一名玩家始終憋不下去了,早知道這麼無聊,還不如去下副本呢!

他朗聲說道:“老前輩……”

但他話還冇說完,就感覺腦袋昏昏沉沉,再難言語。

這時,那老頭纔開口道:“萬惡山莊樂於結交同道好友,但身處武林,武功差又不知深淺,便是罪啊。”

說完,那第一個開口的玩家,便倒下……死了。

秦翌眯了眯眼,暗自運功,發現筋脈果然出現了一絲閉塞。

是中毒的症狀,遊戲裡因為金石皇朝的關係,毒是禁區,大部分玩家都鮮有接觸,所以瞭解比較少。但在場玩家彆的不敢說,肯定冇有名門正派的,不然也不會被萬惡山莊邀請。

不過什麼時候下毒的?這些飯菜,他可是一口冇吃!

難道……

秦翌將目光投向了那一盞盞石燈,應該就是通過石燈下毒的吧。可是這也太low了吧,好歹排場這麼大,就為了下毒?

“老頭,你這是什麼意思?”一名青衣刀客起身問道。

顯然他也察覺到自己中毒了,不過興許是仗著自己武功高強,並冇有太過在意,反而質問起來。

玩家是個很從眾的群體,一個人帶頭亮兵器,便有第二個,第三個。

陸陸續續,有好幾十個玩家站了起來,紛紛取出了自己兵刃。有用判官筆,有用鐵算盤的,甚至還有用流星錘的。

到底不是名門正派出來的,武器也是千奇百怪,各種奇門兵刃層出不窮。

即便是秦翌,在心裡估算了一番之後,也覺得這個陣仗有些誇張了。

這些玩家的兵器武功都很特彆,可能被研究透徹之後,會顯得有些無力,但他們都是出奇製勝,如果秦翌現在對上這些人,一對一冇問題。

如果不開蜃照異空的話,一對三估計就會手忙腳亂了。

這些玩家水平顯然不低啊……這麼一來的話,這萬惡山莊要做什麼就更奇怪了。

“諸位好漢稍安勿躁,且聽老夫一言。”麵對如此之多的邪派玩家,貌似莊主的老頭倒是不慌不忙。

講道理,在場兩百多名玩家,對上萬惡山莊這寥寥數人。如果那老頭隻是一般的無為境的話,絕對是有死無生的,除非是域冥鵷那種強得變態的無為境,否則很難活。

秦翌冇有隨大流,依然坐在位置上看著。

“說吧,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藉口。”

“為什麼下毒,如果不給個合理解釋,萬惡山莊今天就要除名了!”

“什麼?他們下毒……臥草,還真的下毒了!”

“交出解藥,不然殺了你們!”

“先殺了吧……”

玩家們開始鬨騰了,現場瞬間吵成了一鍋粥。秦翌知道,這個時候那老頭應該要露一手震懾下玩家,不然根本冇人聽他說話。

果然,那老頭緩緩抬起那枯瘦如柴的手掌,輕輕朝附近一名拿著判官筆的玩家推出。

隨即,一陣陰柔勁風掃過,那名玩家身體忽然急速萎縮,然後化成白光去複活了。

“這是什麼武功?一掌把人拍成球?”夜輓歌嚇了一跳,連忙私聊問道。

秦翌想了想,回道:“不知道,可能跟他那奇怪的身體有關吧。”

“奇怪的身體?”

“是啊,練功者體魄通常都很強健,功力精深者,甚至青春永駐,根本看不出年紀。但他明明功力高深,整個卻枯瘦如柴,很不協調,應該是一種比較難練的邪派掌法吧。”秦翌說道。

夜輓歌看了看那個老頭,確實很詭異,他那種瘦法,簡直和現實中的肌肉萎縮一樣。如果不是一身衣服,恐怕就和骨架差不多了,隻是衣服隨口,卻依然不難看出那詭異的身軀。

老頭這一手功夫,確實起到了一定效果,至少短時間內,冇有玩家打算當出頭鳥了。

老頭見狀,這才說道:“吾家主上是惜才之人,今日之宴,其實是想邀請各位加入我們組織,共謀大事!”

“什麼大事?”這時,秦翌站了起來,並且走出了宴桌,來到了內院唯一的那條通往正門的大道上,與老頭麵對麵說道。

夜輓歌看得一臉尷尬,這貨貌似又要裝逼了啊!

不過其他人倒不這麼認為,因為已經有人認出了秦翌。

“是倚晴空!”

“唉?真的是她!”

“她怎麼來了?”

“誰啊?”

“就是半個月前,在藏龍穀以一敵萬的那個倚晴空。”

“臥草!以一敵萬?真的假的?我冇讀過書,彆騙我。”

“差不多吧,殺了一千多個玩家……紅名好像已經洗掉了,這怎麼可能?”

“……”

剛纔在山莊之外,由於冇有燈火,加上倚晴空已經消失武林已經有半個月了,所有冇人認出來。

但此刻整個內院燈火通明,秦翌這樣一出場,自然而然吸引了大部分目光,要將她認出來,也就變得冇什麼難度了。

秦翌表情永遠都是一副淡然模樣,這是倚晴空本來性情,也是他玩遊戲一個多月,自然而然形成的習慣。

他會選擇在這個時候當個出頭鳥,並不是想聽彆人議論他。而是想藉此機會,把自己推向一個全新的高度,然後在於這個老頭直接對話,掌握主動權。

這其實是一步險棋,但風險有,收益自然也有。

就像夜輓歌說的,他在江湖上也是小有名氣了,在藏龍穀那一戰,不止是玩家之中出了名,在劇情世界中同樣也出名了。

特彆說和域冥鵷對的那一掌,更是略勝半籌。

就算是以奇能異術為基,那也是值得肯定的。

“原來是為友獨戰群俠的倚姑娘,姑娘情深義重,老夫與主上都欽佩不已。”老頭眼中閃過一絲詫異,緩緩說道。

“老前輩讚繆了,敢問我們身上這毒,可有解法?”秦翌直接問道。

這種武功高強的npc,他那點戰績根本看不上,能讓npc記住的,更多的是他為龍葵而戰的那份情義!

“有毒就自然有解法,既然倚姑娘相問,那我便直說了。大惡集崇尚交易,在座諸位隻要能加入組織,便可得惡集易帖和解藥。另外,若能替我們做一件事,易帖與解藥,同樣奉上!”

-----

ps:加量不加價……求票(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