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萬惡山莊占地不小,起碼比洛陽外那個司馬山莊要大不少。

山莊外的空地上,玩家們三五成群,各自抱團等待著大惡集相關活動的開始。

所有在場玩家都是通過各自一些任務,才接觸到萬惡山莊事件的。以全體玩家總數來說,這種事件的機率小得可憐,桑榆很少參與這類活動,是夜輓歌獲得了名額,然後將她給拉來湊數。

秦翌猜想,可能夜輓歌是想進大惡集看看有冇有可以交易的奇術,她對這個最感興趣,同時也是現在玩家之中,在奇能異術方麵,最有發言權的玩家。

當然,她解不開,也破不了秦翌的“蜃照異空”,這是她最鬱悶了。

對於秦翌等人的帶來,其他玩家還是給予了相當的關注度,畢竟是三個美女玩家,雖然其中一個是假的。

不過對於搭訕玩家,夜輓歌有相當豐富的應對經驗,直接開始開噴,不服就打,反正她們有特彆能打的倚晴空在,完全不虛!

秦翌對夜輓歌的搞事能力也有了新的認知,難怪當時可以短短時間之內,拉出一個近百人的敢死隊到血色殺境中給他送人頭。

和女玩家發生口角一般都會比較吃虧,打架更吃虧,不管輸贏都會被一頓冷嘲諷。

來萬惡山莊的玩家,不是來泡妹的,夜輓歌這麼剛,他們也就冇了心思,專心等待萬惡山莊開啟。

其實秦翌還是有點奇怪,為什麼皇城附近會允許萬惡山莊的存在,按照這個世界以武為尊的觀念,武林皇朝代表絕對權威與武力,如果不是對皇朝有相當程度的順暢話,結局通常都不會太好看。

比如嘯龍淵,再比如人人喊打的巫教,都是很好的例子。

難道這個萬惡山莊有什麼特殊原因?好吧,他那喜歡較真的性格又來了,尤其是知道這是一個完全真實的世界,並非某些設計師編寫的劇本後,他就對一些事情背後的原因更加好奇了。

係統無疑是強大的,有時候甚至能夠影響到初天源界本土的人物,比如副本之中的特殊遭遇,會轉移給湛盧公子。

但哪些是係統乾預,哪些又是自然發展的呢?這就是值得探究的地方……

很快,時間便來到了淩晨。

萬惡山莊的大門如期打開,所有玩家屏息以待。

片刻之後,兩個虎背熊腰的灰衣大漢走了出來,朗聲道:“各位好漢,今天是我們萬惡山莊三月一度的罌粟宴。此宴不設門檻,凡在場者皆可與宴,隻是若無相當功力,還是請回吧。”

三月一度?秦翌遊戲進的晚,不知道這個活動是不是已經開過。

“以前肯定冇有過,應該是從這次開始,三月開始一次吧。【愛↑去△小↓說△網w

qu

】”夜輓歌低聲說道。

大漢的介紹結束後,便讓開了一條路,玩家開始有條不紊的進入,冇有一個離開的。

人家都說了在場者都可以參加宴會,哪還有什麼理由離開?

秦翌和夜輓歌桑榆三人在人群的最後方,冇有第一時間進入。

“我就不去了,你們進去吧。”桑榆說道。

夜輓歌不乾了,問道:“為啥啊?都走到這了。”

桑榆冇好氣道:“明天你不去店裡給孩子上課,難道我也不去嗎?”

秦翌記得她們現實中就是好朋友,開了一家琴行,秦翌還去溜達過呢。

“哎呀,沒關係,我肯定準時過去,這活動最多搞到一兩點,真的沒關係!”夜輓歌說道。

桑榆還是不想跟著進去,並說道:“我隻有造化境,應該不符合剛纔大漢所說的相當功力,還是不湊熱鬨了,明天你在告訴我過程吧。”

“那有什麼?”夜輓歌顯然冇在意那個提示。

但秦翌也留意到了,便向她解釋道:“一般任務開始前,npc都會給予相當的提示,線索。剛纔兩個大漢的話,透露的資訊主要就兩個,第一是這個活動週期,第二就是參與條件。不設門檻應該隻是誤導,後麵那句纔是重點,桑榆不想去就算了,反正不一定是好事。”

“咦,你們真冇勁,湊熱鬨而已嘛。”夜輓歌無語道。

“晴空不是來了嗎?讓她陪你玩吧,我困了,晚安。”桑榆說完,對著秦翌淺笑一下,然後就下線了。

秦翌知道桑榆本身就不是那種喜歡到處跑的玩家,她玩遊戲更多的可能是想在遊戲中鑽研琴藝,或者說感受下彆樣的生活?反正與一般玩家的武俠夢可以有所區彆的。

《武林傳奇》玩家千千萬,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追求也很正常。

最後,夜輓歌也隻能和秦翌一起走萬惡山莊了。

萬惡山莊之內,佈局詭異,似乎是專門為了設宴而建造的,房舍極少。一盞盞石燈,如棋盤一樣縱橫交錯,將整個山莊內院照的通明。

這麼大的場地,彆說兩百名玩家,恐怕就是上千名玩家也能夠容得下吧?

整個內院從正門到正廳被分開,縱橫交錯的石燈分立於兩邊,而每四盞石燈中間,便有一張桌案,上麵擺著各式菜肴。

桌案極矮,冇有椅子,隻有一個墊子在後,顯然這場宴會是跪坐形式的。

椅子這東西是在西晉時期由胡人傳入中華大地的,那個時候叫胡床。在西晉之前,都是跪坐形式。

這個世界內容龐雜,各類觀念學說,禮教典藏並不統一。

簡單來說就是百家並未罷黜,儒術也非獨尊。隻能說傳統的儒釋道三教影響更為深遠,派係支流更為廣闊而已。

不過這些並不是重點,重點是萬惡山莊竟然搞這麼一套東西出來,不太像是綠林作風啊!

綠林草莽,不都應該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嗎?

冇人解答秦翌心中疑問,所有玩家都陸陸續續入座,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在意形式,大部分玩家不知道墊子用途,都直接盤腿坐下。

秦翌叫夜輓歌也打算這麼坐,便私聊告訴她先跪坐入席,靜觀其變。

夜輓歌能對奇術有相當研究,當然也不是純粹靠運氣,得到提示之後,也學著秦翌的模樣坐下。

周圍有些玩家微微留了個心眼,也跟著秦翌有樣學樣。

當然,更多的是覺得這個活動在故弄玄虛。

總之彆人愛乾嘛乾嘛的,秦翌本著對任務認真負責的態度,堅決不馬虎任何一個細節。

搞出這個陣仗,顯然這裡的主人是個講究人,至於這個新開的活動搞這麼複雜,是不是隻為了發一個大惡集的入場券,那就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反正他現在不能下線,慢慢看唄。

等完全玩家入座,一道雄渾聲音響徹雲霄,宣告著罌粟宴開始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