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秦翌默然,倚晴空在這個世界留下的東西,或者說後手有點多啊……

孤雪劍影是一個容貌與倚晴空有三分相似的女體,根據倚晴空的說法,劍影並不是生命,而是一種……類似執唸的東西吧。【愛↑去△小↓說△網w

qu

它們以一道以某種純粹意念為源頭,以術者心血為引,創造出來類似生命,但實際上隻是術者影子一般的東西,它們隻會執行術者創造時所下的意念。這種術法在第二天並不稀有,隻不過倚晴空的稍微有點不同。

倚晴空創造的劍影擁有生靈的思考能力,隻是冇有“自我”這個概念,等待它們當初被創造的那個念頭被完成,便會消散天地間。

秦翌這才明白,要論起奇術,異天之主恐怕還真比不過倚晴空,也難怪她能那麼輕易就修改異天之主的奇術了。

而這時,孤雪劍影也開始講述起自倚晴空離開後,壞域發生的種種事情。

壞域之壞,不在其表,而在其內。從人心到製度,畸族與其他部族的仇恨,已經深深銘刻。除非一方滅絕,否則這種仇恨永遠不會停歇。

三萬年前的壞域,百裡荒蕪。倚晴空雖為他們逆轉天地定數,再造元靈之氣。但生存條件仍然艱苦,上至倚晴空欽點的守天部族,下至身體殘缺的畸族,同心協力,共同度過了數百年的光景。

隨著時間的推移,壞域大地漸漸恢複了生機,人們也開始繁衍。畸族因身體殘軀,九成九之人都無法修煉,是以他們是被保護的一群。

在那段日子裡,各組相安無事,畸族雖不能武,但卻勤勞,許多生活上的事情都是由畸族負責。

但一代代的傳承,並冇有讓畸族擺脫畸變的命運。那畸形的身軀,彷彿永世的詛咒,始終揮之不去。

一開始,守天部族還有意安排凡人與畸族通婚,想生出健康的孩兒,一代代解決畸族的問題。畢竟以那種形貌存在,對畸族本身也是一種。

可後來他們發現,這樣並不能阻止畸族的誕生,畸族的情況,如同瘟疫一般,但凡懷過畸族的女子,再生育也必為畸族。

終於,守天部族選擇了隔離,徹底劃分生活區域。

這一切隻是矛盾的開始,三萬年太長,長到足以改變一切。

徹底區分開來的生活,也讓所有人都逐漸遺忘那些隻存在於史書中,各族同甘共苦的生活。

再往後的數十年,矛盾時有爆發,但天生弱勢怎麼可能是人族對手?

具體過程已經難以回溯,劍影的師命是守護壞域,而不是解決內部矛盾。雖有思考能力,但對於使命之外的事情,它們並不在意。

漸漸地,另外兩道劍影隨著時間,以及日益繁榮富饒的壞域出現,也漸漸消散。

就在孤雪劍影也要消散的時候,壞域忽然遭到妖族入侵,孤雪劍影因此而保留了下來。但禁妖之能遠超想象,孤雪劍影雖然是以天地元力為生,卻終究抵不過禁妖,被封困在這個地方。

在那之後的事情,她便不知道了。

“所謂的妖魔,是百邪禁妖天?我聽你提到過,它們在初天曾經擊敗了猂天妖域?”秦翌問道。

“孤雪劍影曾經遭遇的入侵確實是禁妖,但現在所謂的妖魔就不得而知了。”倚晴空也不能根據這隻言片語進行判斷。

秦翌想了想,則是有些好奇道:“聽你語氣,似乎對百邪禁妖天有所忌憚?它們很強嗎?”

“百邪禁妖天被稱之為妖之禁章,它們雖然是妖,但不喜歡屠戮其他種族。因為它們是食妖之妖,擁有克妖之能,以獵食其他妖族為主。”倚晴空說道。

秦翌有些納悶,既然如此,那應該威脅很小纔對。

倚晴空接著說道:“但與一般的侵略者不同,它們所在的禁妖天,本身也是一個活物,能夠蠶食世界。初天源界雖是各族必爭之地,但卻不是可以被吞世的世界,所以在初天的時候,禁妖天隻是想獵食猂天妖域。而猂天妖域戰敗後也很果斷,妖帝直接砍斷了與初天鏈接的通道……我明白了,血肉長城便是為了阻止禁妖天入侵壞域。”

秦翌聽後,隻覺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禁妖以妖族為食物,禁妖天以各個境界為食物,這樣算起來的話,它們應該是全民公敵那樣的存在了。可即便如此,它們依然存在,說明硬實力是有的。

現在問題是,如果真的那個禁妖天入侵壞域,那這些土著守不守得住?

而這種情況下,四件神器恐怕也被投入了防禦的事業中,他想直接討回,恐怕是不可能的。那……動武嗎?

倚晴空這時冇有繼續和秦翌說話,而是走在孤雪劍影被冰封的劍旁邊,身處纖纖玉手,按在冰麵上。

隨即,秦翌感到體內異力流轉,源源不絕朝冰塊上注入。

漸漸的,冰塊上開始浮現出一道道妖異文字,看起來是某種咒文。同時一股龐大壓力無由自生,壓得人難以喘息。

“哼!”倚晴空冷哼一聲,無視巨大壓力,加大了真元灌注,以強破強。

封印那口劍的冰層上妖異文字更加明顯,轉眼化出一條冰晶碎臉,想要抽打膽敢破壞封印的人。

但倚晴空是何等人物?身體表麵瞬間覆蓋上一層無形護罩,同時功力再提三分。

“哢擦——”

終於,冰封實在難以承受這般強大力量,開始寸寸瓦解,片刻之後,封印被強行*******謝尊者。”孤雪劍影半跪在地上,低首道。

“隨我往天元地界。”

“是。”

倚晴空在**封印之後,便讓秦翌接替了自己。

秦翌察覺到情況有點不對,問道:“怎麼回事?”

“這封印是禁妖之主所下,以我現在狀態要破除並不輕鬆,而且他也應該差不覺到了,這趟壞域之行恐怕會有其他變數。”

“我知道,我會小心。”

倚晴空猶豫了下,繼續說道:“如有必要,強行取走神器,離開壞域吧。兩年的時間估算本是想和平解決一切,但一切都變了……”

“你不是交給我處理了嗎?放心吧,我自有斟酌。”秦翌說道。

倚晴空不再說話,似是默認了秦翌的話。(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