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倚晴空以秘法眨眼恢複功體,確實就和作弊一樣,但她第一時間做這件事,明顯是考慮到安全問題了。

畢竟這趟壞域之行不再是她一人之事,秦翌與她不同,秦翌的靈識,身死既消,她必須要保證秦翌也能安全回到初天。

同時,她瞬間將功體恢複,也大大的方便了秦翌,畢竟冇有武功怎麼行動?至於這個行為對自己的影響,她冇辦法考慮太多。

秦翌並不是那種必須得一步步學習纔能有所成就的人,他學任何東西,隻要掌握了基礎,便可以直接接觸高深的相關東西。從這方麵來說,稱他一聲天才也不為過。

在瞭解初天武學的基礎理論,以及一些口訣術語之後,他便開始自行理解身上現存的幾門武學了。

倚晴空在初天練的武功,雖說可以交,但隻有倚晴空本人用纔有相當的效果,因為倚晴空武功注重武境,這個武境不是遊戲區分強弱等級那個境界等級。

按照她的話說,凡初天武者,可分為九個境界。

其一守式:武者習其招,明其式,勿輕言巧變,但守己式,使彼巧無所施。

其二貫氣:氣為萬物本,貫於己身,明於己心,融於式,是為貫氣。

其三小巧:招變機巧,避敵鋒芒,式化萬千,武堪小成。

其四用智:智,知也。武未至於神,未能灼見境意,而其效著不能深知,故必用智深算而入於妙。

其五通幽:通,有研窮精究之功;幽,有玄遠深奧之妙。蓋敵心虛靈洞沏,能深知敵意而造於妙也,故曰通幽。【愛↑去△小↓說△網w

qu

其六具體:人各有長,未免一偏,能兼眾武之長,故曰具體。如遇戰則戰勝,取勢則勢高,攻則攻;守則守是也。

而最後三境,也是最難領悟的三個境界。分彆為坐照、返虛與入神……不勞神思而不意灼然在目,故曰坐照。見山非山,無武是武,眼不存礙,則無所掛礙,渾然若虛,是為返虛。神遊天地,妙而不可知,故曰入神。

這武者九境,與修為並冇有必然關係,但卻又存在直接關係。若修為不達,固中境界猶如水中花,鏡中月,虛而不實,隻堪自娛。

倚晴空對他的評價,是在第六境!要知道他可是武學零基礎的一個資訊時代人,能得到這等評價,足見倚晴空對他的肯定。

他行囊中準備了不少烹飪食物,按照普通食量與消耗來算,大約夠用兩個月左右。

秦翌這段時間來,除了熟悉內功之外,也在不斷演練槍法與輕功。雖然遊戲性質的東西都消失了,但之前的屬性卻並冇有改變,該有的力量與身法一點也不差。加上近無為境的功體,僅僅不過一個月的時間,他便能在血色殺境中,與倚晴空正常對招了。

穿界石所在的孤峰其實是一座懸浮在雲海之上的小山,秦翌剛知道這個事情的時候,愣了半天,這個地方竟然還有反重力的浮石,搞得跟蜀山劍俠傳似的。

不過當他熟練掌握《倚雲行風》這門輕功之後,浮空山巒在他眼中也不算什麼了。這門輕功是倚晴空所創,十分依靠本身修為,解脫境時期,便可淩空虛度。若是到了無為境,一日千裡,憑虛禦風也不是什麼難事。

這段時間,倚晴空也終於對他談起了來壞域目的,她是為了取回當年留在這裡的四件神器。

當年她與孽魔激戰,將整個壞域破壞殆儘,為了穩定境界,她將隨身四件神器留下鎮守四方,穩定境界根基。壞域時間流速遠快於初天,如今壞域已經過去數萬年,整個境界也都已經穩定下來,也是時候取回東西了。

就單單秦翌所看見到的環境來說,這裡稱之為壞域已經有點不合適了。尤其是穿界石浮山,簡直就像是人間仙境!

月餘時間,他已經能夠獨擋一麵,於是便運轉倚雲行風,淩空從萬丈浮山躍下。耳旁風聲呼嘯,絲毫影響不了他此刻舒朗心情。人,對於天空總有一種嚮往,嚮往能夠不藉助任何工具自由翱翔其上。

此刻他雖然還做不到所謂的自由翱翔,但淩空飛躍的感覺,確實讓人不由暢懷,心情也隨之開朗。

不過他並冇有太過分心,如果亂了倚雲行風的浮身氣勁,直勾勾掉下去就麻煩了。

當他身體沉入雲海,穿過其中後,一副唯美的山河畫卷映入眼簾。

“這地方,應該不算是壞域了吧?”秦翌以心語傳聲感歎道。這是他這一個月來所學會的,用於方便與倚晴空交流。

畢竟大部分時間倚晴空都是在養魂,也不知道她這魂到底要養到什麼時候。

“嗯……雖曆萬載,但此界能有如今景貌,確實讓我欣慰。”倚晴空也不無感歎道。

“不難看出你對壞域始終存有一份虧欠,但錯不在你。就算你不來,此界生靈也逃不過孽魔屠戮。”秦翌說道。

交談間,身形也穩穩落在地上。

壞域構成元素大致類同初天,所以行走在這方天地間,秦翌並冇有感覺到其他不適。

就目標來說還是挺明確的,但實際做起來還是有點麻煩的。

當時四神器是用於鎮守四方,可如今重臨壞域,格局與四大神器所在具體全部都成了未解之謎。看似有兩年多的時間,但仔細計算起來,時間並不是很充裕……主要是還清楚如今的壞域疆域幾何,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找當地人問問。

剛纔降下來的途中,他注意幾裡外有一座村落,在辨彆方向後,他便朝村落方向疾馳而去。

不得不說的是,《倚雲行風》這門輕功比《雙極異行》要好上不知多少,光是趕路就有種來去如風的感覺。

不過隻要一想到這是倚晴空自創的輕功,一切似乎就變得理所當然了。畢竟她哪怕是毫無功力在身,也能在短短時間從天地間吸收靈元之氣,轉換成自身功力。

和她的手段比起來,那些練了幾百年內功的人真心弱爆了……或許,這纔是入神之境可怕的地方吧?不過她既然隨隨便便就能聚集一身功力,那在初天和半鴉天等人結義同修又是為啥?

接觸越多,秦翌對倚晴空就越發好奇,總感覺她渾身都是秘密,而且揭開一層還有一層,似乎整個人的構成都是迷……

冇過多久,他便停了下來。

遠處山坳下有一條小溪,一群孩童正在溪邊玩耍。

這副場景讓秦翌恍惚間,想起了小時候在孤兒院時候的事情。那時年後,蝶夢也隻不過是一個五六歲的小姑娘,整個跟在自己屁股後麵。隻可惜六歲那年,蝶夢就被人領養了,從此了無音訊。

而秦翌在一年之後,也被人領養。養父母給了他一個幸福美滿的童年,親情與物質都得到了滿足,現在想起來,自己無疑是幸運的。

隻可惜世事變化太快,高樓大廈也能夠轉眼傾頹……

秦翌內心平靜的看著溪邊孩童玩耍,正當他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小孩突然回頭!

這一瞬間,秦翌有種世界觀崩塌的感覺。

原因無他,而是小孩麵目太過駭人!回頭的小孩,那顆小腦袋上,竟然擠著三張臉!五官……或者十五官扭曲猙獰,恐怖非常!

那小孩看見秦翌,似乎是露出了一個笑容……就算是笑容吧。秦翌無法分辨,因為她有三張臉!擠在一起根本冇辦法判斷表情。

其他小孩子也跟著停下嬉戲,同時回頭……

秦翌心中那點溫情,徹底熄滅了。那群小孩,有的兩個鼻三口,有的五目六耳,一個個看起來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如果現在不是晴空萬裡的白天,他幾乎認為這是鬨鬼了。

這群小孩先是愣了一會,然後其中一個看上去比較年長一點的小孩突然大叫一聲,一群麵容恐怖的小孩便開始奪路而逃。

好像秦翌纔是真正恐怖的存在一樣……這一係列的變化,畫風轉得太快了,搞得他好半天都冇反應過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