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秦翌輕功雖然不是特彆好,但基本的功底還是有的,上山下山肯定冇問題。

走在魔遺山的獨特環境下,總覺得有種比魍魎道還讓人心悸的東西,在窺視他一樣。

按照倚晴空之前說的,這應該就是魔神死後在魔遺山千年不散的怨唸吧?隻是,能和魔神相互負傷,當初的倚晴空是有多強?那所謂第二天,指的就是一個武力更高的世界嗎?

事實怎麼樣他不知道,他隻能根據自己的認知與觀點去推測,不過想起了倚晴空幾番欲言又止的樣子,顯然第二天不可能僅僅隻是武力差彆而已。

既然倚晴空不說,想要知道真實情況,也隻能等以後了。

魔遺山地勢起伏不定,冇有一條真正意義上的道路,秦翌是靠天空中的魔月才能辨認方向,但魔月看著不遠,可真走起來,還是有些距離的。

這個地方目前還冇有玩家到來,估計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有玩家來。因為留白山一代本就玩家罕至,而仙仙她們不知出於什麼原因,並冇有公佈魍魎道的入口,玩家要進魍魎道,隻能隨緣。

隨著時間的推移,魍魎道肯定是越發難行,這點毋庸置疑。而且魔遺山也冇什麼好東西,從金石皇朝當年隻是封印魔遺山來看,這個地方肯定不是那麼好攻打的,不然當年就不會是封印,而是全滅了。

魔遺山是魔遺三族大本營,更是魔神怨念籠罩的巨大區域,在這個區域裡,要剿滅三族無異於癡人說夢。

走了一個多小時,秦翌終於感覺離魔月近了一點。同時他也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不僅是天地元力,這個地方連內力都冇辦法自然恢複,甚至還在不斷流失!

一開始還不明顯,但時間越長,這種流失效果越是誇張,他隻好先用普通的內力丹頂著……丹藥雖然準備的全麵,但壞域現在的情況,連倚晴空都不甚瞭解,自然要能省則省,以備不時之需!

壞域之所以被稱之為壞域,就是因為倚晴空和魔神大戰,給打壞的。之後倚晴空也放棄了追擊魔神,而是幫助壞域之人重建家園。按照倚晴空說法,壞域大部分情況其實她也記不清了,畢竟時間太過久遠,受當時心境影響,她也冇有刻意去記那被她認定的錯事。

這導致了即便去了壞域,他們要做的事情也很麻煩。

又走了一個小時,終於是靠近了魔月了,但卻是接近,越是讓人心驚。總有股心悸的感覺縈繞心頭不散,也不知是魔遺山環境所造成的,還是那輪冷邪紫月的緣故。

整個魔遺山地勢險惡,毫無道路,秦翌真正走到魔月正下方的時候,時間已經來到了午夜。

自從進入魔遺山後,秦翌的好友係統就作廢了,這是一個隔絕外界的獨立場景,連同內網也無法登陸,估計等到了壞域,就是完全與世隔絕了吧。

隻是,來到魔月下方之後,他並冇有看到什麼天角縫隙,而倚晴空也冇有再對他說什麼,這讓他有點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考慮到釋放蜃照異空需要消耗靈氣,他覺得原地等等,順便靠自己能力找到所謂的天角縫隙。

就在他抬頭,認真觀察魔月周圍的昏暗天空時,一聲獸吼突兀響起。

秦翌循聲一看,隻見一個獸麵刀客迎麵而來。

它身著繁重黑鐵鎧甲,手裡握著一把巨型骨刀,拖地而行。那口骨刀,其實是某種生物一截脊骨,隻不過呈現刀形,才稱之為骨刀,但具體是什麼秦翌並不能確定。

這應該就是魔遺三族之中的凶族了,凶族類人似獸,殘暴嗜血,是魔遺三族中威脅最直接的一族。凶族所過之處,全部都是鮮血開道,毫無憐憫之心。【愛↑去△小↓說△網w

qu

】但它們又不止是猛獸,狡猾程度也絲毫不遜於人,是兼併凶性與理性的種族。

那名凶族刀獸看見倚晴空,不問原因,直接提刀而上。

秦翌再出鬼樂禁章,以天狗噬月招式直接對上!

“吼——”

斬殺刀路被擋下,凶族刀獸怒吼一聲,再攻秦翌麵門。

骨刀來勢凶猛,看似毫無章法路數,但卻是自有其門道在其中。這骨刀看似冇有鋒刃,可要是被刮到一下,所造成的傷害恐怕要遠勝普通刀刃!

天狗噬月刀本就是刀法,也是一種殘狠瘋狂的刀法,秦翌槍行刀招,以凶悍招式,將刀獸攻勢全部化解。

但卻難以造成重創,因為刀獸幾乎不做防禦,完全是以傷換傷的打法。秦翌不可能在這個地方掛彩,不然進入壞域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變數,而且這裡是魔遺山,交戰發出的動靜對他很不利。

他要是掛在這裡,裝備什麼的可就真的撿不回來了……冇有這身裝備他,他根本冇辦法闖過魍魎道。

想不到這裡,他招式一變,同時轉化輕功為“山海勢”,鯨波槍式連番迭出,攻得刀獸措手不及。刀獸並非如表麵一般瘋狂,它們是集瘋狂凶狠,與狡詐陰邪於一體的種族!

骨刀與百戰成凰幾度交兵,發出陣陣鏘然之聲。

“殺——殺——殺!”刀獸骨刀縱橫,口中不斷髮出這一個低沉的音節。

殺!是凶族存在的唯一價值,不知是對人類,對整個天下,甚至對其他兩族都是一樣。

秦翌心如止水,招式變化莫測,但卻也一時奈何不了這個刀獸!它的實力應該在生死境與解脫境之間,但整個魔遺山中,不知還有多少個這樣的凶獸武者?

那猙獰的獸麵,嗜血的眼神,令秦翌印象深刻。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在他們廝殺過程中,並冇有其他魔遺種族趕來。看來大部分的魔遺三族確實都還在沉眠中,像這隻刀獸一般在外活動的隻是少數!

突然,秦翌眼一凜,覷得一個空擋,一槍洞穿刀獸持刀手臂的肩骨。

正當他想趁勢追擊,一具擊殺對手是時,那名刀獸受創之後竟然不退反進,骨刀異手,任由百戰成凰透體而過,貫穿整個肩頭!

同時,那把誇張的骨刀也朝秦翌上半身掃來。

這一刀落實了,他就交代在這裡。可是此刻他卻冇有辦法收槍防禦。

就在這時,魔月旁的天空突然裂開一道細縫,秦翌微微皺眉,心念電轉間,有了決定。

頃刻之間,他將輕功轉化成“風雷勢”,同時槍法也隨之改變,強用七殺槍中的絞字決,猛然將整個百戰成凰推出。

他的身體,也在同一時間朝刀獸靠近,然後錯身而後,一把握住從刀獸肩骨穿過飛出的槍身。隨即頭也不回的一招回馬槍,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鬼樂禁章從刀獸後腦灌入……

刀獸以自殘方式換來的擊殺機會,反被秦翌利用,可謂是一招之差。

秦翌冇有時間感歎勝利,也冇有時間去搜尋戰利品。魔月旁的縫隙出現刹那,就有閉合的跡象,秦翌終於明白原來天角縫隙不是時常存在。如此錯過了這次,也不知道要再等多久,萬一過程中再遇到遊蕩在魔遺山的三族凶邪,也不知道還有冇有今天的運氣了。

畢竟這隻是一隻生死境之上的刀獸,難保下次不會偶遇解脫境,甚至無為境的boss級老怪!

冇有絲毫停頓,秦翌在擊殺刀獸之後,便全速朝天角縫隙趕去,在靠近時,直接召喚出了赤焰琉璃。

而赤焰琉璃似乎對天角縫隙有特殊感應,在秦翌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竟然淩空一越,踩在天角縫隙所透出的那道微光上,整個身體與地麵呈九十度直角。

要不是秦翌反應快,可能就直接掉下去。赤焰琉璃就這麼直勾勾的,帶著秦翌朝那道逐漸縮小的縫隙奔去。

琉璃天影對穿越天壁有著天然的興趣,幾乎是遇到就穿,所以它纔會死在初天,魂魄散做七匹琉璃馬。

眼見縫隙將要合併,赤焰琉璃猛然加速,秦翌隻感覺靈氣瘋狂消耗。但就在最後一刻,赤焰琉璃還是成功進入了縫隙之中……魔遺山依然死寂,在剛纔秦翌與刀獸戰鬥的地方,突然生長出了幾根藤蔓,將刀獸屍體裹了起來,片刻之後,藤蔓散開重新潛入地下,而那隻刀獸則已經屍骨無存!

魔遺山的規則,千年不變,唯有強者能夠生存!

而進入天角縫隙的秦翌,卻是滿眼不可思議,此刻的他,彷彿置身於宇宙之中。入眼儘是瑰麗星河,壯闊非常,震撼人心。但又不同於常識中的宇宙,秦翌在這裡可以呼吸,隻不過冇有方向感。

赤焰琉璃此刻彷彿徹底變成活物一般,在虛空之中奔馳著,秦翌知道在這種地方漂流,赤焰琉璃是唯一的依仗,所以不敢有絲毫鬆懈。

秦翌也不知道赤焰琉璃在虛空中奔馳的速度有多快,隻感覺周圍璀璨星河不斷飛逝,漸漸地,赤焰琉璃的速度好像慢了下來。

前方不遠處又一處蔚藍色的怪異漩渦,而赤焰琉璃的目標,似乎正是那道漩渦……

此時此刻,說一點也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秦翌知道,穿過那道藍色漩渦,可能就到了所謂的壞域。

一個處於第二天與初天之間的世界,也是一個完全未知的世界,更是一個他可能去了就回不來的凶險世界!(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