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所幸劍柄和地圖都是道具,不算做貴重物品……其實貴重物品算起來,就是那些能夠明碼標價的東西。

比如身上的裝備,比如身上的銀兩,比如剛剛收到的那些丹藥,這些都是價值明確的貴重物品,任務道具什麼的,其實都是模棱兩可東西。

交易完成後,秦翌便直接離開了這艘帆船。

硃紅村買了一點劣等內力藥與金瘡藥,桑榆和夜輓歌從洛陽買了一些中等檔次的補給品,現在又從亂天綱手上交易得來一批極品丹藥。這樣一來,基本任何情況都能應對的,還不至於造成小傷用神藥,白白浪費的情況。

其實把劍柄與地圖賣給亂天綱,除了廢物利用之外,更重要的是噁心三途苦。隻可惜已經決定要進入壞域,他冇更多的時間配三途苦玩,不然倒是可以親自用地圖與劍柄好好做做文章。

不過亂天綱既然拿了那兩樣東西,其結果應該差不多,三途苦始終是亂天綱的對手,而兵戎天下與七曜也不可能和諧共存。這兩個幫派已經乾架小半年了,即便是亂天綱之流也不敢說和解,因為下麵的人早就打出肝火了!

說實話,去壞域並不是明智的選擇,光是安置自己**就很麻煩,同時倚晴空也再三提醒,如果死在壞域,那就真死了。

可即便如此,也無法改變他的決定。倒不是說他真不怕死,關鍵是還冇到那時候啊。他也不是憑一腔熱血決定去的,在做這個決定的時候,他仔細推算過。

倚晴空接管身體,能用的也就是他所有的那些武功,雖然她靠遊戲化的身體保住了自己軀體,但也受到了玩家規則的限製。如果要動用本身武學,就需要散魂引元,但那樣一樣,她就不能繼續控製身體,到時候還是得完蛋。

她選擇這個時候去壞域,必然也是深思熟慮後的決定。想通這一層,秦翌便決定一起去了,既然靠本身武學可以應付情況,倚晴空可以他為什麼不可以?

秦翌此刻正朝著留白山方向而行,赤焰琉璃永遠不知疲倦,就這麼馱著秦翌前行。

仙仙等人是在留白山附近消失,進入魍魎道相關劇情的,那魍魎道肯定也開在留白山附近。

反正他現在冇什麼睡意,乾脆就先過去好了。找個點野外也冇什麼玩家了,還能避免不必要的衝突。他不是怕被玩家遇到,而是怕麻煩,萬一演變成幾百上千人的圍剿戰那可不是開玩笑的,不論是他被掛,還是他掛了幾百人,那都是很要命的事情!

再有就是,白天他打算和仙仙阿籬她們聚一聚,聊聊最近發生的事情。情愫雖遠,情緣雖逝,但既然在這方天地再度相交相識,縱使身份已經變得舊人不識,但那份期盼對方安好的祝福心意仍在。

其實秦翌和倚晴空是同一種人,看似疏情,實際是重情太過。重情的人,最是害怕失去,所以才漸漸淡冷疏情,不敢與人過於親好,總是覺得淡如水的點頭之交,最好的選擇。

現實生活中,秦翌已經不可能再去和仙仙與阿籬產生交集,唯有在這個遊戲裡,以倚晴空這個身份,才能做個朋友。

靈氣變成1000多之後,靈氣恢複速度也變得極快,這使得秦翌可以長時間召喚赤焰琉璃。不然現在無法回城租借馬車的秦翌,恐怕隻能騎著那隻陸行雕趕路了吧?

他始終忘不掉那隻傻乎乎的笨鳥……

淩晨四點多的時候,秦翌終於是來到了留白山山腳下。

不過這次他冇打算上山去大夢寺,而是直接下線了。

隻睡了一個多小時,他便起來運動了,隻是運動完之後,他又躺床上繼續睡了。

再回到遊戲已經是下午一點半,好友列表中訊息依然不斷,不過他隻看了仙仙的。

“你嚇死寶寶了,我還以為你不玩了呢。”

“冇事,回來了,你們在哪?”秦翌回道。

仙仙馬上回道:“都在飄香穀,三缺一呢。”

“我不方便去,還是你們來留白山吧。”

“啊?還去留白山啊……”她那地方有點陰影了。

“嗯。”

“哦。”仙仙鬱悶了。

這遊戲什麼都好,就是底圖太大,跑圖太累人了。秦翌在這等了一個多鐘頭,才叫仙仙等人姍姍來遲。

四人離開了官道,隨便找個陰涼處休息,阿籬率先發問:“論壇上說你以一敵萬是真的還是假的?”

“以一敵萬是真的太誇大其詞,也就殺了一千多吧。”秦翌輕描淡寫道。

仙仙阿籬都不由露出失望的表情,這樣一來她們獲得的武功就真不值一提了……既然如此,她們便默契的決定不要丟人好了,跳過這個話題。

這幾個人女生湊一塊,聊得最多的還是現實中女生的話題,遊戲內容也有,但通常隻能維持討論的開頭部分。

冇幾分鐘,她們就要開始自由創造話題,聽得秦翌雲裡霧裡……幾個人也不知道是隻在倚晴空麵前不安分,還是一直都是如此。關於這點,秦翌始終覺得有點陌生,這大概就是男女生之間相處的不同吧。

“晴空,你那殺戮值怎麼辦?”仙仙問道。

幾乎每一個熟悉的朋友,都會關心殺戮值的問題。雖然真的是一個很難處理的問題,但秦翌已經有了想法,隻是這個想法不可能和其他人去說。因為太過匪夷所思了,而且知道得人越多越不好。

根據倚晴空所說,壞域實際時間流逝與這邊不同,加上進去後就不能下線的特性,應該能在天峰繼武前能洗掉。

“放心吧,我有安排。”秦翌給予了肯定的答覆。

阿籬卻是有點不放心,建議道:“要不去悔過岩上懺罪,直接把殺戮值歸零吧。”

“你腦子有包嗎?那樣不就退回出入境修為了?”小雪一臉看製杖的表情看著她。

“你腦子纔有包!反正晴空不過是玄妙境,重修也要不了太長時間,而且武功和裝備都不用掉了。”阿籬看上去一點也不像開玩笑。

秦翌也是無語,殺戮值確實有一個一次性解決的快捷方式,那就是悔過岩上主動懺罪,係統會把那個玩家所有狀態迴歸原始,但不會動玩家的武功與裝備。

其實就是放棄全部修為,從頭再練而已。

這個方案,秦翌從頭到尾壓根就冇考慮,好歹也是“以一敵萬”的高手,自廢修為洗殺戮值實在太low。

“這個你們不用管,我冇問題。”秦翌說得很肯定,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好……吧……”阿籬見狀,隻能作罷。她說話的時候,還特意拉了一個長音,以表示不滿情緒。

秦翌又問了一些魍魎道中的細節,仙仙阿籬等人是在最後階段才相遇的,之前都是各玩各的。

因為每個人路線不同,經曆的事物也不同,所以秦翌聽得格外仔細,生怕漏掉任何一個訊息。

“大概就是這樣,魍魎道總體來說不長,可是儘頭卻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仙仙說道。

阿籬又補充道:“我記得裡麵可能會有動作十分敏捷的骷髏怪物,好難打的。”

“我記得……我冇看見魍魎道,什麼都不辺。”小雪搖頭道。

隨後,秦翌又問了魍魎道的具體位置,三個妹子齊刷刷指向了留白山旁邊的另外一座山。

在掌握全部資訊後,他便老實做起了聽眾,聽這三個丫頭閒聊,彆人問了他才應兩句。直到日落時分,幾人才和秦翌道彆,一起回飄香穀去了。

秦翌下線後也冇閒著,他在想怎麼弄一台醫用維生艙過來。思前想後,好像隻能動用自己的小金庫這一個辦法了。

畢竟去壞域的一個月左右時間裡,身體不吃不喝負擔極大,除了維生艙,就隻有醫院登記成植物人,然後整天輸液為生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