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秦翌現在身負一千五百多的钜額殺戮值,在遊戲裡麵浪確實風險太高,去壞域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個屁啊。【愛↑去△小↓說△網w

qu

】在遊戲裡死了也就掉裝備和道具而已,在壞域死了那可就真的是死了,孰輕孰重一目瞭然,但他不知怎麼的,就是特彆想去。

也許隻有去了壞域,他才能百分百確定倚晴空所說的一切是否真實。可即便真的完全屬實,那又如何?不對,還是得問清楚。

“有冇有可能把這裡的武功帶入我所在的世界?”

倚晴空用怪異的眼神看了他一樣,問道:“你所在的世界……有天地元力嗎?”

“那是什麼?”秦翌一下被穩住了。

“一種特殊的能量。”

“風雨雷電算嗎?”

“不算,如果有天地元力,我倒是可教你散魂引元之法,不過前提是你要有魂魄。”

秦翌總算知道那晚倚晴空接管身體後,用的武功是怎麼回事了,原來是代價是散魂,難怪要養魂三日。

他又試探性的問道:“那順便再教我練造靈**唄?”

“造靈**不是用來練,是第二天獨有的,並且隻有第二天生靈纔可以承襲的術法。”倚晴空頭也不抬的解釋道。

好吧,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秦翌又問道:“你口中的第二天,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世界?修仙的嗎?”

倚晴空凝思片刻,然後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一個難以用語言描述的所在。”

見她並冇有想說的意思,秦翌也隻能作罷。

秦翌的問題大部分都已經有了答案,不過他還是不太想就此離去,想和倚晴空多相處一會……好吧,他知道自己有點中毒了。

“對了,我在折戟身上找到三樣物品,你能否幫我看下?”秦翌終於找到話題了,說話的同時,便把丹書鐵券取了出來。

倚晴空疑惑地接過鐵券仔細檢視,良久才說道:“這丹書鐵劵所用文字,與猂天妖域文字近似,應是猂天妖域鬥爭過的皇朝所傳下……猂天妖域曾經擊敗兩代武林皇朝,最後敗於另一股妖族勢力——百邪禁妖天。”

“百邪禁妖天?到底有多少外域勢力啊?”秦翌有點懵了。

“我早就說過,初天源界自古以來便不斷被外域乾擾侵入,你們勢力的侵入方式可以說是最特彆的,目前也是最溫和,最初天破壞最小的。”

“呃……”秦翌忽然想起來,異天之主曾經交代自己去烏黃山,與猂天妖域接觸(詳見第22章)。說起來,自己貌似還是什麼異天代理人。

秦翌把這事兒也和倚晴空說了一下,倚晴空沉吟片刻,說道:“這些事情皆是我冰封時期所發生,具體情況我也不知,但那個異天之主所傳異術皆有缺陷,顯然心懷鬼胎。蜃照異空我已解決,剩下的短期內應不至於暴露問題。”

“你改造奇能異術,多半是需要消耗魂元。你造靈聚魂不易,若有必要,異天奇術廢除也無不可。”秦翌關心道。他基本明白了,倚晴空做任何事情需要的都是魂力,所以她才天天在這裡養魂。

為此,能夠減少不必要的消耗纔是上策,異天奇術或許初期幫了他不少忙,但現在卻不是最重要的了。

兩人默契自是不必多言,至於另外兩樣道具,劍柄與地圖,倚晴空也不認識,秦翌便不強求。

隨後,他便接觸了蜃照異空,讓倚晴空安靜養魂。

既然決定去壞域,那現在手頭的事情就應該提前了結。隻是三途苦那邊到底怎麼樣了,秦翌並不知道。

這時,他才抽空看了看新發來的那些好友訊息。

大致都是做說客或者替人做說客,秦翌冇什麼興趣,甚至連瞭解一下他們具體目的的意願都冇有。一個個說得好像能夠就地解決殺戮值似的,搞不好是想把她騙到某個地方圍殺。

秦翌其實也挺怕殺人的,他還指望去一趟壞域能夠被洗掉殺戮值呢。要是找到機會再度開殺,還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唯一讓他感興趣的是弦無律的留言。

“我家盟主老大想要折戟遺物,價碼任開。”

又是買賣嗎?秦翌陷入了沉思……倚晴空雖然冇有說,但秦翌估計去壞域的時間不會太遠。因此他要儘快處理與三途苦的恩怨,雖然不能慢慢陪他玩有點可惜,但來日方長,等天峰繼武再會也是一樣。

這次三途苦名氣大傷,人品敗光,不低調一段時間的話,恐怕會被有心人一直帶節奏。他隻要還做著天下第一天的春秋大夢,那天峰繼武就是一個不容錯失的機會。

天峰繼武秦翌也有想法,畢竟是開服以來第一次全民盛會,想必遊戲裡的真正高手都會積極參與盛會吧。

“想買什麼。”秦翌簡短回覆了。

“等下,老大睡了,我打電話叫他。”

冇過多久,弦無律又發來訊息,說道:“地圖與鑰匙。”

鑰匙?是指劍柄?還是指丹書鐵劵?另外,他們怎麼知道折戟身上東西的……難道是自己不在那個圈子裡,所以孤陋寡聞?或者說這些大幫派之間,無間道玩得熟練,相互間都知根知底?

“鑰匙是什麼我不知道,除了地圖之外,隻有一把劍柄。”秦翌故意隱去了丹書鐵券。他打算以後有機會的話,可以去烏黃山與猂天妖域接觸,到時候可能就能翻譯鐵券上的文字了。

“就是那個。”弦無律說道。

地圖和劍柄,原本秦翌打算自己去找線索,畢竟殺戮值過高,做什麼事情都不方便,不如到處溜達,玩玩尋寶遊戲。但現在已經決定要去壞域,那時間就不夠用了,因此他決定放棄。取捨之間,他向來不拖泥帶水,死抱著一點利益不是他的風格。

“那你們自己開價吧,銀兩我興趣不大。”秦翌淡淡迴應。

“稍等。”

秦翌冇有再回覆,而是喚出赤焰琉璃,離開了這片地區。不能回城,真的是挺無聊的,這個點仙仙她們也都下線了,秦翌一時間竟然找不到有什麼事情可做。

再開蜃照異空找倚晴空聊天去?呃,想想還是算了,她養魂不易,還是彆打擾了。

冇過多久,弦無律的訊息又來了:“我老大要跟你麵基,不對是麵癱,你看合適嗎?”

“洛水河下遊,靠近平風原野的地方。”秦翌回到。

“ok,我終於可是睡覺了!”弦無律說完,就下線了。

秦翌在這一帶來迴轉悠,知道淩晨一點多,纔看到河麵上駛來一艘帆船。

他便騎著赤焰琉璃踩著水麵而去……他是前天和桑榆兩人碰麵時,才發現這東西可以在水麵奔跑的。

“亂盟主,久違了。”秦翌登船後發現船上隻有船伕水手,冇有多餘的人,誠意尚可,便主動寒暄了一句。

“確實久違,如今的你,與上回所見已是天差地彆。”亂天綱不無感歎。

秦翌也知道他說話就這調調,並冇有什麼不適,隨口道:“深知紅塵萬事空,奈何身在紅塵中。今日現狀,本非我所願。”

“三途苦背信離德,已早萬人唾棄。倒是倚姑娘快意恩仇,實在令人欽佩。但在下深知姑娘此刻行動多所不便,故而前來,想為姑娘分憂。”亂天綱很快就把話題拉回了主題,不過倒是比之前多了幾分圓滑。

“盟主打算如何分憂?”

“姑娘奔波在外,總是免不了動武。這是九轉還魂丹、六陽承氣丹、浣紗雨露以及生脈再造膏藥,更三十份,希望能略儘綿薄之力。”亂天綱將一個放慢各種極品丹藥的盒子拿了出來。

秦翌輕笑一聲,道:“嗬,盟主真是急人之所需,如此心意,我卻之不恭了。”

亂天綱這人確實聰明,知道他在外麵無法補給,便直接準備了一堆天價極品藥,這四種丹藥基本囊括了所有需求。

雖說都是消耗品,但卻是他現在最需要的。他要去壞域,即便不知道這些藥品帶過去,還有冇有對應效果,但起碼也是有備無患。

而且這個價格也是很有誠意,這些藥品每一種都價值不菲,這買賣秦翌冇理由不做。(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