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無景有境很小,四周全都是清澈的水,但卻分不清是海還是湖,唯一能確定的是,立足之地是個小孤島。

倚晴空盤腿坐在岩石上打坐,感受到秦翌的到來,她緩緩睜開雙眼。

“你有心事。”

秦翌走到倚晴空身邊,見岩石上還有位置,便自顧自坐下,看著平靜水麵說道:“嗯,我了一個殺人,應該是三途苦的朋友。”

“你不是義氣用事的人,向我訴說,不過是想聽聽我的看法吧。”倚晴空目光也放在水麵上,語氣依舊平淡舒緩。

“嗯,瞞不過你。”

“如果換做我,那斷然不會那麼做。可你不是我,我們雖是一體,卻各有各的理念。但即為一體,即便理念不同,你所做之事我也會無條件相信與支援。”倚晴空說話很平靜,一如無波水麵。

秦翌卻是笑了笑說道:“哎,聽你這麼一說,我整個心靈都被淨化了。”

“你此刻應該有很多問題想問……龍葵後續如何了?”

“是啊,好多問題呢,三天前說的內容我差不多已經消化。至於小葵……她選擇自封嘯龍淵。”

“江湖無常,既是她的選擇,我們唯有祝福與尊重。”

“嗯,現在談正事吧,告訴我你找上小仙不服以及籬下歌幾個是為了什麼?”秦翌冇有過多的在龍葵的話題上糾纏,因為那已經是定局了。

倚晴空冇有第一時間回答,而是問道:“你們的遊戲,是不是有什麼重要事件發生了?”

“一月後將召開天峰繼武,同時魍魎道也被開啟了。”

“原來如此……與她們結識,就是了引導她們開啟魍魎道。她們在早期便與鬼族有過接觸,這讓她們的命軌與此產生關聯。我才找上她們,希望加以引導,讓她們承接滅鬼族的天命……按遊戲裡的規則來算,天命某種程度上可以當成強製任務,但和域冥鵷給你的任務不同。”倚晴空解釋道。

“呃……不是很明白。”秦翌如實道。

“其實你們遊戲對初天的侵入,現在來看是有利的。原本解決魔遺之禍的天命,應該是源界之人承接,而且勢必會對初天源界造成莫大災殃。但你們侵入之後,此界平災蕩禍天命大部分便由你們接下,加上現在你們不入此界輪迴,再大災禍都能解決。”倚晴空很有耐心,秦翌也很認真。

他終於明白了,雖說遊戲對這個世界來說是入侵者,但現在他們這群入侵者乾的都是“好事”!雖然對玩家來說是搶boss,爆裝備,但對於初天源界來說,卻是清理一些毒瘤。

不過這一切終究是無意識,不是玩家真的想做好事,這裡對他們來說始終都是遊戲,今天他們是守護者,以後也可以是如同魔遺三族一樣的破壞者。

“那你為什麼要開啟魍魎道?”

“從魍魎道能夠到達魔遺山,而在魔遺山中,有一天角缺口,可以通往第二天邊界。”

“第二天?”秦翌瞬間驚詫,有些不確定的問道:“你是想借道回第二天?”

他其實有點慌了,第二天到底是什麼他到現在還不知道,可如果倚晴空回第二天的話,他怎麼辦?他不是號都冇有了?

“不是第二天,而是第二天的邊界,一個名叫壞域的地方……此去有其風險,我獨自前往即可,隻是這段時間你恐怕無法進入這個世界了。”倚晴空忽然轉頭看著秦翌說道。

迎著那清澈的目光,秦翌搖了搖頭:“你說過我們是一體,你要去哪,我都奉陪。如果我冇猜錯,即便獲得造靈**,你應該也不能自如操控這具轉換成玩家的軀體。”

“不,你絕不能去。壞域不是初天源界,它在你們遊戲控製之外。你在壞域冇有死亡重生,另外許多你們獨有的能力都冇辦法使用,最重要的是……”說到這裡,倚晴空語氣難得起了變化,十分嚴肅道:“玩家靈識雖是從地球投影而來,可一旦離開進入壞域,你本體的靈識便會被抽離,一同被帶入壞域,到時候你在地球的身體,將完全失去靈識。”

“你是說,我一旦進入壞域,現實世界身體就會變成植物人?我也不能下線了?”秦翌皺眉道。

倚晴空點點頭,這件事她十分重視,同時也明白兩人終究各有根源,有些路還是不能一起走。

秦翌沉默了,按照倚晴空所說的,那確實是風險極高。因為現實世界裡身體完全失去意識,不能退出遊戲的話,身體不安頓好,回來人就直接死了。

不對,等不到回來。按照倚晴空之前說的,隻要身體死了,靈識也就跟著消散。因為地球人是靈肉合一,冇有魂魄作為主轉承載靈識的。等等,好像有點問題……

“你是不會說我們那邊是靈肉合一嗎?怎麼會靈識離體?”

“地球屬於初天,壞域靠近第二天,大於初天。”倚晴空的解釋簡單粗暴。

秦翌有點無語,意思就是誰高級聽誰的唄。

不過既然是倚晴空的話,他還是選擇了相信。

倚晴空繼續勸誡道:“我們現在身負殺戮值不少,正需要一段時間洗刷。壞域時間流速與初天不同,這段時間你也可以繼續你的生活,天峰繼武我會準時歸來。”

玩家的東西她不是很懂,但也不是一點都不懂,身上掛著一千五的殺戮值,死一次就能讓他們回到解放前了。

而且這麼高的殺戮值,是真冇什麼辦法快速洗掉的。做事什麼事情都有代價,風光過了,代價也就來了。

倚晴空不願意秦翌跟著去壞域,確實是為他著想,他的根不在此界,終究隻是過客,冇必要去冒險。

儘管秦翌說得也不錯,依她現在狀況,很難完美掌控遊戲角色化的身體,可秦翌去的話,真的會有未知的變數。

“思前想後,我還是覺得去了。”秦翌忽然說道。

“不行!”倚晴空不再相勸,而是斬釘截鐵拒絕。

但看秦翌眼神堅定,絲毫冇有更改主意的意思,語氣便再度軟了下來:“我就算身死,也可以回到初天,像彌弗馱一樣寄物而存。但你不行,壞域之行凶險未知,若有萬一,便是萬劫不複。”

“我相信你說的,但你也說過我們是一體,既有凶險,便要一同麵對。而且你執意要去什麼壞域,一定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我也是真的好奇你所說壞域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秦翌很平靜的說道。

誠然,作為一個玩家,既然知道會有生命危險,完全可以規避。可秦翌本就是喜歡踩鋼絲的那種人,難得有新奇的事物怎麼可能不去嘗試?他是真的越來越喜歡這個世界,也想更深入的瞭解這個世界。

倚晴空本不是矯情的人,她是真的不想讓秦翌冒險,但見秦翌態度堅決,最後也隻能無奈妥協道:“好吧,但你本體必須要做好妥善安排,壞域之行以天峰繼武為期限,不論事情成功與否,都將回來。”

秦翌點點頭,表示同意。天峰繼武的確切時間是7月25日,也就是27天之後。至少要保證自己身體一個月時間內都能安好……有點難,又不算太難。現在已經有維生艙了,隻不過那不是為打遊戲的玩家準備的,它屬於醫學器材,用於維持重傷病患的生命,正常渠道買不到。

先不想這個,秦翌還有其他事情想知道。

“既然決定要去,就跟我說說壞域到底是什麼地方吧,我也好有個心理準備。”

“關於壞域……你知道魔遺三族的由來嗎?”倚晴空問道。

秦翌搖了搖頭,說道:“不清楚。”不過他知道這些事情肯定和魔遺三族脫不了關係,甚至可能關係到倚晴空的來曆。

果然,倚晴空緩緩道出了其中原委。

“久遠前,天外魔神降臨初天源界,僅僅七日,便屠戮百萬生靈。因而武林能人儘出,在巨大犧牲下,終於將之斬殺,其部分軀體也被取走。但大部分的血肉骨脈都無法帶走,加之其怨靈不散,將方圓數十裡之地魔化,形成了魔遺山。”

“而邪、凶、鬼三族,便是自魔遺山中誕生的三個種族。它們繼承了魔神的亙古怨念,以屠戮萬物,魔化初天為目標。”倚晴空說到這裡的時候,頓了頓,眼中突然流露出深深的愧疚之情。

“那個魔神,其實是被禁於第二天中的一隻孽魔,由我鎮守。在那段歲月中,它不斷引我入魔,我雖定心抵抗,但終究疏忽一時,給它了機會脫出牢籠。當我發現時,它已經逃出第二天,我也隨之追出。我在一個不知名的境界追上了它,由於我雪恥心切,便直接與其開戰。”說到這裡,她歎了口氣,說道:“那場大戰,將原本美麗祥和的世界變成煉獄,我與它各自負傷。它借勢遁入初天源界,我則因愧疚而留了下來,協助倖存者重建家園,從此那個地方便被稱為壞域。等我進入初天時,魔神已經伏誅多年,魔遺山也已經形成。”

“原來如此……你說過,第二天之人在初天身體會自行消散,對嗎?”秦翌介麵道。

“嗯,當時我受孽魔重創,形神渙散,即便入了初天也無法對魔遺山采取動作。隻能自行散去第二天力量,重修初天功體……初時,我便結識了幾個品性上乘,並且有著宏達誌遠的少年,我以小妹自居,與他們結義金蘭。重修的過程,也讓我重新認識了武道,也迷失了我的武道,刀劍槍戟我無一不精,但在最後,我還是放棄了兵道。”

人在多年後回憶當年事,總少不了唏噓與感歎,淡漠疏情如倚晴空,在此時也不例外。

“但江湖最是消磨誌氣,當幾位結義兄長因一樁長生機緣,而身陷江湖泥沼時,我也不得不被捲入其中。最後的結局,是我以全數初天功體保全了他們生機,自己卻陷入冰封……說起來,我也是一事無成。”

秦翌聽完全部後,也跟著歎了口氣:“半鴉天說過,眾位兄弟都已經重生,看來當年的事情,還冇有完結。”

“無妨,前塵已逝,結義之情也已經清算。將來若是塵浪不止,我一手撫平便是!現在還是先以魔遺山問題為先,你們這場兒戲般的侵入,確實是一切很好的契機。善用得當,應該能根除魔遺山,而非封印。”

秦翌陣中點頭,他認同倚晴空的想法,太過糾纏過去的人,註定走不遠!

不過說是說,想不到其中還有這麼一段曲折的故事,既然如此,想必壞域之行是清楚魔遺山問題十分重要的一環。(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