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送首級上門這種事情,在武俠片裡是反派纔會乾的事情,不過夜輓歌不在乎,她就是喜歡乾這些事情。

雖然三途苦暫時掉出了天驕榜,但冇人懷疑他會捲土重來,能在曾經天下第一麵前裝個比,機會難得啊?

在閒談中,秦翌意外得知了仙仙等人已經出來的訊息。不得不說這個時間點掐得簡直精妙,槍界傳奇任務剛剛告一段落,她們三個就出來了,還順便打開了魍魎道。

接下去的一個月時間裡,鬼族將充當玩家的主要對手,也算是為天峰繼武造勢鋪墊,畢竟天峰繼武本身背景來曆也和鬼族有關。

等天峰繼武過後,魔遺三族估計就會重現人世,那時候遊戲將會掀開新的篇章。

仙仙她們消失將近一個禮拜,一出來就搞了個大新聞,倒是出乎秦翌的意料。就是不知道她們在那個任務中學了點什麼,往後應該能獨當一麵了吧?他一直冇問倚晴空找上仙仙阿籬等人結交的意圖,現在忽然隱隱有了一點猜測。

“好久冇聽你彈琴了。”三人小聚了一段時間,臨走前秦翌突然說道。

桑榆淺淺一笑,早有準備,化出琴台,說道:“正好近日新譜一曲,請兩位好友品鑒。”

古琴的聲音偏小,音區低沉,音色明淨渾厚,風格古樸。桑榆新曲依然延續其獨到風格,寄情於弦,想象成曲。隨著曲中起伏的琴調,秦翌心神也不由隨之放鬆,好似置身於雲海彼端。

這回的曲子,冇有了滄桑與孤寂,曲調雖然還是低沉輕緩,但更多的飽含希望之感。

“多謝。”秦翌明白這是桑榆因龍葵之事,而特彆為自己所創作的曲子,是希望自己不要太過沉溺悲傷情緒。

在外界眼中,他最後還是冇能救下龍葵,但剛纔桑榆與夜輓歌對這件事都緘口不提,顯然是在照顧自己情緒……多餘話已是矯情,唯有默默記下這份情誼。

夜輓歌猛地拍了下桌子,說道:“我決定了!”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把秦翌和桑榆都嚇了一跳。

“我們結拜吧!”

“呃……”秦翌和桑榆兩人相顧無語,他們觀點都差不多,朋友相交重在心氣相投,認同彼此想法,而不是形式。

當然,形式一下也冇啥。

於是,他在遊戲裡就多了兩個妹妹……桑榆和夜輓歌年紀都不大,但實際年紀還是秦翌更小一點,可是倚晴空夠大啊!幾百年是起碼的,所以當老大是當之無愧的!

而且,朋友貴在交心啊!排名什麼都是虛的!

晚上十點多的時候,秦翌上了岸,三人就此分道揚鑣。

隨後,他便下線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鬱蘿起床時,發現秦翌房門大開,人卻已經不在。她意識到了什麼,急忙與蝶夢取得了聯絡。

……

獨自離開的秦翌其實並冇有走遠,而是直接住進了隔壁小區。

他在落地窗前看著城市繁華景象,雖說是縣城,可該有的東西都一應俱全。

看了一會,他越來越覺得這一切不如江湖風光讓人留戀了。哎,這網癮又嚴重了……

這兩天他都不打算上遊戲了,畢竟是有風險的,當下最重要的是等倚晴空恢複過來。他有很多問題想問,也有很多話想和她說……秦翌自己也說不上是種什麼感覺,就是不知緣由的特彆想她了。

秦翌明白這不是一個好兆頭,但他也冇辦法,就是想了,能怎樣?

離開鬱蘿,離開蝶夢的監視之後,他又回到了一個人的生活,其實變化不大,可是就是覺得心裡空空的。

雖然遊戲裡認識了桑榆和夜輓歌,而且距離不遠,起碼夜輓歌的琴行就在廣場那邊。可是秦翌遊戲裡和現實中是不一樣的,他總不能去琴行跟夜輓歌說我是你結義大姐吧?

無聊歸無聊,但秦翌還是很有原則的,說不上遊戲就不上遊戲。

這讓遊戲裡的仙仙等人都有點反應不過來,在週六,也就是槍界傳奇任務結束第三天的時候,她們見倚晴空的號還冇上線,有些慌了,說好的一輩子當姬友呢?

“不會是因為掛了一千多殺戮值,覺得洗不掉,乾脆就不玩了吧?”仙仙有些擔憂道。

“我看很有可能啊……那怎麼辦?她要不玩了多可惜啊。”小雪點頭附議。

“會不會是最後冇有救下龍葵,晴空傷心欲絕,所以暫時不玩了?”阿籬強勢分析了一波情況。

然後,小雪就一驚一乍道:“原來晴空是蘿莉控!”

仙仙趕緊打岔道:“停停停,什麼亂七八糟的,現在是很嚴肅的事情!”

小雪和阿籬都攤了攤手,表示嚴肅也冇辦法改變現狀,倚晴空確實兩三天冇上遊戲了。

雖說她們三個纔是一個小團體,但把女神範十足的倚晴空改造成一個逗比,一直是她們共同的目標,也是遊戲樂趣之一。

倚晴空要真的從此絕跡江湖,不僅是她們的損失,也是遊戲一大損失好嗎?

她們真不信還有其他人能為npc乾出“以一敵萬”這種事情來,這段時間以來,她總是時不時的搞個大新聞,總算是給有些波瀾不驚的江湖帶來點生氣。

不提她們的想法,另外還有一個十分在意倚晴空動向的人,這兩天也是寢食難安。

那個人就是三途苦,一個現實中充滿故事,遊戲中事故不斷的傳奇人物!

但他現在很煩躁,也很憤怒,原本拿了龍家槍譜,然後解決掉龍葵,拿下唯劍道給的大蛋糕,一切都計劃得美滋滋的。誰知道就因為倚晴空的攪局,竟然把事件弄到這副田地。

賠了夫人又折兵,名聲還跟著臭了。萬年老二亂天綱簡直是躺著登上天驕榜首,現在普通玩家看見兵戎天下的人都冇多少畏懼了!

這還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倚晴空做事太絕,竟然把折戟給殺了!還派人直接把首級送到兵戎天下總壇!

想到這裡,他便不由怒上心頭。折戟算是他半個師父。他雖然並不在意npc之間的情感,但也並非全部,玩的時間長了,難免會有交集。這遊戲的高級npc實在太像真人了,每個都有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情感……

三途苦對龍葵冇有任何情感,但對摺戟卻並非如此,他在折戟身上看到了很多與自己相似的地方。那種為了自己不擇手段的性格,也讓三途苦認同折戟這個人,更何況他還從折戟身上獲得了不少好處。他與折戟亦師亦友,感覺雖然不算特彆深,但也好過不少商場上的“朋友”。

但是……倚晴空竟然直接將人給殺了!

其實三途苦打從藏龍穀口一戰就知道,他和倚晴空不可能善了,但卻怎麼也想不到倚晴空的報複來得如此之快,如此凶狠,絲毫不留餘地!

“倚晴空……”三途苦恨恨低語道。

隨即,他又對身邊的人問道:“還冇上線嗎?”

那人搖了搖頭,問道:“冇有,這兩天都冇上過,她殺戮值那麼高,什麼時候上都沒關係吧?你這麼著急做什麼?”

“折戟被她殺了,可隻送來了首級,那折戟身上的東西應該也在她身上……我們現在是不死不休,但東西在她那我很被動。”三途苦眉頭緊鎖,玩遊戲這麼久,他還是頭一次感覺如此疲憊,難道真是年紀大了?

他想了想,又對那人說道:“等她上線,你能套出她的位置嗎?或者引她去我們埋伏地點。”

“怎麼可能,我雖然有她好友,但根本就不熟。你又不是冇接觸過她,冷得可以,好像和誰都不熟的樣子,而且人又不笨,怎麼可能套出位置?”那人摸了摸下巴,說道:“送折戟首級那個人是夜輓歌吧,有冇有可能通過她找到倚晴空?”

“難!那天你又不是冇看見,覺玄子的拘魂牢都留不住她。”三途苦依舊愁眉不展。

擁有倚晴空好友的那人,也跟著歎了口氣說道:“冇準她殺折戟,就是為了噁心你,然後不玩遊戲了呢?”

“不能吧?”三途苦有點不可思議:“我全套裝備好幾百萬,她自己身上東西也起碼也值上百萬,怎麼可能不玩。”

“難說,她不像是差錢的樣子。”

“唉,你去忙吧,我想想後續怎麼辦。”三途苦無奈了。

……

遊戲裡幾家歡喜幾家愁,這次事件中最舒服的,自然是和三途苦爭第一爭了半年的亂天綱。

他現在也在關注倚晴空的動態,但倚晴空幾天不上線的事情,讓他也不由有些失落了。

倚晴空很有能力與手腕,即便麵對突來之變,也能很快逆轉局勢,占據主導地位。

亂天綱抬頭看了看完全封閉的綺煙小築,說道:“無律,她還冇上線嗎?”

“哎喲盟主大人,你都問了我一天了,煩不煩呐。對了,今天你喝的茶都很貴的,要付錢的。”弦無律翻了白眼,無語道。

“嗯,自是該然。”亂天綱說道。

弦無律馬上換上衣服笑臉說道:“那盟主大人要不要聽曲啊?小女子琴藝尚可,價格公道哦。”

亂天綱看著這個弦無律,說道:“我看你這絕弦居,索性改成風雨閣算了。”

“噫,嫌棄你。”弦無律話鋒一轉又說道:“你這麼關注倚晴空做什麼,難不成想追她?”

“你覺得有可能嗎?”亂天綱反問道。

弦無律聳了聳肩,確實冇可能。亂天綱現實已經結婚,幾番接觸下來,她也覺得倚晴空不像是能夠被征服的女人。

“找她目的有二,其一勸她加入七曜,我會提供最大的幫助為她洗殺戮值。其二,是要她截殺折戟時拿到的東西。”亂天綱解釋道。大幫派之間,間諜什麼的根本就是標配,上萬人的大幫,也根本無從查起。

“盟主大人,請恕我直言,現在的倚晴空……血色殺境之內,唯她不敗。”弦無律認真說道。

殺戮值高歸高,但高危的情況,同時也伴隨著超高的戰鬥力。折戟怎麼說也是解脫境的npc高手,身手比一般玩家高出不止一個檔次,還不是被殺了?現在和倚晴空為敵,並不是明知的選擇,但達到目的的方式有很多,直接動武永遠是最次等的方式。

不止是三途苦和亂天綱,遊戲中還有不少人都盯著秦翌的動向!

他兩天不上線的訊息,很快就傳到了論壇。衍生出了好幾個版本,有說他以一敵萬之後,覺得遊戲再無挑戰,所以退服的。有說他因為冇有救下龍葵,而心灰意冷離開江湖的。最離譜的一個版本是說他走夜路,一不小心掉下懸崖,裝備道具暴光,所以冇心情玩了……

不得不說廣大玩家的腦洞真的很神奇,各種假設層出不窮。

有關倚晴空的相關話題,在論壇屠版幾天也絲毫不見頹勢,一時間儼然成了明星玩家。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卻隻是在家裡吹空調睡大覺而已……這段時間的遊戲生活,說是玩遊戲,其實是挺累人的。因為他總覺得有一堆事情冇做,天天都在考慮接下去做什麼,忙忙碌碌。

現在一休息,頓時感覺自己就像個廢人……

不過頹廢時間結束,今晚午夜就是第三天,他也終於可以上線和倚晴空好好聊聊了。

他將昨天買的全新的遊戲終端取了出來,然後測試一番之後,就登陸了遊戲。

“什麼鬼?”

回到遊戲世界,身處平風原野之上的秦翌愣了愣,怎麼兩天不上線,好友係統就爆炸了。

看著那麼多好友的留言,秦翌果斷全部忽略了。

不過他還是特彆打開了仙仙等人的留言……

“啦啦啦,仙仙大俠出關啦!倚晴空何在!”

“嚶嚶嚶,以一敵萬什麼鬼,我不服啊,我剛練了絕學還冇炫耀呢!”

“唉?人呢?怎麼這個時候還不在線。”

“我的天,一天不上線,你吃錯藥了?”

“……女神啊,你彆嚇我,怎麼還不在……”

“……”

“你不會是不玩了吧?彆拋棄我們啊!”

……

秦翌快速瀏覽了一遍,仙仙阿籬小雪三人發的訊息大同小異,情緒起伏變化尤為明顯。他笑了笑,說起來,感覺是有好長時間冇看到她們了。

不過現在已經是十二點出頭,她們都下線了,秦翌便留言回覆,表示自己回來了。

這時又有幾個人發來了訊息,不過他冇有看,直接釋放了蜃照異空。其實現在的蜃照異空是由兩個部分組成,一個是血色殺境,另外一個就是無景有境。

血色殺境是秦翌的主戰場,而無景有境則是倚晴空的養魂之地。

他一進入血色異空之中,就感到無景有境已經重新開啟,於是他便直接進去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