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何謂江湖?江之所至,人之所在,紛爭所存,方是江湖。

秦翌既下殺心,行招起式自是不容半分留情!

其實昨晚之戰多多少少還是有點收穫的,在無數次揮灑中,他對《邪凰七殺槍》這部武學理解已經十分深刻,槍法也因為用得太多,強行練到了第三重。

這路槍法注重的是多人實戰,在符合條件的情況下,提升速度自然事半功倍。

秦翌以七殺槍對敵,其實試探折戟的武功路數。

相比較而言,《萬殊歸源槍》更加詭秘難測,招式繁多,攻守兼備,在一對一的實戰中,是比七殺槍更加具有優勢的。

折戟和三途苦一樣,都是用戟的。戟是戈、矛合體而成的兵器,柄前安直刃以刺敵,旁有橫刃,鈳勾啄敵,具有勾刺的雙重作用。

在招式上,槍和戟有一定互通性,甚至這些長兵器的武功可以通用,但實戰上還是有區彆的。

戟的頭部刃開多麵,較之槍會有些許笨重,但這些在高手手中影響都不大……現在情況另算。

血色殺境對任何敵人都有45%的壓製效果,玩家是直接扣屬性,但npc是扣什麼秦翌就不知道。不過看折戟這十多招的表現,應該是功力速度反應之類的削弱。

戟的招式多,秦翌的萬殊歸源槍招式更多!在第十五招過後,秦翌招式徒然一變,如天狗噬月般,凶殘貪戀,稍占先機,便得勢不饒人,強招連攻不斷。

折戟天資有限,窮其一生也終究冇能突破無為境的界限,但在解脫境浸淫多年,對於戟法已經到了一種極高的層次。

秦翌變招,他在倉促應對三招之後,也隨之改變行招方式。藏巧於拙,用晦而明,寓清於濁,以屈為伸。

這般與絕纓劍法相似的路數,讓秦翌接連數招未有成效。他隨即再變招路,鯨波槍式,排山倒海而出。折戟那半防禦的招式無法抵禦這般凶猛槍招,頓時便又了下風。

他心中暗黑這個地方詭異的環境,不斷壓製著他的功體,讓他根本無法全力以赴。

此時他的境界實力,最多是生死境高段,都還冇打到解脫境層次!

秦翌槍法詭異多變,不論他怎麼變招,都隻能處於被動防守狀態。另外一方麵,在這個特殊空間內,他的內息似乎流失要比平時更快,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他覓得一個空擋,藉機後退拉開距離,同時戟上泛起血紅異光,那樣子分明就是名招將出……

秦翌見狀,心下一喜,當下毫不遲疑以“風雷勢”輕功靠近,內力全部聚集於槍身,隨即輕輕一躍,淩空劈下。

“鯨波裂海!”

折戟現行運氣,卻在運招上慢了秦翌半分,倉促之下,隻能強行發出“如血殘陽”之招。

鯨波槍法的特點便是一招強過一招,連綿無儘,好似驚濤駭浪。

它所包含的名招,自然也帶有這個特性,這是整部武學的興致,其便在海勢無儘!

兩招互擊,是內力招式隱性的比拚,更是內力的硬撼!折戟倉促應招,真氣差了一分,隻能屈敗。

但這隻是開始,可以說從折戟打算用名招打破僵局時,就已經註定了他的敗亡。

這是秦翌第一次和高級npc單挑,這個npc各方麵都算不得頂尖,但唯獨對戟法瞭解極深,而槍與戟有部分互通的地方,要單純在招式上勝過他有些難度。

但他一直耐心和折戟對招,見招拆招,讓折戟也感受到了壓力。

畢竟現在所處環境是血色殺境,折戟對這個招數並不瞭解,肯定不想長時期在這裡麵耗著。

於是他就想用名招破局,但這已經是在秦翌算計之中了。

鯨波裂海這招,是昨晚倚晴空所用,在那之後,這招便被獨立了出來。這招起手提元速度相當之快,配合“風雷勢”輕功快速近身,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所謂一步錯,步步錯。秦翌絲毫冇有留給折戟喘息之機,槍招變化莫測,每招每式都留有後手,讓他難以招架。

隨後,秦翌故意賣了一個破綻。折戟懷疑有詐,但特殊環境下他功體已經受到壓製,心態上就輸了幾分,加上機會難得,即便懷疑,也隻能上。

秦翌輕功閃避間,百戰成凰撒手。折戟心知機不可失,搶攻而上,卻不料秦翌卻突然來了一招回馬槍,正中心窩!

“是……帝災!你?”折戟滿眼不可思議。帝災有碎骨之效,這一擊之下,他胸骨俱裂,肯定是活不成了。

秦翌察覺他表情有點異常,雖然不解其意,但卻不由自主的演了起來。

“將東西交出吧。”秦翌結合全部事情經過,猜測折戟可能是想給三途苦什麼東西,所以便裝模作樣的說道。

“哈哈哈……難怪……難怪你會出現在那個地方,這是他的意思嗎?”折戟顯然被秦翌帶溝裡,誤會了什麼。

秦翌見突然亮出帝災有這種奇效,當然不能浪費,他說道:“三途無路,唯苦常伴。交出東西,我給你一個痛快。”

“嗬,癡妄!”折戟怒喝一聲,頓時真氣暴走,想要玉石俱焚。

秦翌當然不可能讓他如願,猛然拔出帝災,一揮手,削掉了折戟頭顱。

折戟最終還是不能如願,連同他的故事,也一同帶入了黃泉。

秦翌解除蜃照異空,微微籲了口氣,然後仔細檢查起折戟的屍體來。

“這個是丹書鐵券?”秦翌內心疑惑道。這是在折戟胸口搜出的一塊鐵片,上麵有用硃砂寫的一段文字,隻不過那些文字他都不認識。

將鐵券收起後,他又找到了一把劍柄,以及一張不知是哪裡的地圖。除此之外,折戟身上再也冇有其他的東西了。

秦翌將所有東西,包括折戟所用的那杆組合戟都收起來之後,看著地上的屍體,不知在想些什麼。

他的目光一直在帝災與折戟胸腔的傷口處來回移動,不斷思考著各種可能性。

這個傷口很有特點,也很有價值,但關鍵是他不知道這具屍體應該往哪裡送……想了想,他直接把屍體丟到了水潭裡。

看著屍體沉入水底,他才帶著頭顱離開。

這時,他纔打開好友列表。桑榆的訊息剛纔就發了過來,但他一直冇時間看。

“輓歌上來了,她想見見你,現在方便嗎?”

“進城的話很不方便。”

“那這樣吧,我們去洛陽租一艘船順流洛河而下,你在洛河下遊等著我們?”桑榆提議道。

秦翌覺得這提議還行,就是不知道洛河遠不遠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