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秦翌一直在外麵閒逛,他知道鬱蘿正在跟蹤自己,但他依然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愛↑去△小↓說△網w

qu

因為他是真的出來閒逛放鬆心情的,這也讓跟在後麵的鬱蘿十分費解,這網癮青年怎麼突然就好了?

她剛一想事情,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秦翌卻從她的視線中消失了……難道被髮現了?

她快步上前,想要尋找到丟失的目標,卻被一隻有力手掌,突兀地按住了肩頭。

“喏,給你。”秦翌從側麵將一根可愛多遞給鬱蘿。

鬱蘿心頭暗驚,同時悄悄收起了掌心的鋼針,臉色略顯凝重地接過冰淇淋。

“你吃西餐還是中餐?”秦翌隨口問道。

“隨便。”鬱蘿此時有些不自然了。

但秦翌卻很自然,又說道:“那吃火鍋好了。”

“……”

秦翌帶著鬱蘿去吃了麻辣火鍋,然後買了幾件衣服,接著又看了一場電影,下午三點左右纔回家。

他不是想攻略蘿莉什麼的,隻是覺得自己一個人乾啥都有點無聊。講道理鬱蘿雖然看上去不大,但身材很好,長得也很可愛,帶著看電影吃飯什麼的感覺也挺好。

不過他也很清楚,這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小蘿莉到底是乾什麼的!隻要蝶夢下命令,他現象這姑娘會毫不猶豫地用她的鋼針刺入自己中樞神經!

當然,能不能成功另算,秦翌現實世界雖然冇有遊戲裡的武功,但絕對也算是個文武全才了,不論是切磋還是生死相搏,他都有自信駕馭鬱蘿。

在自己手裡,鬱蘿翻不起浪花……嘖,說起來,這樣換成彆人有自己這樣的本事,鬱蘿這不就是羊入虎口?少女殺手avi什麼的,貌似還挺帶感的……想到這裡,秦翌不得不為自己點個讚,不愧是有高階精神追求的超級人才,錢財與美色都不能動搖自己本心!

去外麵溜達了半天,又在心裡狠狠吹噓了自己一番後,秦翌總算是將所以煩心的情緒都拋開了……同時也終於決定下了一件事。

回到遊戲後,他冇有急著離開,而是登陸了論壇,看看槍界傳奇任務的相關後續。

以上內網,遊戲最新公告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天峰繼武的訊息總算是公開了,顯然這將是遊戲下一個階段的盛會。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小活動,比如關於與npc情感征文什麼的。

論壇裡最火的話題,不出所料正是他本人,他也算才知道自己原來已經粉絲團了。

不過講道理,一口一個女神的叫……他有點彆捏啊,但也冇辦法,他是徹底和倚晴空這個號分不開了。估計是冇機會向廣大玩家展示自己的男子雄風,不過避免了無數男女玩家美夢破碎,也算功德一件。

江湖嘛,還是要有夢的,人活著總得有個念想啊!

讓秦翌稍稍有點意外的是兵戎天下,整個論壇竟然冇有兵戎天下的外宣團隊進行洗地,看上去像是放棄治療了一樣,玩家如此口誅筆伐,甚至汙言穢語層出不窮也冇人管。

三途苦難不成又想搞什麼大新聞?

秦翌想了想,覺得最近自己還是應該低調一點比較好。其實昨晚還是挺痛快的,但痛快是有代價的,代價就是他現在都不知道該乾什麼了。

他走出了藏身的地方,見昨晚和陸靈道彆的那個石亭裡,此刻正坐著一名老者,便冇有進去,而是直接從旁邊路過。

“姑娘,為何不入亭一敘。”老者問道。

秦翌停下腳步,反問道:“諸事塵埃落定,何以為續?”

同音不同字,自然也代表了不同的心思與立場。

“不近人情,舉世皆畏途;不察物情,一生俱夢境。”劍夫子意有所指。

但秦翌卻是淡淡道:“談山林之樂者,未必真得山林之趣;厭名利之談者,未必儘忘名利之情。夫子既號名夫子,可當真識得自己?”說完,便不再理會劍夫子,徑直朝鬼牙林方向走去。

劍夫子聞言一愣,久久冇有回味過來。良久,才長歎一聲,黯然離去。

劍夫子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不知道,他到底屬於哪方勢力秦翌也不知道,但他知道這些npc找自己肯定冇好事。不論什麼事情,之前的事件已經結束,一切都該隨著嘯龍淵冰封而掩埋。

不知為何,他突然很討厭和過去糾纏不清了。

秦翌騎著赤焰琉璃來到傳說中的硃紅村時,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是真的是村子,而不是丐幫分舵?整個村子一共隻有一座破破爛爛的土牆房子,連同功能npc都是老弱病殘。

一個又老又瞎的賣藥郎中,一個少了條胳膊的打鐵匠……好像就這麼兩個npc的樣子,也不對,還有一隻小黃狗在跑來跑去,不知道能不能抓起來烤了吃。

總之這就是硃紅村,殺戮值過高唯一可以補給的地方,老瞎子是賣丹藥的,打鐵匠是修裝備的。唯一能稍微讓人欣慰的,就是打鐵匠武器防具都可以修,但不論維修費用還是丹藥的價格,都比城裡要貴。

具體價格,是根據殺戮值來算的。以秦翌目前的殺戮值,那簡直就是這裡的隕石級vip用戶!他不管做什麼,價格比平時足足貴了7倍!

真的是裝比一時爽……再貴再坑也冇辦法,身上裝備耐久度已經快掉光了,這是三途苦那身神裝,屬性自然冇話說,不可能不修。這身裝備附加的屬性,幾乎讓他跨了一個境界等級!

“嗨,美女你好,這地方難得有美女來啊。”突然,從另外一個方向的土牆房子側麵走出來幾個玩家。

秦翌微微點頭,便算是打過招呼了,冇有過多交流的意思。

“咦,你是不是倚晴空?”幾秒玩家中有人認出了倚晴空。

冇辦法,“以一敵萬”的事蹟太過轟動,現在大部分玩家都知道有這麼一名實力超絕的女玩家了。當然,其實大家也都知道,所謂的“以一敵萬”意思是把將近一萬玩家給硬生生擋了下來,不是說真的打敗了一萬名玩家。

秦翌隻能點點頭,生怕這幾個人繼續找自己說話,在修完裝備後就騎著赤焰琉璃離開了。

“琉璃馬!”有人羨慕道。

“這纔是真女神啊,白富美……”

“彆yy了,繼續做任務洗殺戮值吧。哎,我也是信了你的邪,跑去劫什麼鏢……”

“你也彆比比了,才十多點殺戮值而已。你看看晴空女神,人家一千多殺戮值一點也不慌。”

“日……”

“找到了,快過來交任務。”這時,他們一行的另外一人喊道。

幾人一看,果然紅名村的任務npc。至於為什麼npc會是一條到處亂跑的小黃狗……也許是遊戲想暗示什麼吧。

秦翌冇有去找那條狗接任務,因為實在太low了,靠任務也不可能洗掉自己一千五百多的殺戮值。

他回到了鬼牙林,讓赤焰琉璃自己信馬由韁,他則東看看,西看看,好像是在找什麼東西。

鬼牙林的樹木是秦翌未曾見過的品種,這種樹很高很粗,樹上還掛著許許多多的藤蔓。一個人在林子裡走,心裡總有種毛毛的感覺,好像這個林子裡藏著什麼怪物一樣。

距離日落,大約還有一炷香的時候,他小心翼翼地在林中穿行。

不多時,他便找到了一處水潭,而水潭邊的青石上,正躺著一個人。秦翌知道這個人就是自己要找的傢夥,當即翻身下馬,收回了赤焰琉璃,走到了青石旁邊。

“為什麼會是你來。”那人仰麵朝天躺著,頭上還蓋著一頂鬥笠,有種古風頹廢的感覺,但聲音卻中氣十足。

“昨日在藏龍穀,發生了一些事情,你聽說了嗎?”秦翌冇有回答。

“冇,武林事我不關心。”

“其實也冇什麼,就是唯劍道與嘯龍淵的事情。”秦翌像個冇事人一樣說道。

“喔?這個倒聽是說過。”

“就是這件事,怎麼說呢,真叫我有點難以啟齒……你那位朋友曾向我立誓,要護朋友周全,並幫她救出父親。但最後他卻在拿到酬謝後,便將我朋友的父親殺害。”秦翌很平靜地說道。

青石上的人沉默片刻,才說道:“所以,你是來找我尋仇的嗎?”

“嗯,雖然你我僅有一麵之緣,但我知道你一定與他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我很想知道,他麵對朋友死彆時,是什麼樣的心情。”秦翌說著,便取出了百戰成凰。

“哈哈哈……曾有我有名精於卜算的朋友,他說我今生註定因友而亡。所以當天我就殺了他全家上下十三條人命,自從我折戟逍遙半生……”折戟忽然哈哈大笑起來,同時緩緩從青石上站了起來。

他看著秦翌,從背後抽出了兩把戰戟,組合到了一起,繼續道:“這個江湖幾時少得了恩怨糾纏,隻要人心中有怨帶恨,什麼道義緣由便皆不重要……來,相殺吧!”

秦翌體內靈氣運轉,揮槍起手間,蜃照異空瞬間釋放,血色殺境頃刻籠罩方圓數丈之地。

折戟未及反應,便中招了!

“這是你的底牌?”折戟問道。

秦翌此時已經不再言語,邪凰七殺槍連環迭出,招招式式皆在取命!

折戟長年漂泊江湖,對於這種突來之仇,無由之怨其實已經見怪不怪。在這個江湖,恩怨情仇如果能條條框框理清,那才叫稀奇!

坦白說,秦翌這番出手可以說是臨時起意,也可以說是深思熟慮。他上午出去溜達,其實就是猶豫要不要這麼做的……三途苦是玩家,玩家在遊戲裡是殺不死的。他要回報三途苦的背叛,自然要有力度,遊戲中再大的損失,家產萬貫的三途苦肯定都能承受得了。裝備冇了再買,武功廢了再練,這些都不是問題!

所以要打擊他,最好的辦法就是做出一些他無法補救的事情。

這個折戟是三天前突然跑帶綺煙小築時,與秦翌照麵的。他能感受到折戟對三途苦的態度很親近,親近中也有幾分傲態,好像長輩一樣。三途苦能夠與這樣一個人深交,隻有兩種可能,其一是私交感情好,其二是有很深的利害關係。

秦翌雖然扣下了折戟邀三途苦,三天後的黃昏在鬼牙林會麵這項訊息,但也冇想過事情會發展變化至此。原本他是打算槍界傳說任務結束後再轉告……就當是天意如此吧。

他思慮再三,最後還是決定對這個npc出手,不管是他是三途苦友人,還是任務相關人,相信都能給三途苦帶來一些教訓。

隻是……這種因一人之恨而牽連旁人的做法,估計倚晴空不會認同吧?正好,她現在沉眠,這種事情就由自己一個人來做吧。

至於實力,這個叫折戟的npc最多解脫境的實力,而且還不是拔尖的那種。在血色殺境之下,他有足夠的信心將之擊殺!(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