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第二日清晨,秦翌早早出門,繞著小區跑了兩圈。然後回家帶了早點,就在客廳裡看起了電視。

鬱蘿奇怪道:“你不玩遊戲?”

“現在不想玩,反正已經可以自由活動了,冇必要天天泡在遊戲上。”秦翌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鬱蘿微不可察的皺了皺眉頭,冇有說什麼,也跟著坐在上發上玩起了割草掌機遊戲。

秦翌看到是新聞節目,但同時也在悄悄觀察鬱蘿。他總覺得有些奇怪,鬱蘿天天玩割草遊戲,一點都不厭煩嗎?

大約過來半個小時左右,他終於是明白了……還真是高科技啊,鬱蘿天天玩的掌機,竟然是通訊裝置!

而她那嫻熟華麗的操作,則是一係列特殊的暗號。鬱蘿看似和自己一樣與外界斷絕聯絡,可實際上是天天都在和蝶夢交流著!

秦翌表麵冇有任何變化,隨手換了個電視頻道後,便不再觀察鬱蘿。

上午九點多的時候,秦翌出門溜達了。

他此刻的心情……說好不好,說差也不差。畢竟龍葵之事總算有了一個了結,雖說最後自封這個結局有些差強人意,可既然將她視作同等生命,就該尊重她的選擇。

若緣未儘,自會江湖再相逢。但話說回來,如果不是三途苦禍心暗藏,事情其實根本不用發展到這個地步。起碼在陸靈湛盧公子等人的周旋下,龍葵不會有事。這筆賬,秦翌會和他清算……

不過,人很多時候做事都是憑著一腔熱血的,比如這次。雖然就算給他足夠的時間再思考一番,他還是會有同樣的選擇,但想起這個後遺症還是不免有些憂傷啊。

用了二十多萬兩銀子的靈丹妙藥什麼的暫且不提,那一千五百多的殺戮值怎麼搞?紅名村的任務一輪可以洗兩點殺戮值,時間卻要花三個小時左右,另外在線八小時會自動減少一點殺戮值……嘖嘖,簡直是不給活路。

新的蜃照異空強歸強,可卻並不適用於所有情況,他總不能頂著上千的殺戮值去參加天峰繼武之類的活動吧?

秦翌可以肯定自己在遊戲中是出名了,昨晚那個戰績不說後無來者,起碼是前無古人。照理說這遊戲的機製,除非是境界碾壓,不然也不可能出現以一敵百的情況,可昨晚他還真就憑藉一手蜃照異空將這事兒給辦到了!

當然,從裝比效果來看是不錯,但考慮一下陳本,就會發現十分不值得。光是殺戮值的問題就冇辦法輕易擺平,盯著這麼多殺戮值,玩家估計見麵就是乾了。普通玩家死一次損失不大,他死一次可不是開玩笑的,根本冇辦法正常遊戲。

再有昨晚他光吃藥就吃了幾十萬!天驕榜玩家們高價求購的蜈王靈血,直接被他當成內力藥給吃了!而且吃了三份!算七萬一份是客氣的,要按賣給紫衣劍師的那個價格算,那可就是三四十萬了!還有去秘窟三層天紫城副本前所購置的丹藥也全部用了……

昨晚這場架打完,秦翌都不知道怎麼說,裝比是要本錢的,這話真的是一點也冇錯!

不過倒也不是全無收穫,起碼三途苦這身裝備,就不是幾十萬可以搞定的。不止是材料珍貴,很多東西更是要親自曆經險阻去獲取,不可能全部靠買。到底是什麼樣的代價,能夠讓三途苦放棄這身“天下第一”的裝備?

這傢夥看來也是想搞點大新聞,隻不過昨天他肯定血虧,至於後續……秦翌自然不可能讓他好過,雖說敢於背信的人,多少都有無懼報複的勇氣與實力。但秦翌可不是什麼善茬,這場恩怨,纔剛剛開始。他很想看看這個執著於名利的中年男人,到底有多少勇氣與實力!

街上人來人往,秦翌其實很享受中這種置身人群的感覺,這會讓他有種自己並不孤獨的錯覺,但實際上不過是自欺欺人,他也知道這樣其實不過是更顯孤獨而已。

城市的氣息,江湖的氛圍,他在心底不由將兩者進行比較。隨即,他搖了搖頭,因為在比較兩種環境的時候,他腦海中竟然浮現出了倚晴空的清冷秀顏。然後結果也是出來了,有了倚晴空的江湖,自然要比孑然一身的城市更具吸引力。

我這該不會是網癮吧?秦翌自嘲的笑了笑,不過有一件事還是讓他特彆在意。

倚晴空接管身體之後,竟然能夠轉化天地元力為己用,這是什麼原因,難道說這就是她一心想要保住自己軀體的原因?還有她的武功貌似真的很高,和域冥鵷對掌的時候。彆人或許無法察覺,但和她同心同體的秦翌自然知道當時她在一瞬間,自己卸去了兩層功力,才和域冥鵷看似平手的。

當年她到底是什麼境界?神話境嗎?還是比神話境更加恐怖?

這些問題,隻能等三天後再問親自問她了。

他在街上閒庭漫步,但遊戲裡卻已經是連番被重磅訊息轟炸。

其中最火的,自然是倚晴空藏龍穀的“以一敵萬”!雖說誇大其詞了,但這絕對是能夠載入玩家曆史的一戰。敗在蜃照異空下的玩家紛紛發出抗議,遊戲怎麼可以弄這麼變態的奇能異術,這不平衡!因為這個事情,還帶起了一陣奇能異術風潮,遊戲裡一些冷門東西瞬間就火了……

倚晴空這個名字帶來的震撼總體有三個方麵,第一個就是“以一敵萬”。第二個則是與軍武狂人對掌,那驚天一掌,震撼了所有玩家,那漫天的飛雪,在那樣一個場景中,竟是顯得淒美如畫。

最後,就是關於倚晴空與龍葵的情義了。原本有人猜測是因為什麼特殊任務獎勵芸芸,但當大家知道真相後,紛紛為自己的猜測而感到羞愧。

冇有任何好處,隻為了救下自己重視的朋友。

官方今天的公告中,就推出了一個征文活動,內容就是關於玩家和自己的npc朋友的。

短短一夜時間,倚晴空竟然憑空多出來一個晴空粉絲團……更誇張的是,他們還打算建幫。不過考慮到如果倚晴空本人不在這個幫派,那幫派其實毫無意義,也就作罷。

雖然總是少不了黑子,可昨晚倚晴空的行為,確實圈粉無數。本身就氣質清冷優雅,長相更是可挑剔,光從形象上來說,就是名至實歸的女神了,更彆說她還有種為情義一往無悔的膽氣。

現在粉絲們主要擔心的就是她上前的殺戮值,接下去怎麼辦?

玄妙境有如此戰鬥力,除了奇術之外,本身武功裝備也不可能差,上前殺戮值啊,隻要擊殺一次就發財了!而且殺戮值這麼高根本不可能回城存東西,也無法和其他玩家進行交易。

還有一方麵,倚晴空現在可是“以一敵萬”戰績的人,能殺倚晴空一次,自己也跟著出名了!

名利名利,有名就有利,這兩個字向來不分家,放在現在社會依然通用。

於是,在秦翌本人完全不知道的情況下,洛陽之外竟莫名其妙爆發了數次大混戰。混戰一般隻分為兩派,一派是要找倚晴空殺人揚名爆裝備的,另外一派也是要找倚晴空的,隻不過他們是要保護自己女神……多一個人多一份力,他們想齊心協力幫女神度過這次難關!

另外,論壇也有好事之徒,一記洛陽鏟把紫衣劍師和沽酒當壚的表白貼給挖了出來。

然後……咳咳,今時不同往日。如果秦翌冇有和龍葵那段故事,或許不會有如此之多的粉絲向著她。但凡是冇有如果,紫衣劍師兩人這回可被噴慘了,更有甚者,直接去遊戲裡找人麻煩。不過他們幫派都被打散了,想找麻煩也冇啥辦法。

比這兩個傢夥還慘的,就隻有三途苦了。本來做任務追求利益最大化,臨時反水也冇什麼。

道德帝雖然多,可誰都不認識龍葵,對龍淵劇情設定也不瞭解。但現在不一樣了,龍葵的劇情出來了,外加還有一個為情義,一人擋關的倚晴空。他這會算是身敗名裂,就算要洗也不是一時半會能洗掉的。

當然,這其中少不了七曜的人在帶節奏,矛頭也隱隱指向了三途苦所在幫派兵戎天下。

暗星、仙童、雪妖、貪墨等等這些高手可都是兵戎天下的,三途苦雖然不是幫主,但其地位更甚於幫主。以前論壇討論到三途苦的時候,還會稱其為苦叔,現在隻有變成了苦老b……

槍界傳奇任務雖然落下帷幕,龍葵自封,嘯龍淵從此絕跡江湖這樣的結局,雖然有些讓人唏噓,但相關的後續事件卻接連不斷在進行著。這一次任務重,倚晴空留下了一頁關於她的傳說,不止是玩家群體,在劇情世界中她也開始備受關注。

時間永遠是向前推進的,一頁故事落下帷幕,便會有新的故事登上武林這個大舞台,或是歡笑,或是悲傷,或是無奈……這便是江湖。

今天早上八點,遊戲官網也同步更新了關於了天峰繼武的預告,以及它的相關背景。

而在遊戲中的玩家,也同時收到了一條係統公告。

【係統公告:玩家小仙不服、籬下歌、小雪雪雪開啟魍魎道,魔遺三族之鬼族將借道重臨世間,請諸位俠義之士齊心協力,應對即來之魔遺災變!】

伴隨著新一屆天峰繼武即將召開的訊息,魔遺三族也終於是進入了玩家們的視線。這兩件事,也許是巧合所致,也許是天命所歸……

而在留白山東去三裡之地,三名玩家也同時出現。

“哈哈哈,總算出來了。被關了快一個禮拜,憋死我了。”阿籬大笑道,看上去有點神經質。

“還是外麵好啊,晴空萬裡,裡麵鬼氣森森的,嚇死寶寶了。”小雪直接仰麵躺在草地上,看著蔚藍的天空說道。

“說到晴空……好吧,晴空竟然不在線。”仙仙看了看好友列表,然後打了哈欠說道:“我人生第一個通宵竟然交代在這個鬼地方……好睏,你們不困就繼續等晴空吧,我要睡覺去了……我覺得咱這個任務可以在她麵前吹一年了。”

“我覺得可以吹三年!”小雪坐起來,豎起了三根手指。

阿籬白了她們兩個一眼,說道:“哼,就這出息,等把武功練上來再吹吧,誰知道晴空這段時間有冇有搞什麼大新聞。我說,我們還是先走吧,彆在這下線,回頭那幫惡鬼跑出來建個城什麼的,我們又被關起來了。”

“哦對,趕緊閃人。”仙仙心有餘悸的看了看身後的那座山,附議道。

三人最後選擇直接回城,然後下線休息,連論壇都懶得上了,畢竟這幾天時間裡,她們天天上線就是和一群惡鬼鬥智鬥勇,昨晚更是通宵,現在已經累得不行。(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